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95 玻璃罐子里的人/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咕咚……咕咚……

空旷又阴暗的房间里笼罩着沉闷的死寂,唯有正中央两米多高的玻璃器皿发出液体冒泡的微小声音,它的外观就像个竖起来的鱼缸,金属的框架将它贴合的严丝合缝,这里没有灯光,唯有的光也是玻璃器皿的液体发出的,这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成分做的,泛着荧光绿色,一闪一闪。

突然,有人打开了门,外头冷色的月光透了进来,照在了玻璃器皿上,里头竟然泡着一个人,他戴着呼吸用的氧气面具,面具遮盖了他大半张脸,他全裸着身体,从头到脚插满了各种管子,远远看去就像个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人体标本,但他是活的,因为玻璃器皿上有着各种体征数据,心率的曲线,尽管起伏的缓慢,但也绝不是一条直线。

他似是知道有人进来了,睁开了眼。

来人是个女人,她走到玻璃器皿前,抚摸着玻璃,纤纤玉指上有一枚戒指,戒指上有着一只绿眼睛的白乌鸦,她将脸贴上了玻璃,姿态亲昵,目光充满了对男人的恋慕和崇拜。

玻璃器皿中的男人,戴着面具无法说话,他缓缓抬起了手,他的手上也有一枚白乌鸦的戒指,但是扳指款式,扣在大拇指上,扳指上的白乌鸦有别于女子的,只有一个乌鸦头像。

他用骨节敲击着玻璃,一下,又一下,然后是三下,虽然他看上去非常虚弱,但眸色阴鸷。

女子一听,颤了颤,慌忙后退一步,单膝跪地,支吾道:“主人……我……我很抱歉,我以为您睡着了……我……我来是向您汇报雷霆他们成功了,捉到她了。”

玻璃上的敲击声,骤然停住,男人僵了僵,然后激烈地颤抖,他很激动,阴鸷的眼眸不再冷酷,慢慢泛出暖色,他伸手拔掉了插在身上的管子。

女人一惊,扑上去惊道:“主人,不可以,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他不听,蛮横地将一根又一根管子从身体里拔出来,但他太虚弱了,这些管子都是营养剂,有一大半是在维持他的身体运作,一旦停止供给了,他的身体就起了反应,从脖子开始,皮肉像是被抽走了水分一般,干裂开来,哪怕他整个身体泡在液体里,也无法停止皮肤的干裂,干裂后,皮肤开始剥落,露出里头的肌肉,血管,还有各种组织。

接着,他开始剧烈的咳嗽,非常的痛苦。

女子急忙按响玻璃上的红色按钮,立时警铃响彻了整个房间,门再次被打开,进来了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这时候男人身上已经没有完整的皮肤了,看上去就像医学课上要使用的人体组织模型,枣红色的肌肉,黄色的脂肪,还有蓝红相间的静脉动脉血管。

白大褂们吓坏了,一个个扑上去,阻止男人继续拔管子。

但是男人一心想要从玻璃器皿里出来,显然他离不开它,白大褂们只好启动玻璃器皿上各种能稳住他生命体征的措施,并往玻璃器皿里注入镇静剂。

慢慢的,男人失去了力气,在药物的作用下进入了深沉昏迷,等他不动弹了,一群人打开了顶端的盖子,其中有两个人穿上了非常奇怪的防护服,跃进了玻璃器皿中,将拔掉的管子,一根根插回去。

那些管子有粗有细,数都数不过来,但每一根都有它必然的作用,等恢复了供给后,显示男人生命体征的数据开始攀升,接着神奇的事发生了,他开始重新长出皮肤了,但非常缓慢。

确定他无事后,跳进玻璃器皿里的两个医生才敢出来。

其中一个对着女人质问道:“悠然,你到底干了什么,让主人这么激动。”

名唤悠然的女人道:“我只是告诉主人,人抓到了!”

