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98 妖娆VS悠然紫灵/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随影动,刹那间,雷霆连眼都还没来得及眨一下,妖娆已经将他的手臂撕了下来。

肩膀断掉的地方,星火闪烁,里头的线路都断了,几根金属包裹的电线掉了出来,发出啪咔啪咔的声音。

妖娆望着撕下来的手臂,非常失望,竟然撕错了,撕这条他应该不会觉得疼,她流泻着恐怖杀气的眼落在了他的另一条手臂上,还有他的两条腿。

削成人棍,应该死不了,拷问起来也会比较方便,若是套不出什么,还能带走,反正体重也减轻了,只有躯干和脑袋,便于携带。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也太突然,雷霆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攻过来了。

“若邪!魔牙!”他呼叫同伴。

若邪早在他身后了,但事态发生得那么突然,他也有点懵,雷霆的武力值是他们三个人里最高的,却对她毫无反抗之力。

妖娆完全不在乎敌人有多少个,凤炁全开的情况下,她是六亲不认的,来多少杀多少。

魔牙听到雷霆的呼喊,醒了过来,见妖娆猛攻雷霆和若邪,惊得从树干上跌了下来,“这……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出来了!?”

“快过来帮忙,这个女人……疯的!”若邪被踹飞了出去,像个皮球一样,被踹飞到树干上,落下时直接吐了口血。

他们都是改造人,没有疼痛感,但该受的伤,还是会受。

血的在他口腔里浓稠得像是口痰,他吐了出来,定睛一看,发现不单单是血,好像还有别的东西,似乎是肺的一小块,他白了脸色,看向猛攻雷霆的妖娆。

这个女人攻击时只用了一只右手,左手都没动过。

脑中想起了组织对她的信息解析。

夜家的宗主是个左撇子……也是凤脉所在。

也就说……她没有用全力。

妖娆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左手,约是猜到了一些,她扯了一下嘴角,其实她非常想用左手,但是……左手的攻击力超过右手太多,她怕控制不住力道,弄死他们。

这三人是现在唯一的线索,想要找到幕后黑手,只能从他们下手,死了,就没线索了。

“我来帮忙了!”

魔牙飞扑了过来,向妖娆袭去,却他妖娆一手擒住,掐住了脖颈,直接提了起来,她的右手正在对付雷霆,所以只能用左手擒住他。

魔牙年纪小,还没发育好,身高没她高,被她这么提起来,双脚就离了地,虽然不觉疼痛,但掐着脖子,很难呼吸。

他和若邪雷霆一样,部分身体被改造了机械,不能呼吸后,身体的机械部分启动了应激反应,开始主动给大脑供痒,但没等到供痒程序启动,妖娆就将他的脖子上露出来的供氧系统给捏爆了。

没了氧气,他十分难受,扑腾着两条腿。

妖娆扬起手,将他重重地摔到地上,脚踩上了他的胸口,将他压制住。

“你这个臭女人!”他嚎叫。

妖娆面无表情地抬高腿,然后劈了下去,他的下巴被劈脱臼了。

雷霆想救人,妖娆的反应却比他快得多,也一直防着他,挥出一掌,将他拍飞了出去。

三人皆毫无还手之力地倒在了地上,且都伤得不轻,能源开始主动供给给修复系统,纳米虫制造的外表便开始剥落了,无法再维持他们伪装的模样,三人像脱皮的蛇一样,慢慢褪去了大叔和萝莉的外表。

妖娆估量这纳米虫是个祸害,也不知道从他们身体的哪部分生出来的,既是祸害就不能留。她眼中幽光一闪,正式启用了自己的左手,迅速地拆解他们身上属于机械的部分,半点不留情,乱扯乱撕。

凤炁的保护下,她的左手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且力大无穷,暴拆的时候就像是在拆嫩豆腐。

“不要,不要!”魔牙怕了,她快拆到他的心脏了。

他的心脏有一部分是机械的。

妖娆看到了,心脏一半鲜红跳动着,一般是银灰色的机械体,而在机械心脏上有个标志……白乌鸦!

果然是它!

它竟然存活到了现在!

愤怒加剧,往事也历历在目,曾经的绝望和痛楚一股脑涌向她,红了她的双眼。

魔牙现在的这个样子,她曾经见过。

曾经唐也是如此,被改造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虽然那是属于前世的记忆,但依旧令她深恶痛绝。

“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做机器!既然如此,那就不该留下你这半颗鲜活的心脏。”

左手插了进去,掐住了那半边。

魔牙还没该造完成,留存了部分的七情六欲,面对暴戾的妖娆,他头一回这么的惊恐无助,心跳不自禁加剧,湿滑鲜活的部分触碰到了妖娆的掌心,她没有任何怜悯,冷着脸,无情地将这半边鲜活的心脏掐爆。

爆开的鲜血,溅在了她的脸上,令她面目狰狞如恶鬼。

没了半边的心脏,还有机械的心脏,所以魔牙死不了,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掐爆是十分恐怖的事。

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全身哆嗦。

这个女人……不……不是人!

