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六、三生花,是个女的!!!/侯门衣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面是悬崖,后面追兵近在咫尺。

跳下去生死不知,抓回去生不如死。

别无选择,“少爷,我们没有退路了!”

“跳!”陆心颜果断道,又问那名男子,“你呢,跳还是留下?”

那男子犹豫两秒,“我跟你们一起。”

话音刚落,只觉寒风呼呼,整个人失重朝下坠去。

“啊!”男子发出尖叫声。

悬崖边上,有人持着火把朝下望了一眼,回去报告:“二哥,底下黑不隆冬的,跳下去九死一生,咱们还要继续追吗?”

“蠢货!都九死一生了,还追什么追?追去黄泉路上作伴么?还有货要交,不能误了点!走!”

悬崖底下,陆心颜小声问道:“那些人走了吧?”

青桐道:“走了。”

陆心颜吁口气,“这次回去后,打死不再做行走江湖的侠…士!”太特么刺激了!

没病的得吓得出病,稍微有点心脏病啥的,估计得吓死了!

还好这悬崖看着吓人,实则离上面不远有块凸出的地方,她们正好掉在那上面。

“先松开我,休息一晚再走。”绑久了她也难受。

等青桐松开后,陆心颜活动活动手脚,“那位大哥呢?”

“…晕过去了。”

“吓昏的?”跳下来的时候,他那尖叫声差点穿破她的耳膜。

“不是,砸昏的。”

“啥?”

“从上面跳下来,我拎着他,他在最下面。”

从高处掉下,陆心颜在最上面,青桐在中间,那个倒霉的男子在最下面,成了两人的肉垫。

陆心颜替他点上两根蜡烛,默哀两秒,“没死吧?”

“命大,晕了,没死。”

“那还好,我去找点枯草之类的生个火堆,免得冻死了。”

从上面跳下来的时候,陆心颜身上刮了点小伤,因为痛力气倒是恢复了些。

两人忙活一阵,终于生起个火堆,靠在一起眯了会眼。

天蒙蒙亮时,火堆熄灭,晨风一起,冷醒了陆心颜和青桐,与此同时,地上的男子也醒了。

三人大眼对小眼一会,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男子道:“早,我叫阿桑,桑树的桑,两位小哥怎么称呼?”

陆心颜道:“早,我叫阿朱,朱红色的朱,她叫阿青,青色的青。”以前看天龙八部时,她喜欢里面的阿朱。

阿桑笑出一口白牙,“咱们也算是患难与共,要不义结金兰如何?”

陆心颜没理会他的话,“我和阿青还有要事办,阿桑兄你请便。”

“你们去哪?”

“这跟阿桑兄无关。”

阿桑爬起来,“带我一起去。”

“阿桑兄,昨晚你的救命之恩我已经还了。”

阿桑振振有词,“昨晚我救了你们两条命,你们只还了一次,带我一起走,就当你们还清了。”

他十七八岁的样子,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个子在男子中只算中等,身形偏瘦,五官倒是生得俊秀,一口白牙特别醒目。

看那样貌气度应该出身不差,没想到却是个无赖。

青桐直觉就想打晕了他,陆心颜念着他的救命之恩,忍下了,“我们的目的地是双溪,带你到那里后,以后两不相欠。”

阿桑大喜,赏心悦目的白牙,看起来有几分欠揍,“一言为定。”

马车没了,好在银子随身带着,倒不至于束手无策。

阿桑中的迷药已经过了三天,恢复了力气,青桐是靠腿上的伤支撑着,陆心颜只是划伤了一点点,药性很快就回来了。

阿桑见青桐扶着陆心颜走得甚是辛苦,主动上前想帮忙,“阿青兄,我来扶着阿朱兄。”

“不用!”青桐恶狠狠拒绝。

“不用了。”陆心颜委婉却坚定的拒绝。

阿桑好心碰了壁,只好摸摸鼻子,替两人在前面清除一些路上的障碍。

三人不敢回镇上,在附近村庄里找了户农家,用银子换了点吃的和干净的衣物。

“这衣裳好像没洗干净…”阿桑小声嘀嘀咕咕,被青桐一眼扫过来后,立马收了声,老实地换上。

吃了一顿,又休息了一会,力气都恢复了些。

青桐买回一辆牛车,将鞭子往阿桑手里一塞,“你,驾牛车!”

