Part 293 基因突变的白玉/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击败了雷霆三人后,妖娆下了命令:“沐宸,望月,长柠,找到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三台机体调整了方向,俯冲而去。

魔洞的威力不容小忽,虽然避了过去,但龙将的引擎烧坏了,不得不飞落到地上,机舱门外,夜辰已经等着了,等不及莲见开启舱门,直接一脚踹了上去,龙将的机舱门以为魔洞吸力的挤压,已经破损了,所以被他直接踹飞。

轰的一声,吓了妖娆一跳,他爬了上来,上上下下的查看她有没有受伤。

“好了好了,我没事!真的没事!”

听她说的那么轻巧,他怒不可泄地喝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若不是我们发现得快,你或许就被……”说话间,他额头的青筋都凸了,状似爆开。

妖娆伸出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则握住他攥紧的拳头,“我错了我错了,你别那么生气了,小心爆血管。”

他气得头顶都冒烟了,哪会那么容易就打住,继续碎碎念。

莲见越听越不是滋味,冲过去,将妖娆拉走,对着他吼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敢对我家宗主那么横!”

从小到大,谁敢这么念她,这男人简直混蛋。

“你滚开!”

“怎么着,想打架啊!”他捋起袖子,磨刀霍霍地瞪他。

夜辰脑门的大青筋真就爆了,抡起拳头,挥了过去。

妖娆见状,来了一招空手接白刃,将他的拳头夹在了手掌间,“夜,不许打架!”

“你走开!”他现在非常想揍人。

她知道他现在在气头上,不由分说将他拉走,到了机舱外,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趁着他唧唧歪歪个不停时,踮脚亲了上去。

瞬间,他安静了。

妖娆舔了舔唇角,得意极了,就知道这招有效。

然后趁着他呆愣的时候,她跑去了沐风那。

“人找到了吗?”

“就落在这附近,望月他们去找了。”

“那我也去。”

“不行!”沐风拽住她的手。

她回头,疑惑极了。

“他们的目标很明显是你,所以你绝不能在他们面前出现,你在这里呆着,哪都别去!”

“但是……”

“放心吧,望月和沐宸会找到他们的。”

沐宸和望月是找到了,但只找到机体,没找到驾驶者,机体损伤严重,已经无法启动了。

“望月,这里有脚印,还有血……”沐宸蹲在地上,撮了一把带血的泥土。

“前头是密林,进去了很不容易找,而且也容易被偷袭。”

“但是看血量,至少有一个人伤得很严重。”

“嗯……安全起见,还是多几个人比较好。”他打开通讯器联络了沐风。

过了一会儿后,欢欢和双胞胎来了,六人便一起进了前头的密林。

**

山顶附近,寒熙,鸾云,修瑾,北风以及南风,一路追踪着金凤鸣,明明已经找到踪迹了,偏在紧要关头又不见了。

“这女人比狐狸还狡猾……修瑾,你和北风去左面,我和南风鸾云去右面。你可以吧。”

“可以!”

鸾云道:“我还是单独行动吧,上头就是山顶了,看情形她应该就藏在附近,说不定有埋伏,山顶是埋伏的最好地点,这里山石比较多,若是突然就巨石滚下来,防不胜防。”

“好吧,但是切忌不要冲动行事,一旦找到马上联络。”

“嗯!”

五人便分了道,一路进了不远处的山洞,一路走崖道,鸾云单独前往山顶。

他们并不知道,金凤鸣一直在监视他们,天空中有一只盘旋的鸟,便是一台仿真的监视器,做得够逼真,肉眼根本看不出来。

金凤鸣躲在景山中一处隐秘窝点,这里头有水和粮食,是非常秘密的藏身之所,唯有金家的人知道。

林钊逃了回来,仅有几个残兵跟着他,本来可以更多的,但是都受了伤,金凤鸣认为受伤的人是累赘,直接命令莺草将他们全杀了,再利用他们血迹故布疑阵,误导寒熙等人。

所以,她根本没在山顶附近。

林钊回来后,千方百计的联络林家军,但通讯全断了,他咒骂着砸了手中的通讯器。

“你撒什么气?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冷静。”金凤鸣愈发看他不顺眼了,若不是他还有利用之处,她早让莺草将他也解决了,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遇事不冷静的男人。

琉王的身体还不能行动,躺在旁边哼了哼一句,“亲爹死了,弟弟被捕了,他不撒撒气,难道还像你这样,悠哉地喝茶吃饭吗?”