他真是忘了,他自己也不是啊,不过是具被改造过的人形皮囊罢了。

没有了半边心脏,对于还没改造完全的魔牙而言,无疑是巨大的重创,他就像没了电池的机器人,空洞了眼神,僵硬了四肢。

他是三个人里最好的解决的一个。

尽管还是个孩子,少年的模样,但妖娆不会因此放过他,从他加入白乌鸦这个组织开始,就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也不需要将他当成人看。

她说过的,削成人棍,才能杜绝这三个人可能带给她的威胁。

手气刀落,血花四溅。

魔牙瞬间没了双手和双腿,只剩下躯干和脑袋。

妖娆抬起沾满血色的脸孔,仰头喘了口气,双手也满是血,那模样就像刚吃过人一样,她缓缓扭过脖子,看向了趴在地上的雷霆和若邪。

“该你们了……”

若邪俊美的脸上已经没什么血色了,倒是嘴角溢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唇,在红唇的映衬下,他脸白的就像电影里的僵尸。

“雷霆,她只是一个女人……”明明他们都没了恐惧心,但面对她此刻的模样,心莫名发凉。

“你是在给自己打气吗?”雷霆苦笑。

“我不想死在一个女人手里,她只是一个女人……”他嘶吼,大约是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有些接受不了。

妖娆踏着魔牙身上流出来的血朝他们走了过去,每走一步,都是一个血脚印。

“你很害怕死在女人的手里吗?既如此,又何必来惹我,现在知道我是你们惹不起的女人也太晚了。话我只说一遍,听不听由你们……告诉我你们的幕后头领是谁,有什么目的,大本营在哪里?说了,你们能死得痛快点,如果冥顽不灵就别怪我不客气。那个小子的样子你们也看不到了。如果不说的话,你们也会变得和他一样……”

她离他们尚有一段距离,不疾不徐的靠近,垂在两侧的手滴落着血水,随着她的靠近,他们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骇人威慑,他们就像是两只被狮子瞪视住的羚羊。

妖娆走到了他们跟前,身上涌动着暴虐的气流。

前世今生,白乌鸦都是她最憎恨的东西。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让它又复苏了。

纷杂的思绪在她脑海里不断翻腾,理智告诉她,现在最好不要分心,得马上将他们解决了,解决不了就弄残了拖回去,但她就是冷静不了。

那些曾经的痛和殇在看到白乌鸦的标志后又重新将她的身体和心灵折磨了一遍,折磨得千疮百孔。

“你们都该死!”她赤红了双眼,克制不住地想要将他们碾成籤粉。

“你……不要嚣张,若不是我和雷霆受伤太重,能源损耗过多,就凭……你……”

妖娆一脚踹上他的胸口,“给我闭嘴。我要听的不是这些!”

他呕出了口浓血,看着妖娆的脸,阴沉,狠戾,无比残暴,他实在无法想象女人竟然也会有这种表情。

面对这样的她,他因为改造而缺失的恐惧心似乎回来了,喉咙间有着诡异的窒息,他想反抗,想说更多狠话,但张了张口,在她冰冷的眼皮子底下却说不出。

雷霆伤得比他重,缺了一只胳膊,一条腿也被打断了,胫骨都刺出了皮肤,血淋淋地暴露在外头,在被妖娆拍飞后,他的背撞到一块岩石上,脊椎也被撞断了,他现在完全动不了,他艰难地张了张嘴,说道:“你想知道的这些,我们是不会说的!”

“这么忠心?”

“随你怎么说……”

“好,有骨气。那么……”她朝若邪的天灵盖抓去,姿态就像抓的是一颗保龄球,“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欣赏一下同伴的死亡。”

雷霆一颤,死死瞪着她。

“看来是不介意了……我知道你们都是改造人,不怕痛,也不太会有什么恐惧心,但你们三个人是一个团队,或多或少都应该有点感情吧,不如你告诉我,要是我直接拧下他的头,他还活不活得了?应该还是能活的吧?我曾经认识一个和你们差不多样子的人,他就是这样,就算脑袋和身体分家了,也一样能活……不过对我倒是件好事,携带会更方便,而且……”她残忍无比地看向若邪,“我超级想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上头却没有有脑袋,是个什么样的滋味!不如,你告诉我啊。”

话落,她用了力,手掌压着若邪的天灵盖扭,就像是在打开水果罐头。

若邪的脖子被扭成了个麻花,头也180度的朝后头去了,但没断。

“哎呀,你很结实啊!不过再结实也没用……”手掌一扭,咔的一声,若邪的脑袋被扭了下来,她使劲将脑袋和脖颈拉开,脖颈处的皮肤破裂,能看到里头的骨头,电线,还有一些零件。

她甩了甩手,将若邪的脑袋转了个圈面对向自己,问道:“心情如何?”