“就这件事?我看你是疯了!”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的职责就是照顾好主人,尽快让他恢复健康。”

“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不用你教。但是在这之前,我千叮万嘱过,主人需要静养,他的身体已经衰败到对外界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就是医院手术室那样的无菌场所,他也呆不了,他不能离开这里。”他看上去非常不待见她,最后都用吼的了。

“你冲着我吼有什么用。我只是带句话过来。别的什么都没做。要出来,是主人自己的意志,你和我都干预不了。”

“见鬼的干预不了,如果不是你擅自偷跑进来,主人会这样吗?我再说一遍,不要企图挑战我的底线,我可不是门外那个被你色诱几句就会对你唯命是从的男人。说到这个……”他的眼顿时锐利得像把刀子,“闪灵,将那个愚蠢的人送去实验室,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还不如一只小白鼠有用。我刚好需要试验新药,就让为主人的健康奉献出自己的身体吧。”

“是!”叫闪灵的男人立刻走了出去。

外头响起了尖锐的惨叫。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实验室。我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年轻的男人哭叫,求饶,但闪灵充耳不闻,伸手将他拖走。

他赖在地上,一路被拖行,沿路地上都湿了,泛着一股尿臭。

“闪灵,我求你了,我求你了啊,帮我向辉灵大人求求情,我求你了。”

闪灵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

他以为有转机了,擦了擦泪水和鼻涕,正想抓住闪灵的裤腿,继续恳求时,闪灵扬起了手,瞬时一道冷光划过,他愣了一下,下一秒,血水像喷泉一样涌出,他看向出血点,手腕前光秃秃的,血就是从他手腕上喷出来的,而手掌掉在了离他不远的地上。

他惊恐,颤抖,然后是惨叫。

他在地上打起了滚,“我的手……我的手没了。”

闪灵拽住了他的右腿,仿佛是没听到他的痛叫,将他拖去辉灵的实验室。

房间里已经听不到惨叫了。

辉灵指了指门扉,说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在主人的身体没有恢复前,你不要再出现在这里,否则我会预留一张解剖台给你。我可是很久没有帝王切了!”

他把玩着解剖刀,这些冰冷,又薄如蝉翼的刀子都是从他手背的骨关节里出来的,伸缩自如,就像金刚狼。

“还不滚!”

悠然风怒至极,但她的地位没有辉灵高,她极为不舍地看了玻璃罐子里的男人一眼多想在这里多陪着他,但辉灵挡住了她的视线,手上的刀刃,眨眼间就会劈下来,她用力攥紧自己的拳头,咬牙道:“算你狠!”

“不送!”

她只得走人,因为她不想自己被做成木乃伊。

**

联盟区域外,妖娆跪坐在带走她的玻璃球内,离开联盟后,它不再透明,而是变成了黑色,她看不到外头,也听不到外头的声音,更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到哪去。

球体里,只能听见她的呼吸声,期初她还会捶两下,叫两下,希望有人听见后会来救她,但等到球体变成黑色后,她知道就算自己把手捶断了,喉咙喊哑了,外头的人也不会发现她。

这球不仅可以隔绝声音,也能让她隐形,更是无坚不摧,除非是绑她的人,估计没人能打开。

清楚这个惨烈的实事后,她消停了,安静地跪坐在原地。

机会还是有的,那些人打开这个球的瞬间,就是她的机会,所以她需要保留体力,并好好计划一下。

外头,魔牙因为听不到她的声音,皱起了眉毛。

“雷霆,她是不是死了,怎么没声音了?”他耳朵里塞着一个微型耳麦,这耳麦是用来听取隐身球里的动静用的。

“别瞎说,我们只是将她关进了隐身球里,又没对她做过什么。”

“可是真的没有声音了,一点都没有,你说她会不会因为施救无望了,干脆一头撞死了?女人好像都这样,一哭二闹不行,就上吊了。”他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脖子,做了个吊死鬼的模样,“要是这样的话,老大非劈了我的脑袋不可。”

若邪戏谑道:“我看你的脑子被劈了也好,可以换个聪明点的。”

“你说什么!?”他怒得又把虎牙露了出来。

“实话啊。你也不想想她是谁,她可是夜家的女王,会是那等随随便便会屈服的女人吗?”

