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番外:温情尔雅/娇妻入怀:裴少,棒棒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还真有小帅哥啊!还是个进口的!”

塞图雅扭着腰美人鱼一样从被窝里滑出来,看着床上酣然入睡的英俊男人,伸手拍了拍自己光洁的额头。

她是真的喝迷糊了,连自己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最近拍完一部新戏,她刚好有时间,可以放松一下,顺便猎个艳什么的。

结果,却在酒店里看到了那个男人,当初让她想共度良宵的男人,陆岚之。

只是,那个男人一如既往的风流艳色,塞图雅看的分明,整个酒吧里,有百分之八十的女人跟他认识。

这样的男人,看看就好了,她虽然挺喜欢玩儿的,也放的开,但她这个人惜命。

陆岚之这种乱七八糟什么女人都能睡的,她还真怕得病。

可就算如此,塞图雅心里还是挺不舒服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胸没有她挺,腰没有她细,屁股明显就是硅胶的,那男人还能下得去嘴,难道,他就好这一口?

看着两个人搂抱着渐渐滑向阴影里,塞图雅气恼的没注意多喝了几杯。

然后,发生了什么?她好像是甩了一把纸币,找了个男人拼酒?

不对,好像是有别人请她喝酒,然后又来了别人?

算了,算了,总之就是乱糟糟的记忆,她已经记不清了。

可现在……

看着酒店大床上安静的像个天使的金发男人,塞图雅懊恼不已。

虽然昨晚迷迷糊糊间她也确实感觉还不错,可看着这张脸,让她有种老牛吃嫩草的错觉啊。

她这个人,一贯喜欢成熟稳重类型的,要不就是风流不羁的,这种学生模样的,实在不是她的菜啊。

多看了两眼酣睡的男人,塞图雅小小纠结了一分钟,一咬牙,传上衣服离开。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过是金风玉露一相逢,没必要看的那么重要。

不过,在离开之前,塞图雅还是将自己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留下了。

虽然觉得能住进这种高档酒店的人不可能缺钱,不过,她怕麻烦,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要再奢侈的浪费脑细胞了。

只是,塞图雅没想到,海城会突然变得这么小,早上刚刚分开的人,下午逛街竟然又遇到了。

本来还想假装不认识,塞图雅拎着包淡定的从旁边走过去,却突然被人抓住手,迎上了那张春光灿烂的脸。

然后,塞图雅一眼就看到了男人从脖子里延伸而下的各种齿痕、抓痕。

妈的,这男人是不是有病啊,这么明显的痕迹,别人藏着掖着都来不及,他竟然还解开衬衫纽扣,让人看的更清楚!

虽然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不用在意,可塞图雅的脸还是不受控制的红了个彻底。

没办法,昨晚她真的是喝多了,而且,这小屁孩太能折腾了,她昨晚,确实有些失控。

“宝贝儿!”相比塞图雅准备视而不见,男人就惊喜多了。

“你干什么?松手,听到了没!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塞图雅没想到看着弱不禁风的小白脸,手上力气这么大,她根本就挣脱不了。

“亲爱的,你去哪里了,我醒来就找不到你了。”

男人委屈的看着她,一张帅气到让周围逛街的美女们痴迷的脸上,竟然有种被抛弃的落寞,塞图雅微微一愣。

他们不过萍水相逢,最多就是一夜风流,她都已经承认错误了,他还不依不饶个什么劲儿?

塞图雅是生气的,她最讨厌麻烦了,这也是她不喜欢跟小年轻交朋友的原因。

“走开!”可能男人没想到她会突然动作,这次竟然被她挣脱,塞图雅揉着被捏红了的手腕,匆匆离开,身后还有焦急悲伤的声音。

从这天开始,塞图雅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无论她去哪里,都会遇到那个让她头疼的小年轻儿。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在温泉里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男人,塞图雅彻底奔溃了。

这里的管理非常严密,安保措施可以说是海城最好的,所以她才选这里过来放松的,可现在,塞图雅的脑海里突然冒出四个字,瓮中捉鳖。

可不就是她作茧自缚吗,贪图一夜欢情、惹上这个狗皮膏药,现在自己在整个温泉最深处,就是她想喊人,也未必有人听到。

“亲爱的,我叫西贝尔,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对女人有感觉,你要对我负责。”

这是西贝尔最近几天看电视、上网学到的,华国人似乎很喜欢把爱情跟责任牵连在一起。

“……”天哪,来个雷劈了这家伙吧,他到底是有多不要脸,才能说出这样的话的?