阿桑吃惊地指着自己,“我?”

“不然是谁?”青桐叉起腰。

阿桑立马小鸡啄米似地点头,“我,我,我。”

“哞哞~”几声牛叫,牛车上铺满了干稻草,陆心颜和青桐躺在后面休息,阿桑被迫义无反顾地当起了车夫。

牛车走得极慢,走了大半天,终于到达双溪城。

青桐卖了牛车,陆心颜将银子给了阿桑,“阿桑兄,就此别过。”

阿桑的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阿朱兄,阿青兄,后会有期。”

三人就此别过。

“少爷,先找间客栈落脚,换身衣裳。”青桐跟着陆心颜过了大半年舒适的日子,皮肤养嫩了,穿着粗布衣觉得浑身不舒服。

陆心颜银子带得足,又是个享受惯了的主,到了繁华的地方,自然要享受一番,直接找了最好的客栈,要了最好的房间。

青桐让小二买来两身衣裳,洗了澡换了衣裳,两人下楼用膳。

一道惊喜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好巧啊,阿朱兄,阿青兄。”

陆心颜回头一看,只见全身焕然一新、光彩照人的阿桑,正打开房门站在房门口。

那间房,挨着陆心颜的房间。

陆心颜皱起眉,她给他的银子不足一两,似乎不够在这个地方住一晚。

阿桑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我的随从找到我了。”

似乎为了验证他的话,一个后背背着剑的青年男子走过来,“主子,可以下去用膳了。”

阿桑咧嘴一笑,“阿朱兄,阿青兄,相逢即是有缘,不如让我作东,请两位品尝一下这里最特色的菜肴如何?”

“不用了,我和阿青还有事。”

陆心颜礼貌地找绝,与青桐下了楼。

“哎,别这样嘛,难得咱们这么有缘,”阿桑追着下来,青桐挡在他身前,柳眉一竖,“别再跟着我们,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时阿桑突然面色大变,“小心!”

与时同时,他身后背剑的男子猛地拔出剑向前掷去。

咣当,剑击中了箭。

一支箭贴着陆心颜的脸,堪堪擦过。

青桐立马转身拉着陆心颜趴下,阿桑急促道:“快随我上去躲起来!”

这时阿桑的四个护卫从四面冲过来,跃到前面与突然出现的十几名黑衣男子缠打在一起。

刚刚那箭便是其中一名黑衣人放的。

两人来不及多想,陆心颜在前,青桐在后,猫腰随着阿桑往上面跑去,躲进了阿桑的房间。

陆心颜暂时安全后,青桐道:“少爷,我出去外面看看情况。”

“你小心点。”

青桐悄悄打开门钻出去。

阿桑突然道:“你那随从也真够大胆的。”

陆心颜正趴在门缝里紧张地看着外面的情形,闻言随口应了一句,“她功夫不错,虽然迷药药性还在,自保还是不成问题的。”

身后响起幽幽的声音,“我是说他真大胆,放心我和你单独在一块,就不怕我对你不利吗?”

陆心颜放在门上的手一紧,回头看着咧开嘴,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的阿桑,镇定道:“你几个护卫胆子也够大的,放你一个人在这,不怕我跟那黑衣人一伙的?”

阿桑嘴咧得更大了,那白牙亮晃晃的,“看来咱俩真是太有缘了,就连随从也一样,都属于大胆又心粗的人。”

听到这话,陆心颜暗中放松了些,“那群黑衣人是来杀你的吗?”

“应该是。”

“你做了什么他们要杀你?”

