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462】陶夭的神秘新宠/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明礼、陶夭还有钱多多一行三人回到酒店。

钱多多这几天吃撑了狗粮,实在有些消化不良,进了酒店电梯,就直接按了自己房间所在的楼层。电梯抵达所在的楼层,钱多多对着宝大外甥的脸蛋亲了一口,跟陶夭还有季明礼挥了挥爪子,随便找了个借口,不等两人回应,就脚步特急切地迈出了电梯。那股急切的劲头,仿佛房间里藏了一个小鲜肉,在等着与她春风一度。

季明礼只当小助理在片场这一整天是累坏了,这才急着回房休息,因此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陶夭“……”

论电灯泡的职业素养,她只服钱多多。

“晚上想吃什么?”

陶小宝暂时由陶夭抱着,季明礼打开房门,将房卡插在感应槽上,亮了一室的灯光,转过头,问身后的陶夭。

两人好歹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季明礼这会儿对陶夭的吃货属性有所了解。

片场的盒饭他之前听陶夭吐槽过,跟美味两个字是半点关系都没有,估计以整天也没吃过什么好吃的。

今天只是个开机仪式,中午却是的确吃的统一的盒饭。

“都行。酒店做的味道都差不多,腻味。”

陶夭抱着陶小宝进屋,回答得意兴阑珊。

陶夭打小没妈,陶忘机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生怕委屈了自家的宝贝女儿。陶夭三周岁时,一次因为陶忘机做的夹生米粒跟碎鸡蛋壳的蛋炒饭而吃得上吐下泻,当时就送了急诊,住院了近一个星期才好。那之后,陶忘机就下苦功夫钻研厨艺。只要是厨艺出色的人上武馆想要学武防身或者是有家属想要学武,陶忘机就分文不收,只要求对方能够上门教几天的厨艺。

起初也烧坏过几个锅,伤过几次指头,碰碎过瓶瓶罐罐,渐渐地,厨艺越来越精进。

陶夭的嘴巴,就是被爱女如命的陶忘机给从小养刁的。

陶夭嘴巴本来就叼,这一个多月又被季明礼精烹饪的菜肴喂着,口味之叼,更是呈几何姿势猛增。别说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菜色确实平平,就算是以美食著称的“闲苑”私厨掌勺,估计也很难令陶夭起兴致了。

哎,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啊,从奢入俭难。

想当初在剧组,她也是能够脸色不变吃下两大盒饭的人,今天在片场里扒拉扒拉,愣是没下得去嘴。最后还是让多多跑远点,去给她打包了一份牛肉羹,勉强吃了个囫囵。

季明礼“嗯”了一声,对陶夭所说的话颇为赞同,告诉陶夭让她再稍微等会儿。他现在就去厨房做菜。

陶夭一听,眼睛顿时为之一亮,“你买了菜了?!”

两人现在住的是总统套房,里面厨房器具也是应有尽有。陶夭昨晚就注意到了,只是她是个从来不下厨的人,自然也就当人家厨房是个摆设。何况,五星级酒店什么吃的没有,谁还闲得慌自己动手做呐。

陶夭是真没想到,她家的季老师竟然这么会过日子,竟然人都住进酒店了,都没有放弃为她洗手作羹汤这一优良习惯。

“嗯。你抱着小宝去客厅看会儿电视,等好了我再叫你?”

季明礼没有告诉陶夭,昨天晚上吃了那半碗的肉燕,到了晚上肠胃就有点消化不良。后来悄悄爬起床,吃了点胃药跟促消化的药。

季明礼肠胃娇气,中午就没打算再委屈自己的胃,也是命酒店的工作人员送来食材,自己在厨房做的。

陶夭也知道季明礼口味比她还叼,对于他住酒店还自己动手下厨这件事半点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现在的电视剧没什么好看的,陶夭没什么兴趣,索性抱着陶小宝回了房。

陶夭趴在床上,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戳了戳躺在床单上,自家鹅子的小胖脸蛋,“宝啊,你最近是不是又肥了?”

抱着就比月子里沉了不少。

陶夭又盯着陶小宝的脸蛋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似乎是真比月子里圆润了好几圈,“得。看来,今后不能再叫你小宝了。叫你圆宝吧。圆滚滚的小宝。怎么样,哈哈哈哈?”

陶小宝自然是听不懂自家亲妈对自己的埋汰的,穿着小白袜的小短腿蹬啊蹬啊,嘴里咿咿呀呀,啊啊嗯嗯的。陶夭拽住小家伙的一只小短腿,仔细看了看上面一节一节的小肉肉,噗嗤又是一通乐呵。

小家伙腿被拽住,可不乐意,发出啊啊的叫声,陶夭使坏,故意不松开,小家伙那好看的眉头一皱,嘴巴一扁,竟是要哭的前兆。

陶夭赶忙把他的小短腿给松开了,“啧。一点经不起逗。跟你闹着玩儿呢,玩儿,懂吗?”

