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94 没有防备的妖娆/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玉?白玉?”

注射纳米虫后,白玉整个容貌都变了,半边脸像戴了副钢铁面具,另一边脸色惨白,就像个蜡像,她像是没了呼吸,在一番痛苦的挣扎后,断了的右腿和右脚都覆盖上了钢铁一般的金属,看起来极为惊悚。

金凤鸣以为她死了,回头质问琉王:“你不是说注射后,她就会好了吗?为什么叫不醒她!”

“你不要急,基因改变也是要有一个时间过程的,她的外在皮肤,骨骼被纳米虫修复好了,破损的内脏也要修复,而修复内脏会比较麻烦,内脏上都是神经,稍微有差池就废了,你别再喊了,等修复好了,她就会醒,最痛苦的过程已经过去了,别一惊一乍的。”

“她要是死了,我要你偿命。”他现在没发动弹,生死全凭她说了算。

“你不是很冷血无情的,怎么对这个丫头这么心慈。女人果然就是女人,惯会装模作样……”

“你相不相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好好好,我怕了,你别把枪对着我……我现在就是个破了肚皮的伤残人士,半条命已经没了。”

她讽刺道:“你另外半条命可坚挺得很!”

“哈哈哈……”琉王被逗乐了,“你是不是一点亏都吃不得啊?好了,你看,她醒了。”

白玉果然有了反应,像是溺水的人被救上来后做完人工呼吸的反应,突然喘了一口气,吐出了一些粘稠的液体,她呛得止不住的咳嗽。

莺草上前拍着她的背,“你没事吧?”

“我……我是怎么了?”她似乎断片了,想不起之前的事。

“别急,你先喝口水……”莺草捧了碗水给她,碗里的水面倒映出她半张带着金属面具的脸,她被吓到了,摔了碗,神经兮兮地抚向自己的脸,看似戴了半张金属面具的脸,摸上去冷得刺手,像冰块,她使劲地像要掰它下来,它却贴合得犹如第二层皮肤,她惊叫了起来,“我……我是怎么了!?”

金凤鸣对着琉王道:“她不记得了?”

“嗯,纳米虫治疗后,会有短暂的失忆,算是副作用吧。毕竟是从太阳穴打进去的,会影响到脑部神经。”

而影响的部分就是对外界的应激反应,比如疼痛,悲伤,恐惧,统统都会没有。

莺草怕她太激动会导致刚好的身体有所损伤,捉住她的手道,“白玉,是小小姐救了你,不过也是你自己愿意的。你摔下悬崖了,受了很重的伤,记得吗,当时你都快死了!然后爬到了这里……”

白玉努力回忆,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但神奇的事,面对这么惊恐的事,她一点没有惧意,只是觉得突兀,但她对金凤鸣的忠诚没变。

莺草也是从这里入手的,告诉她,她现在被优化了,会有强大的力量,能更好的保护小小姐了。

听闻,她接受了,不再介意自己容貌改变的事情。

为了金凤鸣,她甘愿变成这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小小姐,我现在就替你杀了那些人……”休息了一下,她感受到了身体里的力量。

“不用急,我们眼下最重要的是离开这。”她看向琉王,“你的人怎么说……”

“不用管他们,他们死不了。”雷霆,若邪,魔牙三人和他一样都是半人半机械,不过魔牙年纪小,只改造了一部分,但若是他受了重伤,若邪和雷霆不会不管他的。

“我再问你一次,外头的那个屏障,你真的能破?”

“当然!”

“怎么破?”

“这我怎么能告诉你。告诉你了,你也办不到。假设你能能做到的话,我把破解的方法告诉了你,你还会带着我这个不能动的累赘走吗?”

若是自己对她无用了,她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抛弃他,甚至会变成她诱敌的工具,他可没那么愚蠢。

金凤鸣恨得咬牙,不过也在她的预料之中,他不是林钊,没那么好骗!

“林钊,你负责带他走!”

“小小姐是打算现在下山?”

“天马上就亮了,他们人多势众,还有好几台机器人士兵,若是还找不到我们一定会地毯式搜索,这里迟早会暴露。趁着现在还没有完全天亮,我们还有下山的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离开景山,找到母亲和姐姐,我们立即离开联盟。”

“小小姐,您是要放弃联盟?”