“这个世界上,不一定做过什么事情,别人才会杀你,有时候仅仅因为你是你,因为你的存在挡了某些人的路,你就得死。”

陆心颜无法反驳他的话,这是个弱肉强食、权力至上、资源靠掠夺的年代!

“那你挡了谁的路?”

见她神情认真,双眸明亮,阿桑突然灿烂一笑,“哈哈哈,阿朱兄,你还真信了啊!也许他们只是纯粹看我不顺眼,又或者觉得我身上有宝,又或者是昨天那群人派人来的…总之,要杀一个人,理由太多了,具体是哪个理由,我哪知道?得抓住他们才知道。”

陆心颜额头冒下三根黑线,下定决心不理这个神经兮兮的家伙了。

阿桑的四名护卫功夫不弱,那十几个黑衣人武功也不差,眼看就要不敌。

青桐见状返回屋内,“少爷,情况不妙,我们赶紧走。”

陆心颜没有犹豫,正要开门,衣裳被人拉住了。

“带我一起走。”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声音。

“阿桑兄,你的恩情我已经还了两次,大家说好以后互不相欠。”陆心颜直接拒绝,“趁你的护卫还能坚持一会,你自己快走吧。”

阿桑执意不松手,“那就让我欠你一次人情!你都能欠我两次了,为什么我不能欠你一次?”

陆心颜竟无言以对。

这家伙,是赖上她了?!

“我会还你的!双倍还你!”阿桑信誓旦旦。

情况紧急,陆心颜来不及多想,“走!”

青桐打开窗户,将被单撕裂打结成长长一条。

阿桑抢先过来,“我先下!万一你们先下去,把我扔下怎么办?”

青桐恨不得一掌劈了他,陆心颜无语,“阿青,让他先走。”

“还是阿朱兄人好。”阿桑喜笑颜开,攀着窗子扯着布条向下滑去。

若不是没有别的出路,青桐真想和陆心颜从别处离开,甩开这个烦人的家伙。

三人逐一滑到地面,跑到热闹的市集后,陆心颜道:“阿桑兄,你欠我的,不用还了,就此别过。”

阿桑道:“那怎么行?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我说要双倍还,就一定双倍还!”

陆心颜看在他帮过她一次的份上,一再忍让,现在真有点忍不住了,“阿桑兄,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再耽搁了,你跟着我,只会阻碍我的时间!就在此分开,以后见面还是朋友!”

“你要办什么事情,说不定我能帮你?”

这人是听不懂人话吗?青桐讥讽道:“你自己都自身难保,我们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不行,我欠你人情,我一定要还!”

陆心颜吐出一口闷气,“我要去找传说中的三生花,你能找到吗?如果不能,就请你离开。”

阿桑松口气,“原来你们要找三生花啊,早说嘛,我有啊。”

“你有?”陆心颜瞪大眼,“我说的是三生花,你没弄错吧?”

“传说中三大奇花之一,具有起死回生功效的三生花。”阿桑耸耸肩,“如果你们说的是这个的话,没错,我有。”

陆心颜激动地抓住他的衣袖,“你为什么会有?三生花现在在哪?”

“我偶然得到的。”阿桑耸耸肩,“在刚才咱们离开的那间房间里。”

陆心颜差点吐血,拉着他往回跑,“回去给我找出来!”

阿桑死活不肯动,“不行,里面有刺客,回去他们会杀了我的!”

青桐拿出匕首,恶狠狠地道:“不回去,我现在就杀了你!”

“阿青兄,别别别,自己人,别这样。”阿桑打着哈哈,苦着脸,“那帮人那么凶,我不会功夫,你们又打不过…”

匕首靠近脖子两分,“去不去?”

阿桑立马道:“打不过也要去,当然要去!”

“快走,别想玩什么花样!打不过他们,但杀你绰绰有余!”

“阿青兄,别这么凶嘛,学学阿朱兄,多笑笑。”

“少嬉皮笑脸的,快点!”

