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章 踩你个蛋蛋/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刚要发作,就听丁梅说:“牛叔,可不能这么说,湖山村还是有特点的,依山傍水,搞副业很有条件,只是他们暂时没有走上正轨而已,现在不是有人也想包煞子沟种植么。”

嗯,人好看说话也受听,还是丁梅会说话。毛日天收住了脚。

“哼,可惜晚了,咱们签了合同了,不过话说回来了,梅子呀,这件事儿没有叔帮忙,你可不能这么顺利呀。”牛田东说着,胖手居然放在了丁梅的屁股上。

他俩还真的有一腿?毛日天瞪着眼睛看丁梅的反应。

丁梅一笑,往前走了几步,顺势就躲开了牛田东的手,说:“我不会忘了牛叔你帮忙的,回头在我厂子里抓几只獾子给你送过去。”

牛田东一笑:“那玩意还不如狗肉好吃呢,我要它干啥。”

丁梅看看牛田东那被胖脸挤成三角形的小眼睛,闪烁着火欲,赶紧说:“我们先回去吧,我看过了,这里三面高山,一面独路,很适合散养野猪。我们回去准备一下,还要找施工队在南边开一条能进车的路出来……”

牛田东忽然拽住了丁梅的手,说:“你看的不过是一点,这煞子沟往里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我小时候常来玩,我带你去看看那边的瀑布。”

“不用了牛叔,改天再来,我忽然有点不舒服。”丁梅赶紧推脱。

丁梅在承包以前已经和手下的技术员来观察过煞子沟了,觉得很适合野生养殖,但是今天牛田东非要她带着过来考察,她刚求人家帮着说和湖山村村委会签合同,不好意思拒绝他,就带着他来了,没想到这个村长竟然起了邪心。

牛田东早就垂涎丁梅的美色,从打丁梅老公牛腾死了,他就就总在人家身前腚后的转悠献殷勤,但是丁梅也是掌管着几十个工人的一个女强人,难能看上他这么个肥猪,但是碍着生意上有很多地方需要和政府配合,所以始终对他不冷不热。

这次牛田东帮忙搞定了煞子沟这块地丁梅多少有点感激他,但是也没防备大白天的他敢这么动手动脚的。

牛田东抓着丁梅的手不松开,一脸的贱笑:“侄媳妇,牛叔可不是谁的忙都帮的,我帮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这话在牛田东嘴里说出来,不但丁梅感到恶心,连树后边藏着的毛日天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他没动,想看看丁梅怎么应付这个色猪。

丁梅没有硬去甩拖牛田东抓着自己的那只手,只是挡着他伸向自己胸口的另一只手,说:“牛叔,我们不合适的,牛腾论着应该叫你叔叔,谁都知道我是你侄媳妇,这样做太丢人了。”

“丢啥人,牛腾都死一年多了,再说我老伴也没了,现在我们都是单身,合理合法。”牛田东还理直气壮。

丁梅说:“牛叔你放手,不要让我瞧不起你,你一个村干部,难道还想做流氓的事儿么?”

牛田东今天精虫上脑,势在必得了,也不管丁梅说啥了,忽然一个熊抱就过去了:“我就是喜欢你。”

这家伙二百多斤,丁梅一米六二,还不到一百斤,那里接得住他的大身板子,惊叫一声就被他压倒在草地上了,丁梅俩脚乱蹬,旅游鞋都蹬飞了,也推不开压在身上的牛田东,急的一个劲叫喊。

毛日天一看差不多了,要是再不出去弄不好这肥猪就把丁梅给压骨折了。

这要是他俩两情相悦,在这里打个野战,毛日天还打算在树后看一会儿热闹,但是当着他的面强暴妇女,他可忍不住,毛日天心比较软,从小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最看不了别人欺负弱小,这就是传说中的正义感,他多少有那么一点点。

毛日天走到牛村长身后,这个肥猪此时撅在丁梅身上,已经开始解裤子了。

毛日天看准了他的大屁股,使足力气,狠狠一脚踹过去,牛田东没有一点防备,被毛日天踹的一个跟头就从丁梅头上翻过去了,也是他长得圆,轱辘了几个个子才稳住身子。

丁梅一时没认出来毛日天,身上一轻就赶紧爬起来,回身就往山外跑。

毛日天说:“靠,我救了你连个谢谢也不说。”

牛田东这时候站起来了,恶狠狠地说:“你他妈是谁呀?”

毛日天笑呵呵地说:“湖山村的痞子。”

牛田东骂了一句就往过冲,要打毛日天、

毛日天忽然指着他身后说:“丁梅婶子,你别拿刀呀!”那表情十分到位,焦急中带着几分惊恐。

牛田东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啥都没有,丁梅早就跑远了,再回头,毛日天的拳头到了,一拳打在他眼眶上,一个屁墩就坐倒了。

毛日天笑道:“这是流氓拳法第一势,‘声东击西’”

牛田东从地上起来,弯着腰要捡石头过来打毛日天,毛日天叫到:“第二式也来了‘天旋地转’!”跳过去一把扯住牛田东的头发就转圈跑,牛田东没跟上他的脚步,一下子又跌到了。这一招毛日天在车站打修理工大壮的时候曾经用过。

牛田东一倒下,毛日天一脚踩在他的裆里,大叫:“第三式,‘断子绝孙’”

牛田东疼的顿时就捂着蛋站不起来了。

毛日天说:“起来呀,我还有第四五式没用呢!”

牛田东指着毛日天说:“小子,你就等着吧,你殴打国家干部,我让你坐大牢。”

“好呀,到时候我是殴打国家干部,你是强jian未遂,咱俩一快坐牢,还有个照应。”毛日天笑嘻嘻地说。

牛田东强忍着疼,慢慢爬起来,蹒跚着往山外走,毛日天冲他身上又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哼着小调去山里野枣林子打枣去了。

丁梅已经说签了合同包下了煞子沟,估计杨大虎也不能单方毁了合同。要是让丁梅主动让出来不知她会不会,至少今天自己救了她一命,也算不得一命,或者说帮她躲过一炮更合适。

到了下午,毛日天摘完了两袋子野枣,给杨雪打电话,让她过来接自己,伸手一掏电话,这才发现,电话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