“只是暂时放弃,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的时候,必会让今天害我家破人亡的仇人千百倍的奉还。”她眼中充满了的愤怒和杀意,宛若一个魔女头,看得林钊无比心惊。

但是她说的没错,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不如活着逃出去,寻找报仇的机会。

只是……他放不下自己的弟弟。

“小小姐,我能不能……”

“不能!”金凤鸣无情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们没有时间救人,再说救了又能怎样,林钛治好了也是个废物,林钰就更不用提了,你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他只会拖我们的后腿!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我们联盟输了,输得一败涂地,留在这只会成为别人刀俎上的鱼肉,你想去送死我也不想拦着你,但是谁知道你会不会出卖我,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你来得安全。”

“小小姐,我们林家对您和元帅可是忠心耿耿的。”

“可是在你心里,弟弟更重要不是吗?忠心……呵呵呵,你有白玉那么忠心吗?”

白玉听闻,已经做好了击杀林钊的准备,她现在已不是从前的白玉了,一只手就能要了林钊的命。

“听好了……”金凤鸣狠戾地看着他,“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走,寻找机会,东山再起,将毁我联盟的仇人千刀万剐了,他日你依旧能飞黄腾达,享受人间富贵,要么今天就死在白玉的手里,一了百了。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听清楚了?只有一分钟。白玉,计时,过了一分钟他还犹豫不决的话,动手!”

“是!”白玉扬起了金属的手,分秒间就砸碎他的脑袋。

林钊怕了,屈服了,单膝跪在地上道:“愿……愿为小小姐肝脑涂地,赴汤蹈火!”

他的内心万分憎恨此刻软弱的自己,可是金凤鸣没有说错,他救不了弟弟,去了就是送死,还不如……积蓄实力,寻找报仇的机会。

阿钛,阿钰,原谅哥哥!

原谅哥哥啊!

**

寒熙一行人已经到山脚下了,但别说金凤鸣的人了,连个影子都没找着。

“难道已经逃出景山了?”

鸾云觉得不太可能,这附近已经布满了长柠的探测仪,若是金凤鸣出现,长柠不可能不知道。

“应该还没下山,仍是躲起来了!”

“那要这么找,躲在哪,我们也不知道啊。”

“这里是下山的必经之路,她若想逃出景山就一定会从这里过去,我们在里等着!”

“守株待兔?”

鸾云冷漠地瞥向寒熙,“除了这个,你还有其他好办法吗?”

寒熙哆嗦了一下,嘀咕道:“长得比女人还漂亮,脾气怎么那么臭?”

“你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我是说你长得真漂亮!不仅漂亮,还厉害,你简直就是个大神!好吧,大神,我听你的。”反正在这帮叶家人面前,他就是只弱鸡。

与此同时,密林中,望月等人也在搜寻雷霆、若邪、魔牙三人的下落,同样不见踪影。

他们就觉得奇怪了,按脚程他们也不可能跑得过使用纵云梯的他们啊。

长柠的探测仪,360度包围着密林上方,但却无法侦查到一点踪迹,他纳闷道:“难不成,他们连人都能隐身?”

“会吗?”

这一手,他们可没想过。

“不然为什么找不到他们?而且这附近已经没有血渍了,不是止血了,就是人死了,然后活着的将死了的埋了,再想办法离开这。但是我们连个人影子都没看到,这密林看起来其实也不是很大啊。”

沐宸道:“他们若真能隐身的话,我们就难办了!”

“可不是吗,他们的隐身技能可是连生命探测都没法找到的。你们之前是没和那个叫琉王的打过,我可是全程都在场,他们那种隐身非常奇怪,将整个机体隐藏在一个罩子里,那罩子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可以隔绝一切。”

汇美道:“可是破解黑洞的时候,他们的隐身很好破啊?”

欢欢道:“没听尉迟夜辰说吗,那是开启黑洞的能源损耗太大,顾不上隐身的完美了,于是就有了瑕疵,抵御不了太强的攻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退出去?不找了?”

沐宸突然变了脸色,想到了一个可能,“你们说会不会……”

“什么?你想到什么了吗?咦?你这是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不舒服吗?。”望月对她很关心,伸手抚上她的额头。

沐宸的表情却是越来越惊恐,慌忙掏出通讯器,联络沐风。

“哥,我们中计了,保护宗主!”

**

沐风拍了拍闪烁不停的通讯器,却没听到任何声音。

“沐宸,是你吗?喂……”

通讯器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

他皱着眉头继续拍打通讯器,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妖娆,她正无聊的踢着脚边的石块。

一旁的夜辰正和庄严博商量怎么掩盖联盟被灭的事实,这是个大工程,一旦走漏了风声,让世府知道了,对他们之后的计划非常不利。

妖娆没去打搅他,找了个地方坐下,突然胃部直犯恶心,她捂住嘴,扭头呕了一下,没吐出来,但特别难受,过了一会儿才好受点。

她摸了摸肚子,心里有点凉,偷偷看了一眼夜辰。

这事之前她还不能确定,但是现在是百分百能确定了,要是再瞒着他,恐怕他会气炸,但要是说了,他恐怕会当场发飙,他现在是夜,发飙可不是一般的恐怖。

她有点怕啊!