即便在这么一个陋室,到处有爬虫经过,她也依旧气定神闲地不忘吃早餐,餐前还用珍贵的饮水洗手。

“越是危难,越是该好好填饱肚子。若是真死了,也不会做个饿死鬼……”

林钊听不下去了,他现在有些害怕她,只要一想到她将受伤的士兵毫不留情地全杀了,心里就忌惮。

金凤鸣看向他的眼神也是冷冰冰的,好似在估量他的价值,只要够不上她的价值标准,下场就会是死。

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她是这么狠辣的一个人,在联盟所有人都认为未来继承元帅位置的不是金凤仪,就会是她的孩子,却从没想过金凤鸣,因为她从来没在外人面前显露过自己的真实本性。

这个年纪最小的小姐,一直被当做温室里的花娇养着,谁能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刻,她成了联盟最后的希望。

他和父亲真是都看走眼了!

一想到父亲战死,弟弟们被捕,他心里就极为焦躁,恨不得能冲回去将弟弟们救出来,可是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

琉王却是越看金凤鸣越顺眼了,笑眯眯地对她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别光顾着自己吃啊,也分我一点。”

金凤鸣瞟了他一眼,道:“你还能吃东西吗,肚子都烂了。”

“你不懂,我和你们不一样。”

她将面前的肉干推给了服侍的莺草,“拿给他。”

她又看向了林钊,“你要不要也吃一点。”

林钊摇头,他现在毫无胃口,一心盘算着要怎么救弟弟们。

金凤鸣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你想救人也得养好自己的精神,像你现在这副坐立不安,全身都是漏洞的,出去也是被人逮住。不过也好,可以和兄弟们团聚了。”

林钊听出了她话里的讽刺之意,脸涨得通红,却无法反驳。

琉王嚼着肉干,哈哈笑道:“你这女人真是够通透的啊!不错,不错!”

“还有你,我就问你,你什么时候能帮上忙,还有你的人呢?这都多久了,人还没抓到吗?”

他耸了耸肩,“估计失败了!”

“什么!?”金凤鸣变了脸色。

琉王望着碗里的肉干,嫌弃地挑三拣四,估摸着实在不好吃,将它扔到了一边,说道:“夜家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

“叶家?叶娆?”

“嗯,对,就是她。”

“那些飞来的机体真的都是她家的?”

“嗯!”

“不可能,我查过她,她……”

“啧啧!她要是能被你查到真实身份,就不会姓夜了。”

他说的是夜,她却以为是叶,鸡同鸭讲,根本讲不到一块去,但她不是傻子,听出了其中有她不知道的东西。

“叶娆到底是谁!?”她迫切想知道。

“不能说!”

“为什么!?”

“老大不许!”

“老大……”她气得咬牙,这个琉王性格古怪,难以捉摸,又总是一口一个老大,也不知道他的老大是什么来路,她微笑道:“你对你老大倒是忠心,可是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同伴也败了,也没见你们老大来救你啊。我看啊,你们老大也不过尔尔……”

“闭嘴!”琉王的目光像最锋利的刀子剐了过去,“别试图非议老大,他要是生气了,你有十条命也不够他折腾的。”

金凤鸣被他狠戾的目光震到了,心里起了一丝寒意。

别看琉王一副玩世不恭,笑眯眯的样子,但整个人就不像是个人类,像某种野兽。

她定了定心神,回道:“好吧,是我没礼貌。既然你们老大那么能耐,可否介绍我认识?”

“你还真是会利用人!”

“哼!这天底下,不是你利用别人,就是别人利用你。既如此,我当然想做利用别人的人。我联盟的基业不能就这么毁了。我要报仇!害我家破人亡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打算这么做,但是她现在没本事回击,需要一个强大的盟友。

琉王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要看老大愿不愿意见你。”

“他可以向我提条件,任何条件都可以。这个总可以了吧?”

“嗯……还是你爽快。好吧,我可以帮你向老大说,不过不能保证他会见你。”

“没问题。我有的是耐心,可以等!”

林钊听着两人的交谈,觉得自己就是个局外人,心里的惴惴不安更浓了,浓得他如坐针毡。

突然,外头有了声响,莺草惊觉,亮出了武器,迅速跑了出去。

白玉扑倒在外头,满身是血。

“白玉!”莺草惊呼,“小小姐,是白玉回来了。”

金凤鸣没想到这丫头还活着,但是看伤势太重了,这里又没医生,没人能给她治疗。

白玉跌下山崖的时候,命大的被一棵树挂住了,但坠落的时候撞到了身体,手脚都断了,她是拼着一口气爬回来的。

“莺草,去外头将她过来的痕迹都扫干净了,别让人发现这里。”

“是!”

