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章 姨妈巾/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边传来王建民的声音:“你还给我打电话干啥?不是说不要你了么!”

毛日天一听就火了:“我草你妈的,你把人家搅合离婚了,怀上你的孩子了,你说不要就不要了?赶紧过来把你媳妇接回去,不然今晚就让她和我一起睡了!”

王盼盼吓得急忙往回抢电话啊,但是毛日天不给她,在地上绕着圈骂王建民,直到那边把电话挂了。

王盼盼本来擦干眼泪了,这功夫又哭了:“小兄弟,你害惨我了,这回我们肯定完了!”

毛日天说:“他这种人我一见就失控,还好刚才是通电话,这要是面对面,我非揍他不可!”

王盼盼哭着说:“兄弟,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非要把我逼死不可么。我就算是对不起周正了,都已经一年多过去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也不可能再回去和他过了,你就放过我不行么?”

毛日天说:“我这也是在帮你,我要是像你说的那样送你回去,然后再和王建民解释,他信不信先不说,以后肯定拿你不当人,我现在这么做,是想让他来求你回去!”

“他不可能来求我的。”

“那你就不回去!”

“啥?你让我住在你家呀?”王盼盼惊讶地说。

“是呀,我倒没想过这问题,天都黑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我明天还要去镇上办事,到时候再帮你解决。”

王盼盼听了,又叮嘱毛日天,明天见到王建民千万不要冲动,一定要帮自己这个忙。

毛日天玩出送王盼盼,到了门口,出租车不见了。

“没给钱他就跑了?”毛日天问。

“我给了钱了,来回的钱我都给完了,要不然这么晚了他不来。”王盼盼焦急地说。

“卧了个槽,这司机也是够没素质的了,拿钱跑了,肯定有人打车他又赚了一份,以后别让我遇上他!”

“那我该咋办呀?这村里我谁也不认识,咋回去呀?”王盼盼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焦急地说。

毛日天说:“不要急,你就住在这吧,我今晚去工地睡,明早我带你回去。”

“……”王盼盼没说话,俩手抱在胸前,好像是有些不信任毛日天。

毛日天说:“放心吧,我这人虽然好色,但是不至于对你一个孕妇有什么想法。我他娘的就是心软,本来是要整治你一把,结果给自己弄了一堆的麻烦!”

毛日天把王盼盼安置在了自己家里,然后骑摩托上工地了,这时候丁梅刚要走,毛日天截住她和她聊了一会儿签合同的事儿。

丁梅听说毛日天能在镇长那里直接签,不由替他高兴,说:“我明天要去万山县一趟,正好送你过去,就别骑摩托了,我开车,咱们一起走。”

毛日天一听点头,:“好呀,那我今晚就到你家睡觉得了,省着你明天还得到这边接我。”

丁梅一个巴掌打过来:“臭小子,没大没小,不许和我闹!”

毛日天闪身躲过,看看四周没人,在丁梅肉呼呼的小屁股上拍了一把:“好,不和你闹了,快回家吧!”

丁梅想要再打他,他已经跑远了,气得丁梅脸都红了,揉着屁股说:“闹着玩用这么大力气,你个小犊子!”

毛日天跑到工人宿舍,和工头老王他们斗了一会儿地主,然后倒头睡觉。

第二天一早,丁梅过来接他的时候毛日天还没起床。工人们都已经出工了,宿舍里边就他自己。

丁梅悄悄走进来,伸手把一只苍蝇拍拿起来,又偷偷掀开毛日天的被子,毛日天就穿了一个小裤头,趴在那睡得直流口水。

丁梅照准了毛日天的屁股,“啪”的一声,算是报了昨天一巴掌之仇。

但是丁梅还没等笑出声来,毛日天“嗷”的一声飞了起来,几乎后脊梁撞在天花板上才落下来,这一下把他惊到了,落下来时候半空转体,直接就落在丁梅身上了,把她压倒在对面的床铺上。

丁梅吓得大声惊叫:“臭小子,你压死我啦!”

毛日天本来举起来的拳头赶紧收了回来,在丁梅胸脯上捏了一把:“竟敢偷袭我?知不知道我要不是收发自如,你现在就成肉饼了!”

丁梅揉着胸脯站起来,骂道:“再以后我都不和你闹了,你这小子一点深浅都没有,每次都弄疼人家。”

毛日天嘿嘿一笑,说:“那我下次手轻点你让我捏不?”

丁梅一苍蝇拍打过来:“快去穿裤子吧,支起那么高不嫌丢人?”

毛日天赶紧穿裤子,说:“这是自然反应,每天早上雄鸡都要报晓,引颈高歌!”

“不知羞臊!”丁梅骂着,赶紧出去了,说:“你快点,咱俩到镇里去吃早点。”

“好呀。不过不是咱俩,还有一个人得把她送回镇里去。”

“谁呀?”

毛日天穿好衣裤出来:“镇长以前的女人。”

丁梅开车,一路上毛日天简单和她说了王盼盼的事儿。丁梅叹了口气,说:“其实这女人也挺可怜的,你就不要再耍她了。”

毛日天说:“你们女人就是愿意同情女人,那周正镇长就不可怜了?本来就有病生不了孩子,把感情都放在老婆身上了,结果老婆还背叛他,现在不但没有孩子,老婆也没了,这是要真正的孤独一生了。”

丁梅点头:“嗯,听你这么说,这个男人也是很可怜,不知长得帅不帅?”

毛日天斜眼看看丁梅,笑道:“要不然我给你介绍介绍,我看你们挺般配的!”

丁梅猛地一刹车,毛日天差点撞到脑袋,说:“一个男人而已,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丁梅说:“再胡说八道你就滚下去,骑着你的摩托车自己去签合同。”

“好了,算我没说,你是贞洁烈妇还不行么!”

丁梅皱着眉头,不说话,毛日天也害怕真把她说不高兴了,就闭嘴不说了,看看丁梅的包拉锁没拉放在一边,里边有一块姨妈巾,毛日天扯出来贴在嘴上,说:“我不说话了行吧?”

丁梅看他一眼,吓得又是一脚刹车:“你疯啦?敢翻我的包?”一把夺回姨妈巾,看看上边都沾上毛日天吐沫了,气得丢到了一边,想一想又笑了:“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男人。”

毛日天说:“谁说我无耻,我牙齿好着呢!”说着一呲牙。

丁梅拾起那块姨妈巾,又贴在了毛日天嘴上:“这块给你用吧,省着你满嘴喷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