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身份曝光(六更)/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围的人听安泠月这么一说,怀疑的目光便落在了苏海棠身上。

安泠月呵呵冷笑两声,接着补刀,“她不装的可怜,你们大家伙会相信她吗?她可是扮可怜的高手,先扮可怜抢了我家姑娘的未婚夫,再扮可怜夺了这位小姐夫君的宠爱,把男人抢过去了,过的不好了,倒怪起我家姑娘跟这位小姐了,真真是……会扮可怜的女人天下无敌了。”

有个婆子突然插混接了句,“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周围顿时一静,接着轰然一阵大笑。

安泠月见目的达到,见好就收,转身笑眯眯的回到苏木槿身边,“姑娘,咱们回去吧,碰到这种人,眼睛都脏了,哪还看的进去那些好看的首饰。”

苏木槿嗯了一声,与周小姐稍点头示意,叫了沈婉姝,转身要走。

围观的人瞬间让出一条路。

苏海棠在她身后突然冷笑,“苏木槿,你怕了吗?”

苏木槿脚步一顿,回头看着苏海棠,转身走到苏海棠身边,蹲下来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还有件事你没说,你身边那个暮落是被我收买了,你下给周小姐的红花她一早就告诉了我,所以,你跟李成弼那个渣男才能那么快净身出户……哦,对了,那一万两银票的事也是暮落告诉我的,怎么样?那一万两是不是全进了李成弼的荷包?苏海棠,被人耍的团团的感觉怎么样?爽不爽?”

她从地上站起身,双眸睨着苏海棠瞪的几乎要蹦跳出来的眼珠子,气的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的表情,唇角勾了勾,淡声道,“我先前说过,你既然喜欢那渣男,我就成全你们!苏海棠,路是你自己选的,既然选了,不管对错,跪着也得继续走下去……”

因为,她是绝对,绝对不会给她逃离的机会的!

她早说过,要成全他们的!

成全他们……

做一对一生一世一双人,相爱相杀的……

宿世怨侣!

她这个人,优点不多,但有一个,爱记仇,能记前世今生两辈子!

“苏木槿,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杀了你……”苏海棠猛的起身朝苏木槿扑过去,苏木槿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将她圈在怀里,压在她耳边小声道,“苏海棠,背叛之痛,囚禁之苦,杀子之仇,被挑断手筋脚筋之恨……”

她瞧着苏海棠惊惧的眼神,声音越发轻忽,“……我会跟你们一笔一笔算清楚的。”

她松手,看着苏海棠僵硬的瘫软在地上,转过身,大步走到安泠月与沈婉姝身边,朝二人微微一笑,“走吧。”

沈婉姝看了眼惊惧的仿佛见鬼了的苏海棠,淡漠的转过头,跟上两人的脚步。

小玉也扶着周小姐朝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看热闹的老百姓也纷纷散去。

只是苏木槿没走出多远,就被人扬声叫住。

“长安县主!苏三姑娘……”

“长安县主……”

街道两边的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飞奔跑来的衙役,他们这金水镇什么时候出了县主这么大的人物?

众人一头水雾的看着那衙役跑到苏木槿跟前,先是抱拳,后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长安县主,您可让小的好找,快,京都又有圣旨来了,大人让小的来找县主……”

苏木槿眉头微蹙。

安泠月上前,一把拎起那衙役,扫了圈倒抽冷气的路人,压低声音道,“你懂不懂低调?这么大张旗鼓的叫出来,恐怕别人不知道我家姑娘的身份是不是?”

“这……”那衙役一愣,见安泠月沉了脸,忙抬手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是是是,都是小的思虑不周,实在是太着急,这嘴巴一秃噜就……”

安泠月还要说什么,被苏木槿拦住,“可有说了是什么事?”

衙役摇头,“不清楚,大人让县主赶紧过去。”

苏木槿微蹙的眉头又紧了紧,嗯了一声,“咱们过去看看……”

“谁是县主?苏木槿是县主?她怎么可能是县主?”苏海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抓着衙役的袖子嘶声问道。

那衙役看了她一眼,袖子一拽,将人搡到地上去,“你谁啊?苏三姑娘就是县主!皇上亲封的长安县主,怎么不能是县主了?”

