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00 那首曲子那个人/第一夫人:总统请入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股强劲的气流吹着妖娆往下坠,无底深渊,她一直在自由落体,就是不着地,豆大的汗珠从她耳边滑落,她担心自己会被摔死。

她握紧了双拳,想要自救,但身上没有绳索,也没有挂钩,眼前的黑暗不断延伸,看不到尽头,她或许可以使出梯云纵往上攀,但是上头一样没有尽头,她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一直攀,也未必能攀到顶,反而会体力不支,到时候还不是往下坠。

黑洞一般的空间有着电流一样的闪光,但触到身上没有任何感觉,如果说这是因为她的凤炁产生出的排斥反应,那么收敛一下凤炁会不会好些,但如果没有凤炁的保护,她很可能会被黑洞吞噬掉。

她犹豫了几秒,还是决定尝试一下,死马当活马医了,她调整自己的呼吸,尽可能让自己处于无我的状态。

凤炁回到了她的丹田,无声无息……

“嚯……”

突然,电流都消失了,坠落变得迟缓,她漂浮了起来。

这是什么节奏!?

她就像在太空里一样,划动四肢,在黑暗里游动。

“夜妖娆……”

微弱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她回头,什么也看不到,但能感觉到有人在呼吸。

“你小子竟然还活着?”

若邪喘着气道:“我的头发丝在你身上挂着,疼得我不得不活……”

“生命力真是强大!”她伸手将他拽了过来。

过了一会儿,后头又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这是哪?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主人……主人……”

妖娆想起来了,那个女人也和自己一起吸了进来,她和若邪都是白乌鸦的改造人,砍了脑袋的若邪能活,脑仁被插了洞算什么,一样能活。

她犹豫着要不要送她归天……

想想还是算了,保留体力,先离开这里要紧。

准备走时,悠然拽住了她的衣服,“夜妖娆是不是你!?”

“是我!你最好撒开手,不然我让你和若邪一样,变成土豆。”

她的手抖了抖,吞咽着口水道:“我只是想问你这里是哪?”

“我哪知道!我还想问这是哪呢?”

“异空间!”若邪道。

“什么?”

“就是空间扭曲后生出的夹缝……我们被吸进夹缝里了。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

“这么深奥!?”妖娆蹙眉,万万没想到自己陷入了这种难解的局面。

“还不是你自己造的孽,抢什么道啊?”

“照你这么说……当初你们劫我,又是什么孽?”不抓她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吗?这就是因果报应。

但她向来不信这些,有入口,肯定会有出口。

“那什么黑洞是你们发明的,你们肯定知道怎么从这个夹缝里出去。说,怎么出去!?”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她一个字都不会信,阴沉了脸色,抠住了他的鼻孔,“不说的话,我拆了你的鼻子。”

“你……你撒手……没法呼吸了!”

“说!”

“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

“真的,我发誓!我现在就是颗土豆,任你搓圆揉扁,又怎么敢骗你。你快撒手……我已经这副惨样了,你就别再雪上加霜了,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都被困在了这里,若你认为一个人也能逃出去,那你杀了我好了。”

“你不知道,那她呢……”

悠然道:“我都不知道这是哪里!?又怎么知道出去的方法。”

“蠢货!”

“你……凭什么骂我……”

“闭嘴。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悠然磨了口牙,没敢再出声,她的脑仁被插了四个洞,尽管活着,但身体机能停摆了,那一插将她中枢系统给破坏了,她现在就是个高位截瘫患者,能动下手就不错了。

妖娆问道:“我们这样会飘多久……?”

“你问我啊?”若邪道。

她凶道:“知道就快说!”她又抠住了他的鼻孔。

“怕……怕你了,说就说,可能一辈子……也可能运气好,飘到一半就被其他开启的空间吸纳了,转移到其他魔洞空间里去了。”**

“你是说夜妖娆被吸进异空间去了?”

“嗯!这是个意外!”

