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章 签合同/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俩人上车,直奔镇政府,到了那里,一说和镇长有预约,门卫抬杆子,车子进了大院。

在镇长室,周正正在接电话,看见毛日天过来,指了指办公桌前边的长条沙发,示意他坐下,有意无意地看了两眼丁梅。

毛日天对丁梅偷偷说:“这个就是咱们水岭镇的镇长。”

丁梅一笑,点点头。

周正打完了电话,回过头对丁梅说:“小丁,你怎么这么闲着?”

“卧了个槽,你们认识?”毛日天很是惊讶,问丁梅,“你也没说你认识镇长呀?”

丁梅说:“以前扶持农村养殖的时候周镇长到我们那里没少跑,那时候牛腾还活着呢。”

周正和丁梅寒暄几句,聊得挺热乎,毛日天倒成了局外人,他站起来说:“你们先聊,我上趟厕所。”

毛日天出去了,周正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你这里,有一块脏。”

“是么?”丁梅赶紧拿出小镜子照了照,鼻子上好大一块黑,就是刚才毛日天摸过的地方,原来这小子把捏烟头的黑灰抹在自己鼻子上!丁梅赶紧用手绢擦了擦,心里暗骂毛日天让自己出丑。

周正倒茶给丁梅,这时候毛日天回来了,问:“你们叙过旧了吧?”

周正笑道:“着急啦,不用急,我已经让秘书拟了一份合同,一会就能拿过来了。”

丁梅还是不放心自己的脸,起身也说去洗手间,想去整理一下。

等丁梅出去,周正问:“你昨天是不是去搅闹我前妻的婚礼了?”

毛日天一笑:“嘿嘿,我是替你不公平!薄情寡义的女人就应该教训!”

周正探叹了口气,说:“离婚两个人都有责任,也不能全都怪她,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但是以后不要再为难王盼盼了,既然离婚了,我也希望她能幸福,毕竟在一起过了十几年了。”

毛日天一挑大指:“陈镇长你真是豁达,我毛日天佩服你,不过我没有你那么伟大,我认为可恶的人就应该惩戒,要不然他是不知道自己有多讨厌的!不过既然你说了,我也不会再找她晦气。对了,你们结婚这么多年没有孩子,我能帮你看看么?”

“这个……好像没啥必要了吧,我这毛病是云海市医院确诊的,他们那里都治不了。”

毛日天说:“看你说的,医院治不了的病多了,不代表我治不了,我是感觉你是条汉子佩服你,要是我看着不顺眼的人,给我十万块钱我都不一定给他治呢!”

周正笑了,说:“好吧,那你就给我看看,要是能治好了,或许我还能再找个老婆成个家,要不然我后半辈子都不打算成家了!”

毛日天坐过来,拉过周正的手脖子就开始号脉。

脉搏是气推动血液在经脉中运行所形成的。人体的经脉遍布全身,无处不到,内连脏腑,外达肌肤。气血通过经脉运行到全身,全身通过经脉得到气血的营养。全身各脏腑的功能状态也可以通过经脉反映到脉搏,这就是通过脉搏为什么可以诊断疾病的原理。

根据左右手的寸脉、关脉、尺脉不同位置,可以诊断出心肝脾胃肾的各种疾病征兆。

毛日天从小就学中医,虽然临床经验还是不足,但是周正这种典型的肾气不足的脉象,他还是手到拈来的。

毛日天又问了问医院对周正的化验报告,说的是死精症,但是经过几次治疗都没有见效。

毛日天说:“你的病症估计是要提高肾动力,而且要规范自己的作息时间,生活规律,多吃友谊食品。不过在这之前,我用气功帮助你按摩一下,用我的协助,来帮你吸收营养药物,看看有没有效果!”

周正说:“现在是工作时间,要不等到中午下班你在帮我治疗吧。”

这时侯丁梅回来了,一看毛日天抓着周正的手脖子把脉,就问:“周镇长怎么了?”

周正害怕毛日天说出真相,赶紧说:“没什么,有些头疼。”

丁梅以为他真的是头疼,也没回避,就坐在一边看,看得周正满头是汉,生怕口无遮拦的毛日天说出自己的毛病。

还好毛日天没有那么实在,说:“那就中午再说吧,咱们先看看合同的事儿吧!”

“这个好说,”周正说,“你这个水利部门已经批下来了,等一会儿我签个字,然后你拿回去,每年你向镇里交一万元的使用费,再向水利站交五千块钱的管理费,合同期是五年,行么?”

“行。”还没等毛日天说话,丁梅就说话了,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

“那杨大虎那边我是不是就不用搭理他了?”毛日天问。

“你回村委会也得盖个章,这是个程序问题,不过既然我这边已经批了,他应该不会为难你,要是有什么差头,你再给我打电话。”周正说话就像是在家里聊天一样,不卑不亢,一点镇长的架子都没有,不像杨大虎,和人说话总爱打官腔。

一纸合同签完,丁梅说:“那我就走了,我到万山县还有点事儿要办。”

毛日天点头:“那你先走吧,我一会还得给周镇长看看老毛病。”吓得周正赶紧打断他,站起来对丁梅说:“我送你。”

把丁梅送出门,回头毛日天说:“小毛呀,我这毛病你可不要随便当着别人说呀,又不是什光彩事儿!”

毛日天点头:“我知道,就像我们村的杨二虎阳萎我给治的,我和谁也没说。”

周正一皱眉头,说:“你这不是在说么!”

毛日天赶紧捂住嘴,点头:“不说了。”

等到周正中午下班,毛日天跟着他一起回家。周正家就在镇政府附近,走着走用不上五分钟。

上了楼进了屋,毛日天说:“好了,我给你看看,你把裤子脱了吧!”

“啊?”

“啊什么呀,不脱裤子我怎么给你治病,还需要针灸的!”毛日天说着把针囊从口袋里掏出来抖开。

周正要不是先前听王艺潇说过毛日天医术高明,这功夫见他从兜里掏出个黑不出溜的针囊就要给自己针灸,还真信不着他。

既然二姐的心梗都是他治好的,应该是有两下子,于是周正把下半截的裤子都脱得溜溜光,躺在了沙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