可能是太惊讶了,塞图雅没注意直接滑了下去,扑腾着喝了几口泡澡水。

“亲爱的,宝贝儿,你怎么了?”几乎是塞图雅落水的一瞬间,西贝尔已经跳了进去,并且,人工呼吸?

“!”塞图雅想把这个趁人之危的家伙推开,却莫名的手脚无力,任由他在她的红唇上肆意妄为。

再然后,事态就有些出人意料。

“宝贝儿,我喜欢被你包裹的感觉,很棒。”

泉水随着不可言说的动作,荡出一波又一波的涟漪,西贝尔贴在耳边的呢喃,瞬间炸裂了塞图雅坚守的心房。

别误会,她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如此不要脸,这种事情都能拿出来乱说。

塞图雅是被西贝尔带回酒店的,没办法,这家伙看着身上没几两肉,折腾起来却格外有力,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动。

从温泉回来之后,两个人之间就有些奇妙了,西贝尔仿佛是找到了跟塞图雅交流的新方法,而且,乐此不彼,沉迷其中。

所以,忍无可忍的塞图雅最终还是选择了跑路。

只是,这男人就跟警犬似的,她走哪儿他都能找到,塞图雅差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在她身上放了什么定位监测之类的东西了,结果就发现,自己身边的司机、助理、造型师,竟然都觉得那个男人很不错的样子,塞图雅突然很奔溃。

所以,她推掉了那个很有名气的综艺节目,谁也没说,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了都城。

她还就不相信了,他一个洋鬼子,敢去左左家。

不说别的,只要左左身边出现一个有点姿色的男人,裴逸曜那个大醋缸就能把人赶出去,西贝尔这家伙如果真的敢去,嘿嘿。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这家伙非但正大光明的跟着她去了都城、去了裴家,竟然还跟裴逸曜那个恐怖生物有种暧昧的联系。

塞图雅瞬间有种自己羊入虎口的预感。

而且,这男人真的是把口无遮拦这四个字践行到底了,也不管有没有人,不管那些话说出来合不合适,他还不要脸的委屈上了,塞图雅真的想直接捶死他,真的!

可是,莫名其妙的,大家都觉得他们挺合适的,这让塞图雅有种被洗脑的错觉,难道,他们真的合适?她已经到了不得不谈婚论嫁的岁数了?

这真是个忧伤的话题。

“宝贝儿,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粘着你,可是我根本就没办法控制自己,每一分每一秒,脑海里都是你的样子,长发铺满洁白的枕头,脖子里、耳朵上,都是我留下的痕迹,我喜欢你眯着眼享受的样子,喜欢被你紧紧的包裹……”

西贝尔的表白一如既往的与众不同,甚至惊世骇俗,可偏偏,就是说动了塞图雅的心。

她是个务实的人,跟西贝尔纠缠了这么久,确实更享受他的体力带给她的极致欢愉。

如果西贝尔说他如何如何爱她爱的死去活来,塞图雅会觉得虚伪,可西贝尔的话,却如此真实,真实到,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西贝尔,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束缚自由,我们可以试着在一起,可是我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如果有一天我感觉到你影响了我的生活,我们就可以愉快的拜拜了,你觉得怎么样?”

深吸一口气,塞图雅主动开口,将两个人之间的朦胧纠缠挑明。

“宝贝儿,你是说,你同意了?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西贝尔没想到这次到华国会有这样的意外惊喜,兴奋的抱起塞图雅在原地转圈儿,以此来宣泄自己内心的激动。

“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不放,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了,塞图雅,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让你心甘情愿的冠上安德烈的姓氏,成为我西贝尔的妻子,最爱的女人!”