听闻,辉灵看了一眼闪灵,两人没想到事态会变成这样。

“辉灵,要不要马上通知主人……”

“不用!”辉灵阻止了。

“可是……主人对她很看重,而且若邪,悠然,也和她在一起。”

“紫灵,你已经完成你的任务了,其他的由我和闪灵来处理,你不用再插手,下去休息吧。”

紫灵抬眼,总觉得他这话里有别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不救了……”

“不是不救,是不知道怎么救。魔洞的空间发生异变,是不可控的。被吸入异空间后到了哪谁也不知道。这点我想你也是清楚的。”

“可主人那里……”

“主人那里我会说,不用你操心,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好好休息,休息完了就回军校,不然谁来鼓动世府的人对付尉迟夜辰和庄严博。联盟覆灭的事,世府现在还蒙在鼓里,眼下最需要的就是起一个浪头,好给我们白乌鸦一个推波助澜的机会。你可别辜负了主人对你的期望!”辉灵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最后用力握住,冷声道:“你现在是紫灵,不是庄流裳,是我白乌鸦的中流砥柱……想你也不会忘了当初加入白乌鸦的初衷,你说过要成为人上人,将所有曾经轻视过你,欺负过你,迫害过你的人踩在脚底下。如今你做到了,该活得更洒脱些。”

洒脱……哼,真会用词。其实就是让她装聋作哑。

她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初衷,但活捉夜妖娆是主人的命令,她办砸了,为了不被降罪,最好想办法补救补救,但辉灵显然不希望主人见到夜妖娆。

这是为什么?

她百思不得其解,她对夜妖娆是死是活根本不关心,就这样消失了最好,但她要确保自己不受牵连。

“辉灵,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会向主人禀报的对吗?”

“当然,这是主人的命令,我莫敢不从。”

“那就好!你是主人最信任的人,由你来传达最好不过了。” 她瞥了一眼辉灵摁压在自己肩头的手,这事能不能传到主人的耳朵里就是辉灵的问题了,日后问起,也是辉灵背这个锅。

“休息就不用了,我现在就回去将世府搅个昏天黑地……”

“非常好!”辉灵比了请字,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她也不多言,扭头就走。

待她走远了,闪灵走了过来,“你打算瞒着主人?”

“这种事怎么瞒得住……但可以在主人找到她前让她成为一具尸体。”

闪灵双眸一暗,说道:“我明白了……”

**

妖娆已不知道在黑暗的空间里漂浮了多久,像一天了,也可能两天,或者更长……她本想继续等下去,相信白乌鸦的人肯定会再次利用魔洞开启空间,但等了那么久也没见动静,她开始怀疑若邪说的话是不是骗她的。

但是若邪始终坚称自己没有骗她,叫嚣着自己是颗土豆,没那个胆子。

他当然没胆了,身体都没有,又哪来的胆。

她决定还是自己想办法,但是要怎么做?刨个坑出去吗?那也要能刨啊,她现在压根就碰不到边界,四周都是空无的。

早知道会这样,逃出隐形球的时候,她就应该马上跑,跑回凤渊再想办法对付他们。

不过现在想这些已经太迟了,想罢她就有些生气,一气,凤炁就乱走,空间又出现了刚才的电流,但奇怪的是这次电流都顺着一个方向游走,不像先前那样杂乱无章。

莫非电流去的方向有什么动静?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划动四肢往那个方向游去。

她一动,若邪和悠然跟着一起动,他们两个现在就是一废物,只能靠她逃出升天。

她也没落下两人,估摸着这会儿也没时间处理他们。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后,妖娆终于游到了电流汇集的地方,汇集之处出现了电流漩涡,像一片星云,慢慢旋转。

“土豆,这是什么?”

“土……土……”若邪土了半天,那个豆始终出不来,他黑了脸色。

“问你呢,说话……”她一巴掌拍了过去。

若邪气得直咬牙,哦,不,他没牙了,只能咬唇,像个娘们似的。

“那个应该是某个空间的磁场,魔洞打开空间的时候周边的空间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些影响,会出现这种磁场漩涡。”

“你的意思是你们的人正在打开空间,我们现在的空间是不是就要被吸纳了?”

