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一步错过,步步错过/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蓝抬眸看向慕晗,他眼里光芒真诚而关切,坦坦荡荡,就像是一潭清水,完全不像是在商界叱咤、处事圆润的豪门新贵,而像是个一头扎入热恋之中的大男孩。

华蓝微微一笑,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到手机邮箱,把中午收到的那封匿名邮件找了出来,拿给了慕晗。

慕晗就觉得有些不对,拿过手机来一看,竟然是他和支路的聊天记录,而且是他们网恋时候,比较亲密的一些对话。

怎么会有人发这种东西给蓝蓝姐,是支路吗?支路应该不会发这种东西给蓝蓝姐,难道有人盗取他的信息,谁会这么做?

慕晗来不及去想更多,神色慌乱的看向面前女孩,握住她的手握得更紧了,慕晗忽然有些紧张,脑门儿直冒冷汗。

慕晗看向女孩问道:“老婆,你憋了一天了,怎么不早告诉我?”

蓝蓝看到这些东西,心里肯定不舒服,她今天情绪低落,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无疑了。

她从进入公司,到他们在电梯里亲热,到后来在天台上看风景,随后下楼吃饭,整个过程情绪都很淡,要不是后来吃饭的时候她没什么胃口,慕晗甚至不知道她情绪不对,当时蓝蓝的心里一定很挣扎,很矛盾吧。

“我只是在寻找合适的时机。”

华蓝笑了笑,淡淡开口,眼中满是宽容理解,她不想让这个男人为难,晗晗之前也说过自己有个网恋的女友,不过已经分手了。

只是华蓝没有想到,她和晗晗发生关系的那天,他们才分手一个星期。

慕晗整理了一下思路,神色认真的开口:“蓝蓝,其实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刚和网恋女友分手不久,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和我分手,就只是见了一年而已,但是她态度很坚决,我怎么问都不说,突然在网上就不联系了,我感觉自己突然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却不知道为什么被抛弃。我还试图挽回过她,但她不要我,说了一堆身份地位不合适的话……坦白来说,我心里很郁闷,甚至融哥订婚的那天,我还在为她喝闷酒,我在想,为什么两个人谈恋爱,她考虑的不是我慕晗怎么样,我慕晗好不好,而是我的身份和地位,并因此态度坚决的要和我分手。”

慕晗就像是心扉突然打开了,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华蓝没想到慕晗会这么坦诚,这么单纯,他在商界只手遮天,在感情上,却是一个懵懂的大男孩,虽然身边围绕着一群莺莺燕燕,其实谈的也不过是工作,不过是一种应酬,面对真正的感情,他其实是一个受害者。

原来如此,所以他才会问她以后会不会随意离开他,他其实,心里也没有安全感。

华蓝没说话,只是目光静静的看着慕晗,听他说着心里压抑已久的话。

“蓝蓝,我之前确实喜欢过她,这一点我不否认,但后来,我遇到了你,再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想告诉你的是,在我决定和你一起的那一刻,支路就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慕晗倾诉一般,把心里话坦坦荡荡的说了出来。

华蓝抬眸看他,轻轻问道:“那你现在,还喜欢支路吗?我看她看你的眼神,也不是完全没有情意。”

她想问的是,如果支路后悔和他分手了,回过头来找他,他会怎么做?今天支路的反应,虽然极力保持自然,但其实,还是透露着对他的探究。

“蓝蓝,我们每天在一起,你应该能够感受得到我的心意,对吗?我们每天都这么亲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慕晗惩罚性的吻了华蓝一口,故作委屈的说道。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华蓝说道。

这话出口,连华蓝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不只是在心里在意这个男人了,似乎像是希望得到他的承诺一般,她竟然也会做这种小女生才会做的幼稚事情。

慕晗深呼吸了一口气,双眸深深的看着女孩,郑重其事的说道:“老婆,蓝蓝,我可以郑重的告诉你,我现在只有你,没有什么支路了。”

蓝蓝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站到他这边,他又怎么会辜负她?

寒骆找事,说蓝蓝不喜欢他,蓝蓝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今天她又被那样的聊天信息困扰,依然没有轻易说出分手,不要他之类的话,他可以确定,蓝蓝就是他想要的那种女孩,信任,不轻言放弃。

华蓝这才低下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慕晗忍不住又亲了上去,他老婆安静浅笑的样子,真是太让人着迷了。

华蓝轻轻靠进男人胸膛,搂着他的腰,眼里的情意不言而喻。

“支路其实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你身边想要接近你,靠你上位的女人数不胜数,支路至少不是这种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一般来说,女人比较感性,但支路却是理性的那种,你可能不能理解她,但她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华蓝很公正的说道。

“老婆,你也是个很特别的女孩,竟然还帮我前任说话。”慕晗不满的嘟嚷着嘴,低头,惩罚性的吻了一下。

华蓝任由他吻着,直到他吻得满足了,这才缓缓开口:“我是想说,支路做事虽然理性,但对你,实际也是一种伤害,她没有用到正确的眼光看待和你之间的感情,不过,既然她已经放弃你了,以后就和你再无关系。就算是她以后后悔了自己当初的决定,也没有用了,你慕晗,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慕晗愣了愣,笑意盈盈的看着印象里很文静的女孩霸气的说着她是他的人了,心里真是一片温暖。

“嗯嗯嗯……我也是这么想哒,老婆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们去洗澡澡,睡觉觉吧。”慕晗抱起女孩就往浴室里走去,他觉得今天需要一场鸳鸯浴,嘿嘿嘿……

吃完饭出了餐厅,瞿白和许总都纷纷道别走了,支路走在宽阔的马路上,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寂,路边冰冷的寒风打在她脸上,就像是一个个冰冷的耳光,刮得她脸上一片生疼。

脑子里不断回放着慕晗给华蓝喂饭的场景,心里一团乱糟糟的,她终于忍不住拿起手机,给司北打了一个电话。

北北的大学课程全都修完了,来学校的时间也很少,新学期开学之后,她就没见到过北北。

慕晗和支路在一起的事情,是阿莱支支吾吾的告诉她的,她心里还有一些疑惑,她想问问北北。

坦白来说,她现在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那样决绝的分手,她该怎么办?

