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章 莲花湖有怪物/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见小老于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不由好笑,转身要走,被小老于一把拽住了。

“孩子呀,我要不是见你好心眼帮我治病,我才不会说给你听呢,我爹当年回来吓出了一场大病,才再也不敢去莲花湖养鱼的,而且我也是亲眼所见,不然也不会相信。”

毛日天见小老于一脸的紧张,不由收了笑容,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不会无缘无故编造这种幼稚故事骗人的,他倒想听听小老于接下来怎么说。

小老于见毛日天停住脚步听自己说话,就坐了下来。

他说:“那一年春天我爹在莲花湖投入了上万尾鱼苗,一夏天忙忙活活撒饲料喂鱼,结果到秋天也没见有多少鱼长成,就感觉奇怪,但是他还不信邪,因为莲花湖水质没有任何问题,不可能养不了鱼。于是第二年他就又包了一年。

他还是照样撒鱼苗,照样喂鱼,不过他更加留意鱼苗的成长了,而且在湖边盖了一间草屋,晚上就住在那里。

过了一段,他发现鱼苗生长很正常,有的都长成一斤来重了,但是就是越来越少。我爹就很犯愁,每晚坐在鱼塘边抽烟。有一天晚上,他忽然看见湖面上水波涌动,水波纹像开锅一样向旁边翻开,忽然从湖水中露出一个漆黑大脑袋来,眼珠子像灯泡一样,吓得我爹回身就跑回了草屋。

正好那天我也在草屋睡的,我爹推醒了我,我们俩拿着鱼叉就要往外走,忽然‘呼通’一声,草屋就塌下来,我俩被重重的压在下边,我当时就昏过去了,等我醒过来,从草屋的椽子檩子下边爬出来,见我爹就躺在湖边的泥里,鱼叉在他腿上插着呢。

我赶紧过去背起来他就往村里跑,当时还是你爸爸帮我爹包扎的伤口呢。我爹撒谎说是自己跌倒被鱼叉扎了。

后来回到家,我爹和我说,房子倒了他没有被压住,拿着鱼叉从窗子摔了出去,刚一抬头,就被一只大门板一样的东西给打飞了,等他躺在泥里想要爬起来的时候,飞起来的鱼叉从天而降扎在他的腿上,紧接着,他就感到眼前一黑,一个像一间房子的影子从他身上跳过去,落进湖水里,溅出的水花像海潮一样,把他冲出好几米远。

我爹从那天大病一场,他说这两年撒的鱼苗一定是被大怪物给吃了,大怪物那天出来没吃我俩,也一定是对我俩的一个警告,不然的话他不用别的,一屁股坐下来,估计我们爷俩肠子都得冒出来。

于是我爹说,从此不行再提这件事儿,万一大怪物生气找上村子来,恐怕全村都跟着遭殃。”

毛日天瞪着眼睛听完了小老于说的话,问道:“你确定你说的不是你梦见的?”

小老于气得打了毛日天一巴掌:“你这孩子,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拿这件事儿骗你不成!后来村里人见我爹这打了一辈子鱼的人都不去包莲花湖,而是去了苇子沟,所以就没有人再惦记到莲花湖养鱼了。”

毛日天说:“那我和狗剩子他们从小就在莲花湖那里洗澡,也没遇见过你说的大怪物呀?”

“废话,你们洗澡是不是都赶上中午太阳最足的时候去呀?你们要是半夜去,估计当年早就变失踪儿童了。”

毛日天点点头,说:“你要这么说或许也有点道理,但是这个家伙在那里住了这么久,又没有人养鱼了,它这么大的体格,还有的吃了么?”

小老于说:“已经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那个怪物到底是死是活,是走了还在潜伏在湖底,但是我看你人这么好,不忍心让你去冒险。养鱼赔钱不说,别再惹上怪物丢了性命就不值了!”

毛日天点头谢过小老于,答应他不去招惹怪物,就起身回家了。

不过他走在路上一直在想老于头所说的事儿,那一年小老于背着他爹风风火火跑到毛日天家里治伤,毛日天也记得,不过当时自己太困没有起来,老爸是在东屋给老于头治疗的,现在东屋已经变杂货屋了。

他正想着,忽然身后“呼通呼通”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就有一只大爪子拍在自己肩头。

毛日天本来在想那怪物,精神就挺紧张,忽然有东西拍在自己肩头,他伸手一扒拉,回身一脚踹出去,就听“妈呀”一声,偷袭他的狗剩子就上了柴禾垛了。

等他顶着一脑袋草叶子骂骂咧咧从上边下来,毛日天才看出是他,长出了一口气,说:“妈的,我还以为怪物呢!”

“哪几巴来的怪物,闹着玩你也不能这么狠呀,屎都踹出来了!”

毛日天说:“那你再踹我一脚。”

“拉倒吧,”狗剩子过来拍拍毛日天的肩膀,说:“我故意在这里等着你呢,和你说点事儿。”

“啥事儿还在这儿说呀,走,我上你家坐会儿,正好没吃饭,让你媳妇炒俩菜。”

“别了,还是在这说完了咱俩再回去喝,别让我媳妇听见。”

毛日天一乐:“卧草,你还有敢背着你老婆的事儿?我告诉你,二妮儿可是咱们一起长大的,你要是做啥对不起他的事儿我都不饶你,肯定跟二妮儿一起给你扣顶绿帽子。”

“滚犊子,你倒是想,二妮儿也不能那么做。我回来以后听二妮儿说了,说那天杨大虎上我家来了,差点把她给欺负了,幸亏你过来了……”

“呵呵,这二妮子真是的,不让我说她自己说,”

“哪呀,”狗剩子说,“我昨晚躺床上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有一股怪味,后来一找,在床底下找出一只臭烘烘的皮鞋来,你知道我从来不穿皮鞋,我就怀疑二妮儿有事儿,结果二妮儿想了半天,她说我不在家的时候除了杨大虎那天进来了,后来被你打跑了,再没有人来过。于是把那天的事儿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我一回忆,果然咱们村就他妈杨大虎爱穿得西装革履的,这鞋或许就是他的。我想问问你,二妮儿说的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