这事,他们县衙里的人都知道。

毕竟,上一次接圣旨的经历实在太过震撼了。

谁能想到他们家大人收的义女居然是救了当今皇上性命的长安县主,还是皇上亲封的!

这份荣耀,让他们都跟着挺直了腰杆儿,与有荣焉!

苏木槿瞧着苏海棠惨白惨白,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忍不住朝她笑了笑,那笑容明明温和如春风,苏海棠却激灵灵连打了几个冷战。

苏木槿等人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恍恍惚惚的从地上爬起来,东西都没买就回了巴掌大的狭窄小院里。

周寡妇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呸了一声,“你是死了爹还是死了娘?一脸丧气!让你买的东西呢?家里没米没面的,中午吃啥?问你话呢?你是个死人啊……”

红袖乐的在一旁看热闹。

苏海棠从兜里掏出那十两银子丢给周寡妇,周寡妇欢喜的接了,揣到怀里,又骂了苏海棠几句,“别人家娶媳妇伺候婆婆,我倒好,娶了个祖宗,天天的还要我伺候……”

骂的痛快了,肚子更饿了,见苏海棠不顶用的样子,只好自己出去随便买了些东西,先把午饭应付过去。

李成弼回来吃饭,苏海棠还没缓过神儿。

周寡妇将她的异状说给了李成弼听。

李成弼懒得搭理她,问都没问,吃过午饭依然出门去寻商机。

却听到街上有人议论长安县主,他起初没留意,等听到那些人将长安县主的名字叫苏木槿时,立刻冲了过去,“你们说什么?长安县主是谁?谁是长安县主?”

那人瞥了他一眼,道,“镇上都传遍了,咱们金水镇出了位长安县主,就是十文饭馆的那个女东家,名唤苏木槿的苏家三姑娘……”

李成弼震惊了。

苏木槿竟然成了长安县主?

她怎么成了长安县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了,苏海棠今儿个那模样,是不算早知道了苏木槿的身份?

李成弼拔腿就往回跑,一气跑到院子,拽着苏海棠大喘气,“苏、苏木槿……是、是不是、是不是长安县主?他们……镇上那些人说的……都是真的?”

“她不是!她只是一个爹娘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贱人!贱人!”苏海棠受不了苏木槿突然成了长安县主的事实,李成弼这一刺激,她突然尖利的叫喊出声,怒瞪着李成弼。

仿佛李成弼要是再说苏木槿是尊贵的长安县主,她就要与他拼命似的。

李成弼却是听的一愣,“你说什么?苏木槿不是你三姐吗?她爹娘……”

他的眼睛陡然圆睁,掐住苏海棠的肩膀,用力道,“苏木槿不是你爹娘的孩子,她是皇上的女儿?是不是?是不是!”

“不是!不是!她是个爹娘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野种!才不是皇上的女儿!”

苏海棠瞪着李成弼。

李成弼瞪着苏海棠。

半晌,李成弼突然出手,一巴掌狠狠扇在了苏海棠的脸上,将苏海棠扇的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身子。

“你这个贱人!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勾引我,不是你从中作梗,槿姐儿就不会跟我退亲,她不退亲,我就是县主的相公!”

李成弼突然反应过来,想到自己曾经唾手可得的东西,心疼的一抽一抽的。

看着眼前的苏海棠,杀了她的心都有!

贱人!

贱人!

他的功名利禄!

他的权力地位!

他的富贵荣华!

都没了!

都是这个贱人害的!

“我打死你这个贱人……”

李成弼扑过去掐住苏海棠的脖子,将苏海棠压倒地上,苏海棠看着李成弼狰狞的脸,突然哈哈大笑,“李成弼,你活该!你贪图周家的家世和银钱抛弃了苏木槿,如今落到这步田地,你是咎由自取!哈哈……”

------题外话------

六更~

更新结束~

宝宝们,六章算不算爆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