陶夭板着一着脸,可严肃。

不懂。

宝宝一点也不想懂。

陶小宝嘴巴还是一扁一扁的,眼睛里蓄着眼泪,随时酝酿泪意。

陶夭没敢再招惹这位小祖宗。

倒不是怕别的,关键是小家伙嚎起来嗓门倍儿嘹亮。

陶夭托着腮,估摸着这嗓子估计是随了他爸。

啊。

关键是,娃他爸现在已经长成了男人,那低音炮环绕音响在耳畔,就是生波型的春药。哪像婴儿,哭起来声音都没差。除了哭得人耳膜疼,没别的作用了。

鹅子不仅玩,阿不,是不经逗,陶夭也不像季明礼那么有耐心,很快就觉得有些无聊了。

随手从床头拿了个软胶材料的小玩具递给陶小宝,让小家伙自己玩,她自己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一登录微博,陶夭微博私信就险些爆了。

陶夭目露不解,今天的媒体记者招待会上盛铭不是给她解了围了么,按说不应该出别的岔子才是。

通常,每次她私信被一堆人挤爆,也就意味着她又上了一回热搜。

陶夭没有去看那些私信,陶夭熟门熟路地点击了微信的界面,在看见热搜上飘着的三个跟她有关的热门话题,后面一个红色的“沸”字,两个粉红色的“新”字,久久无语——

陶夭私生子生父疑似浮出水面,陶夭姐弟恋关系曝光!沸

陶夭的神秘新宠新!

陶夭&闻人烜新!

陶夭:“……”

一看那什么包养关系,神秘新宠之类的,陶夭还以为自己最近又是跟哪个小鲜肉有合作上的关系被媒体记者给拍到了。再一想,不对啊,从过年到现在,她也就今天出现在片场里,怎么可能又冒出什么小鲜肉?

想来想去,未果,陶夭索性点进自己的热门话题。

倏地,一顶亮眼的黄色小黄鸭鸭舌帽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

陶夭眯了眯眼。

这顶帽子,很是眼熟啊~

“陶夭私生子身世大揭秘!今日,有记者媒体在云城影视城探班,无意间拍到陶夭与一生嘻哈打扮的男子形状亲昵,陶夭私生子身世疑似浮出书面!”

配图就是季明礼来片场探班,两人一起回酒店的照片。当然,钱多多本来也应该在画面当中。

不过为了新闻的劲爆,钱多多按照国际惯例,自然是被P去了。

陶夭再看爆料里撰写的,什么据知情者称,该嘻哈男子目前还是一名表演系的在校大学生,两人是在夜店里一见钟情。

也有网友神通广大,当真顺藤摸瓜,找到了与爆料者相符的某某学校的在校大学生,还配了大学生的正面照。巧了,那名所谓的在校表演系大学生,恰巧,就是跟陶夭同一剧组,在剧中饰演齐思的弟弟齐小公子的小鲜肉闻人烜。

所谓瓜田李下。

两人如今既是合作关系,保不齐之前就有过接触。

于是,陶夭跟闻人烜是恋人关系的小道消息几乎是坐实了。接近着,就有多媒体大V转发,网友更是在陶夭微博底下冷嘲热讽地留言,说什么难怪之前要藏着掖着,原来是为了新戏做宣传。

陶夭的微博下面骂声一片,其中不乏闻人烜的粉丝来她微博下面大骂的,说她不要脸,一把年纪了捆绑他们的闻人小哥哥炒作,整齐划一地在她微博底下喊着,抱走小哥哥,我们不约,不约。

呐,这就是所谓的刻板印象。

大众心目中,陶夭就是一个没什么本事,靠绯闻跟炒作上位的三、四线女星,即便是既得利益者明明是闻人烜——也从一个演艺圈新人瞬间走进大众的事业,涨粉更是实实在在的,从一开始微博粉丝只有几十万在跟陶夭捆绑上了热搜后,直奔百万而去,大众还会逮着陶夭骂,口口声声心疼他们的闻人小哥哥。

陶夭心底直抽抽。

怎么就没人心疼她呐?

是她长得不找人疼?

妈蛋。

这么一想,胸口就更疼了。

陶夭在这个圈子里好歹也混了这么久,如果说前面两个热搜是那些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又在那里看图编故事,那么第三个热搜,明显是有人刻意为之。

有时候艺人跟公司的关系很微妙。

公司需要通过艺人赚钱,但是往往也为了曝光率不折手段。

艺人未必知情,也未必会同意,但公司就是那样做了,胳膊拧不过大腿,艺人也只有捏着鼻子人命的份。

陶夭不确定这件事里,那个闻人烜扮演怎样的角色。

印象当中是个挺可爱的小男孩,只希望别是她看走眼才好。

陶夭从吃瓜的帖子里退出,果不其然,陶夭&闻人烜的那一条热搜后面,已然是个大红的“爆”字。

只要不是季明礼的身份曝光,对于被绯闻,陶夭其实并不怎么在意。

陶夭私生子生父疑似浮出水面,陶夭姐弟恋关系曝光!沸

陶夭的神秘新宠新!