她想过,等自己努力工作,有一天有了足够的实力和底气站在他面前,或许他们能够重新开始,但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有了慕太太。

司北正在昏天黑地的敲打着未来科技信息系统的最核心代码,之前和慕白哥哥约会,耽误了两天时间,又因为处理卓曜学长的事情耽误了大半天,未来科技的事情在进度上落后了一些,不过她还是很快就赶了上来。

所以,讽刺会议室的“动物们”就很奇怪的看着他们女神老大,都没怎么来上班,怎么进度就是没落下呢。

司北看着响动的手机,顿了一下,按了接听键。

支路蹲在路边,对着手机说道:“北北,我好难受,你可以过来找我一下吗?”

“在哪儿。”司北言简意赅的问道。

支路抱了一个地址,司北收起笔记本就离开了封闭会议室,一群动物们纷纷伸长了脖子,女神老大又有事情?她怎么那么忙啊?

群里开始了一波日常送别,清一色的“老大慢走,飞吻”,慕白直接按了屏蔽键,这群臭小子真是头大。

司北则是看也没点开信息看,开着车一溜烟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了路边,支路还蹲在路口,站起来的时候双腿都麻了,看到司北,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瘸一拐的上了车,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司北抬眸瞅了一眼支路,眼睛有点红,头发被风吹得有点乱,脸上妆还没花,情况还算好。

“想干点什么?”司北的意思是,想怎么样发泄一下情绪?

这里距离慕大集团这么近,支路出现在这里,很明显是见过慕晗了,很可能,还见到蓝蓝姐了。

“我……我也不知道。”支路支支吾吾的说道。

司北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支路去了一个休闲娱乐会所,会所里有不少人热情恭敬的向司北打招呼,看起来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支路跟在司北身边,猜测着北北应该是常来。

司北带着支路走到一个房间门口,里面的工作人员连忙热情的迎了上来,司北看了看支路,开口说道:“进去穿好防护服。”

“啊?”支路有些懵,什么娱乐这么厉害,还要穿防护服?她也不会玩儿那些高级的啊。

“啊什么啊?快去。”司北一阵好笑,将支路推了进去。

十分钟之后,支路这才穿好防护服,一脸紧张的走了出来,她现在可以说是全副武装的,身上、头部、手上、脚上,全都是保护起来了。

“北北,不会是要和人对打吧?”支路有些怕怕的问道。

“不是。”司北带着支路就去了一个房间,房间门上写着“发泄屋009号”,支路恍然大悟,原来北北是带她来发泄啊!

额……北北都察觉到她的情绪需要发泄了么?好吧,她承认,她就是需要发泄一通。

支路跟着走了进去,发现里面锅碗瓢盆、玻璃瓶子、锤子、沙袋、假人、发泄球……各种各样发泄情绪的东西,应有尽有!

支路一下子就傻眼了,她还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这些东西,都是让人发泄的吗?

“砸吧,随便砸!”司北说了一句,就拎着笔记本电脑,在装有安全防护玻璃的区域待着去了。

支路拿起一个玻璃瓶子,试探性的往墙角扔了出去,结果,力气太轻,瓶子没碎,看得司北一阵好笑。

随后,支路又试探性的玩了玩其他东西,却舍不得砸一般,东看一下,西看一下,等她把这些东西都看玩之后,这才拿起一个平底锅,用力的往墙角扔去,“砰”的一声巨响,墙灰唰唰直落。

司北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发现支路真的是一个极为理智的人,这性格和她有得一拼,她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也是这样,先把东西挨个检查一遍,然后才开始玩,不过那个时候她才十三四岁,现在基本不怎么玩这个了。

要是换做祁莱,肯定一进来就是先大吼一声,然后直接开砸,才不会管里面有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开始“噼里啪啦”起来,酒瓶子“哗啦”碎了一地,支路像是进入了状态一般,开始发泄着心里的情绪。

司北见她无恙,玩儿得不错,打开笔记本淡定的写着代码,充耳不闻房间里摔东西的声音……

半个小时之后,司北提交了程序,合上了笔记本,支路似乎也玩得累了,走过来在司北旁边坐下。

服务生端来两杯红酒,两人静静的喝着,良久,支路终于开口:“北北,慕晗和华蓝姐,是怎么在一起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们这么快就在一起了,而且华蓝姐还成为了慕太太,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支路有种直觉,事情很可能就发生在阿莱的订婚宴上,当时慕晗只是去上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就一直没回来,华蓝也没再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她真的很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北抬眸看了一眼支路,问这个问题,代表她还是没有真正的放下,即便是当初态度是那样的解决,但心里,还是没放下。

那个时候,她也劝过支路,但支路还是义无反顾的坚持自己的想法,将慕晗拒绝得很彻底。

缘分就是这样,一步错过,步步错过,他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