还好刚刚放下来的布条还没撤,几人费力地爬上去。

阿桑在最上面,一脚刚跨上窗户,几把长剑齐齐向他刺来,阿桑大声尖叫,“啊!别杀我!”

“主子?”剑迅速收回,先前那个背着长剑的男子立马将阿桑拉进去。

“见过主子,对不起,让主子受惊了!”屋里齐刷刷站了近二十人,看来是援兵。

陆心颜和青桐上来后,见到这阵势,对望了一眼。

彼此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刚才她们想着偷偷溜回来,骗阿桑拿出三生花后,她们就打晕他直接抢走。

但现在,这么多人,别人不打晕她们就不错了。

“这是我朋友,刚刚是他们救了我。”阿桑主动介绍,然后挥手,“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那些人看了带头的背剑男子一眼,没动。

“我答应你们,不再私自一个人偷偷跑出去,可以了吧?”阿桑再次赶人,“都出去,我跟我的朋友们有话说。”

背剑男子一点头,所有人立马出去了。

人走后,陆心颜迫不急待问:“阿桑兄,三生花在哪里?”

阿桑指了指桌上一盆极不起眼的、男子巴掌大的盆栽,“那就是。”

“这个?”望着那翠绿的叶子,陆心颜直觉自己受骗了,“这分明就是叶子,哪是花?”

阿桑反问:“谁说三生花是花?”

陆心颜被问倒,没人见过三生花,所以从名字来看,理所当然将三生花当成了花。

“三生花是一种草,三片叶子相依长在一起,长的时候一起长,枯萎的时候一起枯萎,合在一起像花的形状,故而名三生花。”

陆心颜看了看那巴掌大的小盆栽,上面手指长的三片叶子果然长在一起,“这个真是三生花?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能不能起死回生没人试过,不过服用后,确实能让重病之人迅速康复。”

不管是真是假,陆心颜此刻已经顾不上了,“阿桑兄,实不相瞒,我妹妹的未婚夫得了重病,我出来寻找三生花,是为了我妹妹一生的幸福,你能将这盆三生花让给我吗?无论你开什么价钱,都可以商量!”

阿桑眯着眼想了会,“可是我银子很多很多,几生几世也用不完,我不缺。”

“那别的呢,别的条件也可以,这世上总有你得不到的东西吧?”

阿桑又想了会,“我想要的东西,还真没有得不到的。”

这人怎么这么欠揍?“那你怎样才愿意相让?”

“…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陆心颜屏住呼吸,“什么要求?”

阿桑望着她的眼,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突然变得认真的神情,“我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陆心颜神情凝固,冷静道:“你知道我是易容的?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略懂医术,你的眼睛很灵活,但你面上神情很不自然,不是中毒便是易容。”

“能换别的条件吗?”

不是陆心颜自恋,若她露出真容,一眼便能看穿她女子身份,这具身体的样貌对于男子来说,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万一阿桑再提出别的要求,她该怎么办?

如果她还是以前的她,她毫不在意,虚与委蛇也好,诱惑哄骗也罢,她会想办法拿到三生花。

但一想到萧逸宸,她便没了任何想法。

那大爷霸道的很,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她要是敢对别的男人好,哪怕是虚情假意,被他知道了肯定会咬死她的!

阿桑两手一摊,“我现在就这个要求,没有别的。”

青桐怒道:“你这人怎么…”

陆心颜伸手制止她继续往下说,“今天已经晚了,累了一天我想先休息,明天行吗?”

“没问题。”阿桑喜笑颜开,“我明早等你。”

离开前,陆心颜问道:“对了,这三生花怎么服用?是和其他药材一起煎,还是直接服用?”

阿桑道:“直接将根拔起,洗干净了生吃即可。”

“明白了,告辞,明天见。”

“明天见。”

回到房间内,青桐小声问:“小姐,你真的打算露出真面目?”