若邪根本说不出话。

“哦,我忘了,不应该看我,应该看着你自己的身体。”她将脑袋放到了地上,不断地调整角度,“能看到吗,还是往左边好点……”

若邪对面就是自己的身体,没脑袋的身体。

他的头被妖娆玩弄于鼓掌之间。

这种经历就像个噩梦,更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断了头,他们机械人也不会死,但也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

雷霆看着这一切,他无能为力,只能死死握紧拳头,呼吸急促。

这世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女人!

“你一定觉得我很可怕,很残忍吧?”妖娆走到他面前,血色下,她的笑容很狰狞,“但我认为绝没有你们的组织可怕和残忍,而我绝对有资格这么对你们。只剩下你一个了……说还是不说?”

“我不会背叛组织的!”

“好,那我也不用费事了,也拧下你的头好了。”

既然头断了也可以活,带三个脑袋回去,更轻松。

“你真以为自己赢了?”

“难不成你还有什么绝地反击的能耐?”她料他没有,不然早反击了,而她也浪费了太多时间,这区域她从来没来过,也不知道是哪个区,要回去还得先想办法联络夜辰他们。

“我是……没有反击的能力,但……”他的眼神越过了她,朝着她的身后看去。

妖娆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感觉到了身后的威胁,凛冽的黑风突然从她身后刮起,她迅速翻身跳离。

啪!

她之前站的地方被一条墨黑的鞭子抽出了一个坑。

鞭子又袭击了过来,她躲过后,鞭子转了个弯,卷住了雷霆,将他抛飞了出去,落到了不远处的草丛里,那里有人接住了他。

“悠然大人,雷霆大人的伤很严重,需要马上修复。”

悠然?

谁?

妖娆眯了眯眼,终于看清了鞭子的主人,一个黑色长发的年轻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衣,像是皮制的,又像是金属的,她浑身散发着傲气,看她的眼神却很蔑视,她长得很漂亮,但表情邪魅,像一枝沾着鲜血的罂粟花。

救到雷霆的人,分了三组,一组开启了黑洞,将雷霆送进了黑洞里,另一组将魔牙救了起来,最后一组则来到了这个黑衣女人的身后,一字排开。

“悠然大人,只剩下若邪大人了……”

“哼,真是没用,连个女人都打不过……”她说话的语调也是那么的傲气十足,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她看向了妖娆,眼里有着探究,过了一会儿,她神情有些嘲讽地说道:“你就是夜妖娆?哼,不怎么样吗?”

妖娆只觉得见鬼了,这女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她看向她的胸,她的脸,学着她的样子,也嘲弄地哼了哼。

“你哼什么?”

妖娆耸了耸肩,摊着手道:“你哼什么,我就哼什么。”

“你找打!”

她扬起了手中的鞭子,那条鞭子在空中竟然变形了,变成了一条覆盖着鳞甲的墨蛇,吐着红信,嘶着声响,张开了血盆大口,扑了过来。

妖娆冷漠地看着它袭击过来,在它快要咬到自己的时候,掐住了它的喉咙。

蛇眼立刻瞪凸了,胡乱地扭动起身体。

悠然的脸皮抖颤了一下。

“你不会就这点招数吧,这点招数,你也敢来救人?”

她手中的蛇也是机械改造的,一半是真蛇,一半机械蛇,非常忠心,就是掐住了脖子,也想攻击妖娆。

妖娆没空和它闹腾,左手发力,拔下了它的脑袋。

悠然顿时尖叫,“你竟然……竟然……”

妖娆没理她,行动迅速地找到了若邪的脑袋,其他两个被救走了,这个可不能再丢了。

若邪大叫:“你放开我!”

“闭嘴!”

悠然见她抓住了若邪,对着手下的人说道,“你们还不快上!”

“是!”

人是上了,但都不是妖娆的对手,被揍得七零八落。

悠然气得跳脚,又挥出了一根鞭子。

每条鞭子都是一条蛇,这次是一条血红的蛇。

妖娆不想和她纠缠,万一引来更多的人,她就是再能打,双拳也敌不过四腿。

正要走时,左边又出现了一个黑洞,出来一个人,也是个女人,全身被紫色的鳞甲覆盖,远远看去像只人形的蜥蜴。

这又是谁?

她看到了妖娆,先是怔了一下,然后道:“看来我来得很及时啊……”

这声音……妖娆愣了愣,似在哪里听过。

“看来是认不出我了……”

妖娆皱眉,看着她越来越接近自己,越是接近,她越是熟悉。

“你……”她不敢置信地看清了她没戴面具的另半张脸。

“没错,是我。所以……我们可以好好地算一下旧账了!”

------题外话------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个女人一台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