“那她怎么没声音了,刚才还叫唤两声呢。”

隐身球里的情况,他只能监听,情形却看不到,若是能看到情形,那就代表路人都能看到了。

他们此刻都隐身着,只通过身上的耳麦沟通。

“很简单!在等逃跑的机会!”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女人都很蠢的。”

“呵呵。那你可要失望了,我觉着她比你聪明多了。至少她在盘算怎么杀你的的时候,你却一脸无知。”

“谁无知了,若邪我警告你,别再挑战我的底线。不然等我的身体改造好了,我一定拿你练手。”

“行啊,我等着你。希望到时候你别哭鼻子求饶。”

“我才不会呢!”他的虎牙更突出了,似是长长了一寸。

雷霆对两人的斗嘴已经见惯不怪了,也懒得去劝,至于若邪说的,他完全赞同。

隐身球里的人越安静越可怕。

夜家的凤炁神秘而强大,却不知道什么缘由产生的,辉灵大人夜始终破解不了,所以在出发前曾多次叮咛他们,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打开隐形球,直到回到组织才行,后来他可能是担心魔牙年纪小,容易被骗,好奇心又太重,干脆封死了隐身球,使得他们也无法打开它。

他抬手看了一下现在的坐标位置,离大本营还有两天的路程。

这已经走得很快了,因为他们都是机械人,不需要交通工具,但经过联盟一战后,他们都受了伤,能源都用来恢复身体,暂时加不了速,机器人士兵也毁了,就只能徒步回去了,加上还带了个人质,脚程慢一些也是正常的。

唉,是真的慢,时速才120公里。

“魔牙,你饿不饿!?”雷霆突然道,劝魔牙别吵架的最好法子就是给他吃东西,还必须是甜食,因为他是个狂热的甜食控。

“哎?可以吃东西了吗?”

“如果你想的话。”

“好啊,好啊,我要吃蛋糕,冰激凌,还有可乐,对了对了,我刚才在路上听到有人说这附近有一家很有名的甜点铺子,有非常好吃熔岩巧克力。我要吃,我要吃!”他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若邪没趣道:“就知道吃!”

“你管我,有种你别吃啊。我和雷霆去吃,不带你!”

雷霆道:“那可不行,我们三个必须在一起,不能分散。”

因为困着夜家宗主的隐身球需要他们三人合力推动。

他看了看附近的地形,发现前头有个公厕,说道:“我们去那里,改变一下容貌,吃过饭后再上路。就算我们不吃,宗主也是要吃的。”

他们是机械人,吃不吃都一样,会吃不过是尚有人类一半的*,大脑偶尔会产生出点信号来,不是饿,是馋。

而魔牙的改造尚没有完成,人类的那部分对食物的需求也就更大一些。

魔牙蹦蹦跳跳地去了公厕,里头没什么人,三人刚好可以解除隐形状态,解除后,镜子里的三人都有些狼狈,半边机械的身体掉了好多零件,若邪动了动,就掉了颗螺丝下来,他只好捡起来,拧回去。

三人对着镜子,启动了身体里的纳米虫,纳米虫很快爬到了三人的脸上,将他们原本的容貌覆盖。

“要变成什么样?”魔牙问。

“随便,普通一些的。”

“普通啊!”魔牙对着镜子,吃甜点男人总是不好意思的,不如……呵呵。

若邪已经变好了,阴柔的外貌已彻底消失,在纳米虫作用下,脸部五官扭曲,蠕动,然后变成了一个中年大叔。

雷霆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纳米虫连衣服都能复制,他成了一个中年上班族。

“哈哈,我也好了!”魔牙欢呼,撑着盥洗台,打量自己的新模样。

若邪雷霆看了过去,瞬时两人的脸都黑了。

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穿着粉色蓬蓬裙的萝莉。

很可爱很可爱的萝莉。

“走咯,去吃甜点了,我要点个最大号的巧克力帕菲,哈哈。”

门口,正好有路人进来上厕所,看到个萝莉从男厕所出去,还跟着个猥琐大叔,都吓到了。

至于妖娆……

咕噜……咕噜……

他大爷的,她肚子饿了。

------题外话------

你们想法很多啊,我很欣慰,但是情节得保密。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d_U_0
武炼巅峰 | 飞剑问道 | 造化之王 | 如意小郎君 | 太初 | 诡秘之主 | 史上最强赘婿 | 真武世界 | 修真聊天群 |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 圣墟 | 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飞剑问道 | 万古神帝 | 全球高武 | 永夜君王 | 真武世界 | 天下第九 | 元尊 | 恰似寒光遇骄阳 | 史上最强赘婿 | 超神机械师 | 伏天氏 | 天唐锦绣 | 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