陶夭换了只手撑着下巴。

季老师穿嘻哈服的时候,有那么显年轻么?

姐弟恋,神秘新宠什么的……

到底是她显老,还是季老师太过葱嫩?

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这个时候,厨房传来阵阵的菜香。

“咕噜咕噜——”

陶夭的肚子很是应景地叫了叫。

陶夭一只手臂撑着床,下了床,出了厨房。

“哚——哚——哚”的声音从厨房传出。

陶夭走至厨房。

季明礼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换了一套。他的身上穿着的不再是钱多多上午从隔壁剧组借的那套集齐“红黄蓝绿”于一身的嘻哈炫酷戏服,也不是他平时总穿的衬衫跟西裤,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黑色字母卫衣,下身也是黑色的休闲裤。

季明礼没听见脚步声,背对着大门在切胡萝卜。

切片动作迅速,切片齐整,很是需要一点功夫。修长白皙的手在橘黄色胡萝卜的衬托下,简直就是上帝最精心的杰作。

陶夭再一次感叹自己的暴殄天物。

这么漂亮的一双手,她竟然舍得用它们来给她切菜。

当然,陶夭现在是心猿意马,她的注意力,也不在这双手上,一双眼睛对着这双手的主人的身形上下来回细致地打量。

季明礼的在皮肤本来就白,这一身黑色的休闲装扮更是称得他肌肤赛雪,从身后看过去,微微露在外面的脖颈肌肤白皙如团,耳朵都是如玉的颜色。

减龄不说,关键是身上那股子禁谷欠的气息更加浓了,叫人望之就心生……邪念。

陶夭咽了咽口水。

踏马什么叫色诱?!

这就是红果果的色诱!

“我头上有犄角,犄角。我身后有尾巴,尾巴……”

一阵手机铃声近在耳畔,季明礼切刀的手一顿,转过身,果不其然,看见就站在身后的陶夭,“怎么了?是不是饿狠了,茶几上有曲起跟蛋糕,先吃一点?”

陶夭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曲起跟蛋糕都是吃饱肚子的玩意儿,她的肚子,可是要留着品尝她家季老师的厨艺的。

陶夭指了指手机,意思是她先接个电话。

季明礼点头,转身继续做自己手边的事情。

接电话之前,陶夭就猜到,多半是钱多多看了微博热搜打来的。

电话一接起,果然,钱多多就是因为她上热搜的事情打来的。

“愉年娱乐也未免太不要脸了!他们自己要推小鲜肉,蹭我们热度是怎么回事?还敢冒领小宝,当小宝的便宜爹!简直妈妈能忍,小姨都不能忍!”

陶夭:“……”

听着多多小姨颠三倒四的言论,完全没有开口说话的欲望呢。

“幺幺姐,你打算怎么办啊?难道我们就这样,任由对方蹭我们的热度?要是我们这边一点反应都没有,外界多半就会认为你这是默认了跟闻人烜的恋人关系。他是没什么损失,还收一波关注,你去你的微博下面看了没?我的天,腥风血雨,刀光剑影,我都差点没能全身而退!”

“挺好的。有闻人烜这个烟雾弹,你姐夫的马甲才能捂得更加严实不是?”

陶夭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纯粹是饿得狠了,没什么力气。

“幺幺姐,难道你就这么甘心被人这么利用?”

被人利用了还这么息事宁人的,她怎么觉得,这不太像她家幺幺姐的行事作风呢?

莫非转性了?

“谁说我打算就这么算了?”

她是没打算曝光季老师是一回事,有人踩着她脑袋炒作,还敢冒领小宝当个便宜爹,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放心,这事儿爷有主意。”

钱多多:“……”

完全没有办法放心。

不管钱多多在电话那头有多一言难尽,陶夭这边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地挂了电话。

——“晚上六点,直播做饭。我做饭?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四海八荒的海水把云城给没了,陶爷都是不可能自己动手拿刀的。至于做饭的人是谁,晚上七点,鹦鹉直播视频,陶夭直播间静候各位的光临!”

编辑好,发送。

发送这条微博后,陶夭就退出了微博。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六点,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她微博通知的晚,估计到时候也没什么人进房间。

管它呢。

爷高兴就好。

还有一点时间,陶夭回房间把身上好看但是不方便喂奶的红色裙子给换了,也换了一身舒适的休闲服。

等时间差不多到了六点,陶夭拿上手机,去了厨房。

------题外话------

吼吼,聚光灯准备好,陶爷的神秘新宠季老师即将C位出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
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飞剑问道 | 万古神帝 | 全球高武 | 永夜君王 | 真武世界 | 天下第九 | 元尊 | 恰似寒光遇骄阳 | 史上最强赘婿 | 超神机械师 | 伏天氏 | 天唐锦绣 | 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