“不,要是被吸纳的话,我们早被吸走了,不会看到这个。应该开启了,就在附近,但没有影响这边,顶多也就是共鸣出这么个漩涡来。不过很奇怪哦,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磁场漩涡,一般都只有芒果那么大。”

因为太大的话,磁场漩涡就会暴走,现在这个漩涡,非常大,但一点没有暴走的迹象,十分安静,他也十分诧异。

妖娆眯了眯眼,眼里映出了磁场漩涡的轮廓,“我要是跳进去的话会怎么样?”

“不知道!没试过!”

“那就试试……”

“啊?”

若邪懵了,想回一句‘这很可能是找死’时,妖娆已经冲去了漩涡,可怜他头发丝又挂到了她身上,被她一路拖着去‘送死’了。

“夜妖娆,我告诉你等老子脱离了你的魔掌,恢复了身体,一定将你先奸后杀了……”

啪啪啪!

妖娆直接送了他三巴掌。

他脸颊立刻肿得像馒头,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求饶了:“我……就是开个玩笑……”

啪啪!

“看玩笑也打啊!”

啪啪!

“好了,姑奶奶,我叫你姑奶奶……”

啪啪!

“谁是你姑奶奶!”

“我操!”

啪啪!

“……”

若邪已被打晕。

后头像毛毛虫一样蠕动前行的悠然表示没事还是别惹夜妖娆的好。

**

“她倒是有胆色,真的跳进去了。”闪灵操控着魔洞转换器,这是白乌鸦最大的转换器,可以同时转换出好几百个空间,利用转换器开启不同空间产生的波长,他很快就找到了妖娆所在的异空间,制造了一个磁场漩涡,这漩涡并不是出口,而是一个陷阱。

“就是可惜了若邪和悠然会一起陪葬!”

辉灵并不觉得可惜,“为主人奉献生命,是他们无尚的光荣……”

“也对!到了,他们差不多到中央了……”

“那就开启通往焚化炉的空间,这时候那里燃烧得正旺!”

**

“有通道了!”妖娆看到了前头的光明,奋力地往前游。

若邪跟在后头,忽然觉得周边的环境分外眼熟。

好像是……

糟了!

“夜妖娆,停下,前面是……”

“嗯?”她应了一声,下一秒,眼前出现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火,与漩涡隔着一层看不到空间区域。

“是焚化炉!”

三千度的高温焚化炉,就算是钢铁也会化成液体。

“往后退!”

但是后头的漩涡不转了,洞口慢慢缩小,已回不去。

“这是怎么回事!?”

“是漩涡连接到了焚化炉……”若邪的脸色本来就惨烈,现在更惨不忍睹了,若是一般的火,烧不死他,但是这种温度的火,他就算是钛合金做的也没用。

妖娆想办法停止了前进的自己,但是前头的空间像是故意和她作对似的,产生了气流,气流越来越强大,形成了强劲的吸力,将她往焚化炉吸去。

**

咕咚……咕咚……

黑暗的房间里,玻璃器皿中的人昏睡着,没有任何动静,但突然他像感应到了什么,抖动了起来,他抬起手紧紧捂住胸口,嘴角都咬得泛白了。

“悠……”

一声沙哑低唤后,他倏地睁开了眼,即便整个人都泡在绿色的液体里,也难掩他海蓝色的眼睛发出的光芒。

**

“烫死了!”妖娆尖叫,她使出了所有的凤炁抵御焚化炉处拉扯她的吸力,但仍是被拉得越来越接近焚化炉,再接近十米,她就会掉下去,进入焚化炉的空间。

她的气力就快用完了……

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前世她也是这样,死的时候灰飞烟灭。

不……她不能死。

她死了,夜辰怎么办,她的孩子怎么办?

她扭头,盯住了悠然。

悠然被她眼里的狠戾吓到了,抖着唇道:“你……想干什么!?”

“让你替我死!”

“不!”

漩涡的吸力明显就是要拉人下去,说不定拉下去一个人,它就停了。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

“我求你了!”她哭叫,没有恐惧心是一回事,不怕死也是一回事,但现在是废物的她,不想就这么死了!

“抱歉,我不是菩萨!也没兴趣做菩萨!”她将悠然狠狠推了下去。

“不要啊……!”