琉璃扶着天行和九歌从鸡将上下来透透气,经过刚才的战斗,几人的机器人士兵都有些损伤,而且能源也消耗了很多,必须马上补给,否则天亮了都飞不回去。

九歌和天行也是闲不住的,总想干点什么,妖娆本想自告奋勇地照顾他们,顺便念念他们,作为夜家的护卫,竟然弄得一身伤,多丢人!但两人哪敢让她照顾,只有护卫照顾宗主的,没有宗主照顾护卫的,这要是让大长老知道,就是犯上,铁定关禁闭的。

琉璃替天行和九歌重新包扎了一下,两人都有凤炁护体,伤口愈合得很快,已不是重伤了,但还是要小心看护。

“宗主那你检查过吗?”九歌问。

“检查过了,一点事没有。有事的是你们俩,坐好了,别动!来把药吃了。这些都是补充体力,以及补血的,别说我不提醒你们,伤不好好养,苦的是你们自己,尤其是天行,你是医生,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你不用提醒我,我懂!把药给我。”他看到琉璃的药,数落道:“你这药做得怎么那么粗糙。”

琉璃抖着眉毛道:“大哥,要紧救你们,赶着时间做出来的,只管药效,不管美观。你给我吃下去。”他掰开他的嘴灌了下去。

天行被呛了一口,怒红了眼瞪她。

琉璃不禁掩嘴嘿嘿笑。

十二护卫从小就是这样打打闹闹,怼来怼去地长大,越是吵得凶,感情越好。

妖娆见天行还有心思斗嘴,就知道没什么事了,放宽了心,将注意力又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唉……自己这体质也是没谁了。

不对,应该是某人厉害才对。

她用手撑着下巴,苦恼着要怎么告诉夜辰,不说肯定是不成,但是她又怕他会生气。

还是别说了,反正他最近会很忙,等他自己发现吧,她很是鸵鸟的想着。

忙了一晚上,她有些累了,眼皮直打架。

突然,一阵风吹过,她打了个哆嗦,抚了抚胳膊,好端端的怎么有风。

她坐在马将下,北靠着马将的腿,风刮过的时候凉飕飕的,但就一阵,她耸了耸肩,准备打个盹。

突然,有东西从上头罩了下来,等发现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被套了进去,是个玻璃球一样的罩子。

她一骇,拼命地捶打,但是球体很坚固,任她怎么使力都没用,并开始浮空。

她惊白了脸,不清楚这东西怎么出现的。

“夜,沐风!”她大叫。

但是外头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她意识到玻璃球有隔音的效果,而且是非常的隔音。

“终于捉到她了……”

她听到身后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回头却看不见人。

“谁?”

“呵呵,抓你的人啊!”

“给我滚出来!”她的拳头重重砸在玻璃球上。

“别费力了。这是特地为你建造的鸟笼,没有老大是打不开的,包括我们。”

我们?

她知道他们是谁了。

“你们是……刚才那三个混蛋。”

“很聪明吗……不过,现在想到,已经晚了!怎么样?我们装败装得很像吧?”这个声音比较稚嫩,明显和刚才那个不一样。

接着又是一个很轻佻的声音:“行了,你的腿都断了,好意思这么说吗?”

“我是故意的!”

“嗯嗯,故意的!”

“你……你敢小瞧我!”

妖娆听着三人斗嘴,怒道:“放了我!”

“不能放!”

“对,不能放!”

“哈哈,走咯!”

玻璃球缓缓飞入空中,妖娆看着越来越小的马将,还有夜辰等人。

“夜!”她嘶叫。

夜辰震了一下,觉得像是听到了妖娆的声音,看向刚才还坐在马将下的……

那里什么也没有。

妖娆?

他警铃大作,站了起来。

她人呢?

“妖娆?”

“怎么了!?”沐风走了出来。

“看到妖娆了吗?”他冲过去揪住他的衣领。

“宗主不就在……”

白色的马将屹立在那,却没有妖娆的身影。

她不见了!

------题外话------

手一滑就虐了——哈哈哈!

这场很重要的战斗终于写完了。

开始进入白乌鸦的正篇了。

你们猜白乌鸦的boss是谁?

提示:不是唐,也不是原白乌鸦的boss……但是在绝恋里出场过!

哈哈哈!

你们估计是猜不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