陆心颜之前的担心,同样是青桐的担心。

“怎么可能?”陆心颜压低声音,“走之前让白芷配的药,还没用。”

青桐恍然大悟,“明白了。”

第二天早上,阿桑醒来时发觉头晕脑沉,他甩甩头,睁开眼,发现他的二十个侍从,全部倒在他的房间里,东倒西歪的。

阿桑心脏跳到嗓子眼,“应奇!”

他喊了两声,之前那名背剑男子即应奇,慢悠悠地坐起身,“主子?”

双眼迷茫的样子,显然还没完全清醒过来。

阿桑见他没事,只是中了迷药,放下了心。

倒回床上时,手无意间碰到一样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一张纸。

上面写着:阿桑兄,对不起,事急从权,我必须先拿着三生花走了!你和你的兄弟们中了迷药,药性持续到今天中午,不用担心会有人趁机突袭,整间屋子的四周我洒满了毒药,碰之则中毒无法动弹!解药我在桌子上,你们出去的时候一人吃一颗便可安然无恙地离开。阿桑兄既然什么也不缺,小弟便不留下银子了,就当小弟欠了阿桑兄一个人情,日后江湖再见,小弟一定会偿还阿桑兄的恩情!小弟阿朱敬上!

看完信,阿桑无声笑了,那白牙,依然亮得灿眼!

“主子,咱们中招了!属下护卫不周,请主子责罚!”

阿桑道:“与你们无关,是我没想到他们…应该是她们,会使这一招,倒是小瞧了。”

他此时说话的语气神情,与同陆心颜在一起时,已判若两人,敛起了笑容的他,浑身散发着一股高贵威严的气质。

“主子,要不要派人将他们抓回来?”

“不用抓,打探她们的行踪即可。”阿桑道:“样子你还记得吧?让人画两幅男装的,再画两幅女装的。”

“主子,这是何意?”

“她们两人,是女扮男装。”

“属下看两人分明是两个清秀的少年郎,主子从哪里看出来?”

本来阿桑也不确定,先前两人怎么也不让阿桑碰,阿桑就已经起了疑心,直到两人不愿露出真容,阿桑就百分百确定了。

若是男子,露个脸又怎么啦?除非不是男子,而且有不能露脸的理由!

比如生得太过好看,怕引来混乱!

阿桑想起那双异常明亮漂亮的眼睛,心想或许阿朱口中那个受了伤的妹妹的未婚夫,说不定就是她自己的,她找三生花,是为了自己的未婚夫。

——

陆心颜和青桐半夜用迷药迷晕了阿桑和他的侍卫,将一行人拖到阿桑房间里,在外面洒满毒药防止有人偷袭后,偷走了三生花。

在阿桑醒来,药效过去后的午时,两人已经在离双溪前往京城百里之外的路上了。

两人身上醉仙散的药性未除,高薪雇了辆马车。

陆心颜在车上昏昏沉沉地睡着,青桐不时捶捶自己腿上的伤口,保持清醒。

“两位公子,过了前面有个小镇,接下来一天的路程都是荒山野岭,我这马得补充点马料了。”

车夫靠这马和马车养活一大家子,将马儿看得极重,走一个时辰便要让马歇歇脚。

青桐掀开帘子看了看,“进去休息一个时辰再走,大叔。”

“好嘞。”车夫吆喝一声,扬起马鞭,守门兵随意看了看,让他们进去了。

吃了点东西,补充了水和干粮,一个时辰后,两人重新上路了。

之前她们特意避开那个被迷晕的小镇,绕了点弯路,本来时间就紧迫,因此返京的这几天,两人都做好了在马车里睡觉的打算。

月儿爬上天空的时候,车夫找了一处颇为隐密的地方,喂马儿吃了马料,安抚好马儿后,找了个地方睡下了。

陆心颜和青桐吃了点干粮,靠在一起在车上休息。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尖叫声惊醒。

青桐掀开帘子,只见几十把火把所形成的光点,正追着某样东西,迅速朝她们所在的位置涌来。

她直觉危险,喊醒陆心颜,“小姐,有危险!我去叫醒车夫,咱们赶紧走!”