吸力卷住了悠然,刹那间她就被拖了下去。

若邪见状,知道悠然下去了,下面就该就轮到他了。

但是吸力变小了,妖娆松了口气,可没过多久,又变大了。

“该死的!”她怒叫,随手拽住了若邪。

他倒是淡定,“我是颗土豆,没用!”

“有用没用我说了算……”

“不不不,留着我对着你有用!真的……”按照道理改造人是没有恐惧心的,但是自己要死了,还是本能地会自救一下!

“比如?”她现在可是谁也不会信的。

“让我呼叫组织啊,他们可以切换空间……我们脑子里有安装了通讯仪器,这还是临出发前安装的……有gps的信号,只要我发出求救,他们一定会来!”

“你刚才怎么不叫?”

“这不是怕你跑了吗?”他本来想出去了再叫人的,好让人包围她。

“靠!”她现在很想咬他一口,“那你现在还赶快呼叫……”

“马上,马上……”他启动了但是没人应,“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到底叫了没有……”

“叫了,我真的叫了。”

明明应该有用的,他看向越来越近的焚化炉,说起来空间怎么会突然连接到焚化炉呢,空间的设定上没有它的啊。

难道……

他皱眉……辉灵大人……

吸力变得更大了,妖娆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

往下坠的身体被高温烫得生疼,像是皮焦了,即将被火焰吞噬时,底下突然出现了第二个空间黑洞,将火焰隔离,然后逐渐扩大,接住了她坠落的身躯。

她再次自由落体,空间尽头似乎是个房间,她停不住的往下坠,即将到底时,她以为会摔疼,却在离地板四五厘米的时候,静止了身体。

过了几秒后,她才咚的一下落了地。

若邪就在后头,落地后,一路滚,撞到边角才停下。

妖娆莫名的看着周围的环境,的确是个房间,很大,没有人,但……前方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发光,绿幽幽的。

她爬起来走了过去,竟是个装满液体的玻璃器皿,然里头什么都没有,但器皿上挂着一个耳麦,耳麦里似乎有什么声音,它应该曾经浸泡在液体里过,滴答滴答流着水。

耳麦里的声音很轻,但她还是听到了些许。

好像是音乐……

是首歌!

是一首熟悉的歌,冥冥中似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她拿起了耳麦,附在了耳旁。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美好的曲调悠扬悦耳,不停地重复,耳麦里从始自终只有这一首歌。

她像是被什么掐住了喉咙,又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扎进了她的心里,她用力掐着掌心,却无法克制掉落眼泪。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里……这里为什么会有这首歌。

“咦?我们获救了,这里是……”若邪仰目看着房内的布置,“这不是老大的……”

一个高大的黑影从若邪的脑袋边走过,他看到后整个人都僵住了,黑影一步一步走向器皿前的妖娆。

哐的一声,门被打开,冲进来的是辉灵和闪灵。

“主人!”他们方才察觉到有人启动了转换器,救了夜妖娆,而转换地点就是这里。

静立的妖娆听到声音,僵直了,她感觉到有人在靠近,她应该马上反击,但是对方的气息……她无比熟悉,熟悉得她不敢转头。

黑影停在了她身后,她不动,他也不动。

但她在颤抖,不是因为害怕他,是无法面对一个事实。

“悠,不看看我吗?”

她抖得更厉害了,像是再也支持不住了,软了双腿,他眼明手快地伸手过去抱住了她。

“不要!不要!”她尖叫。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是……看看我,我才是真的……”

“不——!”她嘶叫,本能地想逃跑,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可脚却像灌了铅一样,一步都迈不动,一颗接着一颗的眼泪落到了她的嘴里。

“不是真的,不是的……”

如果是真的,那么夜辰又算什么!?

对,不是真的……

不是的!

她鼓起了勇气回头,但却缓慢得像是需要一个世纪才能完成。

但是,她还是看到了他,那双比海水,比蓝天还要清澈百倍的眼睛,以及在面对她时从来不会隐藏的柔情似水。

与记忆里的模样,分毫不差。

她眼前的男人是她前世的丈夫……狄克—雷—霍尔德。

------题外话------

惊不惊喜啊!刺激不刺激!

灭哈哈哈哈!

ps:另外,没有救默默这一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