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董义的劝解,董沁妍的妥协/山里人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义看她那样子就知道她还没想通,叹息道:“公主,冷宫不是您能来的,这里也不适合您待着,这树您也看过了,咱们还是走吧。”

董沁妍迷茫地随着董义离开,却不知此事董义已经下定决心要砍了这颗树。

鸳鸯和妙人担心地跟在董沁妍身后,不知该该不该把董沁妍的情况禀告给皇后娘娘知道。

董义一路护送着她们回到倾城宫,直到董沁妍进了倾城宫,他才大声说道:“公主,您有很多爱您的人,莫回头去看那些旧事!”

进了倾城宫的董沁妍猛然一惊,待她追出倾城宫才发现董义已经带着一队御林军走了。

妙人和鸳鸯随后跟着跑了出来,鸳鸯担心地问道:“公主,您这是怎么了?若是您心里不痛快,尽管拿鸳鸯出气,可别闷坏了,若是您真的不想现在成亲,奴婢可以去见皇后娘娘,替公主开口,虽然奴婢人微言轻,但是奴婢可以去试试。”

鸳鸯一脸真诚,那样子仿佛只要董沁妍点头,她立马就会跑去明秀宫似的。

董沁妍心下温暖,淡笑道:“不用了,跟你们没关系,本宫拿你们出气做什么?都进去吧,本宫只是一时钻了牛角尖罢了,想通了就好了。”

话是这么说,董沁妍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想通。

第二天,董沁妍一起身,再次看到挂在梧桐树上的锦囊,想了想,她还是让鸳鸯把锦囊取下来,这回上面写的是“公主可是有什么伤心往事?若是有,不妨告诉在下,在下可以为公主赴汤蹈火。”

只看了纸条上的内容,董沁妍便知道送这锦囊之人昨天也看到了她去冷宫的事情。

鸳鸯见董沁妍脸色不是很好,试探着问道:“公主,可是要收起来放到一处?”

董沁妍沉默了许久才道:“收起来,找个箱子把这些锦囊锁起来,从明天开始,树上若是再出现锦囊也不用管了,想必过个几天就会自动消失了。”

鸳鸯见此,知道董沁妍是想通了,当即惊喜地拍手,麻利地收起锦囊,当着董沁妍的面把所有的锦囊装到箱子里,并找了一把崭新的铜锁锁了起来。

董沁妍默默地看着鸳鸯做完这一切,吩咐妙人替她梳头更衣,尔后领着两个丫头去了明秀宫。

顾水秀没想到董沁妍会来得这么快,赶紧招呼董沁妍过来一起用早膳,看着董沁妍有些憔悴的脸色,顾水秀关切地问道:“可是因为驸马之事昨夜没睡好?妞妞!你要知道,父皇和母后是真的舍不得你。

实话跟你说,你的亲事一日不定下来,外面就有许多人一直盯着,已经有人为了你暗自神伤,母后实在不想让更多的人因为你伤情,这才急着把你的亲事定下来。只要你的亲事定下来了,那些人也能早日想清楚。”

顾水秀没有直接说出杨子轩的名字,但就是这样已经让董沁妍惊讶不已了,她还从没想过会有人因她神伤。

顾水秀看了董沁妍的反应就知道这丫头从没想过这些事情,不由得叹息道:“宫宴那次,你可是当着文武百官,大齐的青年才俊面前大放异彩,多少人在那一天为你丢了心,你看那元烈,就是其中一人,竟然为了得到你不惜动用了自己的暗线。

还有那吐谷浑的大王子,虽然他不曾说出口,但你二哥却是看出来了,幸好吐谷浑的大王子没有说出口,否则父皇和母后可要费一番心思去拒绝了。

除了他们还有好些人,所以妞妞,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母后实在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咱们早日把亲事定了,大家都安心,好吗?”

顾水秀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董沁妍。

董沁妍现在才知道她错得有多离谱,本以为是父皇母后担心她年纪大了选不到好人家才这般急迫,没想到竟是因为这个原因。

若是她早日成亲能断了那些人的念想,少造点孽,也算是功德一件。

这般想着,董沁妍突然没那么伤感了,长舒了口气,下定决心问道:“母后,你们给我选的驸马是何许人也?”

顾水秀闻言,知道董沁妍这是想通了,当即笑了,乐呵呵地说道:“我跟你父皇和你二哥商量过了,我们一致认为现在建康也就长林侯府的长子温伯云最适合你,那人你也见过,就是之前守着倾城宫的那个御林军小队队长。”

“他?”董沁妍还以为顾水秀会从秦家、杨家、顾家这些人家里面给她挑驸马,没想到竟然会是长林侯府的温伯云。

顾水秀轻轻颔首,缓缓道:“我跟你父皇说了,五代之内的近亲不许成亲,所以杨家左家顾家的孩子都不能考虑,除了这三家,也就沈家和秦家跟咱们最亲近,奈何沈家无人可选,秦家的秦祖新已经跟你怡君表妹定亲了,至于秦家二房的秦祖明母后也想过,只不过秦家二房没有爵位,你父皇觉得委屈了你。

这么看来,也就剩下这长林侯府的温伯云合适了,母后已经让你二哥去打听了,若是这人真的那般优秀,配我儿也未尝不可,你怎么看?”

董沁妍还能说什么?顾水秀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除了接受就是接受,当然,还有一点是她现在心无所爱,嫁给谁都一样。

至于对方是不是有侍妾通房这些的,董沁妍更是不在意,上辈子她那般深爱过一个人,不也是姐妹一大群,那个时候她就看透了,这辈子更加不会奢求什么一身一世一双人,能在父皇母后身上看到这样的感情她已经知足了。

董沁妍从明秀宫离开之后,突然觉得整个人都释然了,想通了之后,便不再纠结这些事情,回了倾城宫该怎么样就怎样,像没事人一样照常过日子,却是苦了某些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