车夫早已被那声音惊醒,全身吓出一身冷汗,此时刚好偷摸着过来。

两人一碰面,没有多作交流,直接道:“快走!”

车夫爬上车驾,青桐敲敲车窗示意可以走了,车夫轻轻拍了拍马儿,平时温驯听话的马儿,不知是不是被那越来越近的火把吓着了,突然间嘶叫几声。

青桐暗道糟糕。

仓乱凌乱的脚步声瞬间停顿后,迅速朝她们所在的位置奔来。

有年轻男子大喊:“救命啊!”

“二哥,那边有人!”

“围上去!”

马车刚走几步,两团黑影猛地扑到马车前,马儿被迫停下,就在这停下的一瞬,四周被火把团团围住。

两团黑影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救命啊!车上的好心人,求您救救咱们!”

一个面目狰狞的高大汉子从人群中走出,“老子之前有没有警告过你们,敢跑的话,就砍了你们的手脚喂野狗,身子扔到茅厕?当老子说的话放屁是不是?”

他抽出随身的大刀,火光下那刀口泛着红光,不知饮了多少无辜人的血,“将他们拉过来!”

“是,二哥!”

“饶命啊,不要,我再也不敢跑了,求大爷放过我一条贱命!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伴随着噗嗤声,鲜血如注,一条手臂飞起砸到车夫的头上,车夫当场吓晕过去,从车驾前摔到地上,不醒人事。

接连几声惨叫,透过映在马车青色布围子上的火把,能看到不断飞舞在半空中的四肢,刺鼻的血腥味,迅速充斥整片大地。

听到那惨叫声,闻着那血腥味,陆心颜整个人都要吐了。

青桐冷静道:“小姐,你抓紧马车,我驾车冲出去。”

“你小心点。”

白芷配的迷药和毒药,在对付阿桑和他的随从们时,已经用完了。

现在的她们,陷入真正的绝境。

“帮这两人止住血,找个茅厕扔进去!敢逃?老子让他们下半辈子靠吃屎喝尿活下去!”

“是,二哥!”

“二哥,这马车上好像有人!”

“去瞧瞧!”

小喽啰领命正要上前,马车突然朝他们冲过来。

猝不及防下,居然被冲出了包围圈。

“奶奶的!给老子追!”

尖锐的口哨声响起,马儿从林中巡着声音而来。

“上马,追!”

青桐驾的马是专门拉客的马,性子温驯,速度不快,即便青桐再大力鞭打,也跑不过那些专门训练的马儿。

更何况青桐身上的醉仙散药性未散,力量受限,没跑多久,便被后面追来的高头大马给围住了。

为首名唤二哥的汉子,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用猫看老鼠的神情看着青桐,“跑啊,有本事继续跑啊!”

“二哥,”旁边一喽啰凑上来,“这驾马的有点眼熟,好像是前两天跑掉的水鱼!”

二哥瞪眼一瞧,用力一巴掌拍向喽啰的头,“哈哈哈,还真是!你小子眼神不错!这水鱼身上搜刮出来的东西,赏一半给你!给老子砍了他手脚!”

“谢二哥!”喽啰喜不自禁,挥舞着还淌着血的大刀,朝青桐手臂砍去。

青桐利落地往边上一闪,拿着匕首的右手,快速扎向喽啰的脖子。

喽啰的脖子被扎出一个窟窿,鲜血直冒,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不动弹了。

“没想到是个会家子!兄弟们,一起上,给老子捉活的!”

十几个一涌而上。

他们的功夫算不得厉害,连三流都算不上,但胜在人多,而青桐迷药未散,功夫施展不开,很快落于下风。

一把大刀斜地里劈过来,青桐招架不及,一矮身,寒光贴着头顶而过。

青丝滑落,遮住了她的眼。

“二哥,是个女的!”

------题外话------

感谢CC0709、夏恩兮、可可大米的月票!

感谢书城小可爱们的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