难得的,西贝尔没有如往常一样嬉皮笑脸,而且是抵着塞图雅的额头,认真的承诺。

“有出息啊,志向远大,只是,你这么当着我的面儿告诉我,你要将我囚禁在婚姻的牢笼里,还是一辈子,你有想过我的想法吗?”

反客为主,塞图雅垫着脚尖,一把抓住西贝尔的衬衫,挑眉威胁。

“宝贝儿,我人就在这里,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有要求,我一定会满足你的,现在,要不要试试?”

嘴上问着,西贝尔已经手脚麻利的脱了身上的衣服,顺便把塞图雅也扒了个精光。

“……”塞图雅完全不明白事态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一脸懵逼的变成了砧板上的肉。

只是,让她懵逼的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么一件。

塞图雅压根就不知道,她会这么幸运,毫无意识,就突然有了小崽子,塞图雅也是惊奇。

孩子这种恐怖生物,对塞图雅来说,真的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物种了。

就连她哥家里的小豆包,她也只是象征性的去看了一下,买了些东西,至于抱一下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她真的很担心出什么意外她哥跟她拼命。

所以,当天晚上回到酒店,被西贝尔各种小心翼翼的当易碎品的时候,塞图雅第一次发现,其实,有个孩子、怀个孕,好像也挺好玩儿的。

“怎么了,宝贝儿,你要喝水还是上厕所?”

西贝尔第一时间安排人买了一堆的孕期注意事项的书本,塞图雅看剧本的时候,他就在一边看书,还很认真的做了各种标注、说明,塞图雅稍微一动,西贝尔就条件反射的放下手里的书,忙前忙后。

“……”上厕所还是喝水,这个问题,塞图雅不想回答,因为她刚来华国的时候,就因此闹过笑话。

那时候她华语还不是很流利,再加上被让人误导,她闹了不少笑话。

有一天中午派盒饭的时候,她去上厕所,正好碰上副导演从卫生间出来,然后习惯性的问了句你吃了吗,惹恼了副导演,为此还被穿了小鞋。

“书上说怀孕的女人喜欢吃酸的东西,或者辣的,你喜欢吃什么?现在怀孕了,住在酒店不方便,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住所,我会跟裴先生说,请他帮忙找一个靠得住的保姆。”

倒了杯水给塞图雅,西贝尔开始分析他的计划。

“才刚一个多月,还没有反应,你不要一直在我面前晃悠,你不是还有工作吗,别来招惹我。”

烦躁的拍开西贝尔的脑袋,塞图雅用力拉着身上的薄毯蒙住了脸。

天知道,这两天她到底有多难熬。

有些东西真的是会食髓知味的,尤其是,这男人还有事没事就在她面前裸奔。

虽然大多数时候还是挂着那么一件的,可就算这样,她也很煎熬啊。

那种看的到吃不着的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怎么明白?

“宝贝儿,你怀孕了,我要照顾你,你放心,我会跟裴先生商量的,研究的事情不急于一时,你现在情况特殊……”

“特殊个毛线啊,你现在马上从我眼前消失,立刻,马上!”

特么的,说话就说话,看书就看书,他脱衣服是什么意思?暴露狂啊?

还有,这时候都城天气一点儿都不热好不好?没看到她都裹毯子了么?他洗完澡出来能不能穿一条正常一点的裤子?就这么出来,她的眼睛不受控制啊,啊啊啊!

塞图雅真的很委屈、很暴躁,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她好像有事没事就喜欢看看这个人,嗯,考虑一下以后,然后,目光就会不受控制的落到某些不可言说的地方,真的是自作自受的憋屈。

------题外话------

先搞定塞图雅哥西贝尔吧,提前预警,会有小虐,不喜勿喷,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
笔趣阁 | 武炼巅峰 | 飞剑问道 | 万古神帝 | 全球高武 | 永夜君王 | 真武世界 | 天下第九 | 元尊 | 恰似寒光遇骄阳 | 史上最强赘婿 | 超神机械师 | 伏天氏 | 天唐锦绣 | 逍遥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