林钊将白玉抱了进来,她已经差不多昏迷了。

金凤鸣看着她,眼里起了杀意,但这杀意含了一丝怜悯。

毕竟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丫头,杀她是不忍心的,但总好过让她这样苟延残喘,痛苦无比的活着,养只狗,病重了,治不好,主人也会不忍心它受折磨选择安乐死的。

但是白玉的求生意志很强,睁开了眼,剧痛扭曲了她的脸孔,她依然尝试着朝她微笑,“小小姐……太……好了,您……您没事!”

她一颤,拿着枪的手垂落了下去,“傻丫头!”

琉王看到后,挑了挑眉毛,“原来你的心也有软的时候……”

她恼道:“你给我闭嘴!”

“好好好,我闭嘴,但是你这丫头要是现在不治疗,恐怕就没救了。”

“你这么说,那你是有办法了?要是没有办法的话,你最好不要再放屁,以为我现在看你很不爽。”她抬手,将枪眼对准了他。

琉王呵呵笑道:“你急什么?我既然说了,就是有办法,不过过程你可能不太会接受。”

“你说,我听着。”

“你真要听?”

“说不说,不说我就开枪崩了你的脑袋。”

他大笑,“我真是越来越中意你了……”

林钊只觉得这两个人是疯子!

**

“找到没?”寒熙顶着满脑门的树叶和泥土,从山洞里钻了出来。

洞口站着从山顶下来的鸾云,以及同样毫无收获的修瑾和北风。

鸾云道:“山顶没有人去过,我们看来是着了那女人的道了。”

“你是说那些线索,血迹,脚印都是假的。”

“嗯!”

“该死的!”寒熙咒骂了一声,一拳捶到树干上,震落了一阵叶雨。

北风丧气道:“难不成还要重新来一次?”

鸾云道:“不,天马上就要亮了,一旦天亮了,会更好找,我猜她一定会在天亮前离开景山,找一个更安全的地方远离我们。”

“你是说……我们下山找?”

“对,景山上到处是我们的人,只有离开这里才安全,但是屏障还在,她逃不出去,但我听欢欢说,金家有很多密道和藏身的地方,如果景山藏不了了,肯定会去山下寻觅新的藏身之处。”

“有道理,她应该会想办法和母亲姐姐汇合。”寒熙振作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走,我们下山,我就不相信找不到她。”

**

金凤鸣震惊地看着琉王手里的纳米虫针管,针管是钢制的,只有中间是玻璃器皿,里头有黄色的液体,像是烧开的水,一直在冒泡。

“这是什么东西?”

“纳米虫。只要将它注射进人的身体里,纳米虫会改变这个人的基因,抵抗病毒,修复断骨,就算被最毒的眼镜蛇咬了,纳米虫也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毒液从被咬的伤口里回渗出来。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她就不是人了!她会和我一样,半人半机械。因为断骨是纳米虫锻造出来的,血管也会有一部分变成机械。不过她会比我好些,我可是连心脏都是机械的。”

金凤鸣愕然,怪不得他伤成这样,还能活着。

“怎么样?要不要?我可就这么一管了。”

“你为什么不自己用?”既然纳米虫还有这种用法,他为何不修复自己的伤。

“说了我和她不一样,我的构造更先进,更复杂,只有老大才能修好。这个只能修复正常人的身体。本来是给魔牙用的,他年纪小改造还不完全。”

金凤鸣犹豫着要不要这么做,突然,白玉拉住了她的手,“小小姐,我愿意。琉王给我注射吧,我不在乎还是不是人,只要能保护……保护小小姐,我什么都能做。”

“会很痛苦哦。”

她忍着痛楚说道:“我不怕!”

“好!”

一管纳米虫就这么通过太阳穴注入进了白玉的身体里,她的身体很快出现异变,部分皮肤被钢铁覆盖,连一只眼也成了钢球。

琉王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唯有一点没告诉金凤鸣,纳米虫能让人的痛觉完全消除,基因改变后,她就是个不怕死,不怕痛的杀人机器了。

还有……寿命只能维持一年!但战斗力会提高三四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d_U_0
武炼巅峰 | 飞剑问道 | 造化之王 | 如意小郎君 | 太初 | 诡秘之主 | 史上最强赘婿 | 真武世界 | 修真聊天群 |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 圣墟 | 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飞剑问道 | 万古神帝 | 全球高武 | 永夜君王 | 真武世界 | 天下第九 | 元尊 | 恰似寒光遇骄阳 | 史上最强赘婿 | 超神机械师 | 伏天氏 | 天唐锦绣 | 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