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讨个说法/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整个DG市的天都是昏暗的,天空下起了小雨。各个堂口开始集合了人马。姜臣把人都调回来,对外宣称耀文由于陈哥的去世导致耀文伤心过度,吐血身亡,此时没用了一个小时,传遍整个DG市。而安堂堂口也挂起了白布。由于耀文为人高傲身边根本没有什么朋友,只有自己的手下,跟以前跟过的的兄弟来了。

晚上六点姜臣见堂口人都到齐了,把耀文叫了出来,此时大家看见耀文都吓了一跳,不明白这副堂主玩的什么。当姜臣把录音放完大家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个事,无不气愤。大家都嗷嗷骂着长老叔伯。耀文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于是开始自己的计划了。

“大家安静,姜臣给大家发东西。”姜臣安排人每人发了把堂刀。

“今天,我跟安堂堂主江文炳,准备反出义安会,晚上我就会进攻义安会的总部,今天我也不强迫大家,毕竟大家以前都是义安会的人,如果有退出的你们就放下刀走出去,我耀文不会责怪你们,毕竟你们曾经是我的兄弟。”耀文说完了的等待大家回话。

“耀文哥,你然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们虽然挂着义安会的名字,但是兄弟是你的人,你是我们的老大,我们听你的。”下面一个头头说道。

“耀文哥,我们听你的我们挺你。”下面兄弟没有一个退缩的,这也是跟着耀文平对他们的好换来的,能为一个兄弟去骂一个堂堂主,兄弟有什么是也是尽最大能力去办,兄弟家里有个喜事丧事,耀文都会出场,耀文曾经说过,当大哥就不能让下面的兄弟寒了心,这话一直到后来他都说到做到。

“昨天不少兄弟去过给陈哥吊唁也看见了,义堂于一水调戏过世大哥的老婆,陈哥是我的大哥,也是我们的大哥,他于一水可以调戏我们这帮活着兄弟媳妇,但是他就不准调戏一个过世而且还是我们大哥的媳妇,调戏嫂子啥罪名。”耀文喊着。

“死,死,死,”下面人附随道。

“昨天刘天,当众找事砸死去大哥陈哥的灵堂,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容忍他吗。”

“杀,杀,杀,”场面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点局面,耀文成功点燃了云堂兄弟们的火。

“大家挺多人心里没底,觉得我们堂跟安堂加一起就一千五百人,是不是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对不对。”耀文说出这话,场面出奇的安静,大家都不再说话了啊。

“大家放心,傲视门也加入了进来,帮助我们打击义安会,我们有人,兄弟们我耀文不会让大家为我个人做无谓的牺牲,但是记住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想欺负我,欺负我的兄弟,从我身上踏过去。”耀文是个演讲家,整个局面牢牢的抓在了手里,姜臣此时才知道了为什么陈哥那么看重他,他也有着一面不可抵挡的领导魅力,这是在他身上体会不到的。

就在此时另一个据点我的堂口满屋子的人安安静静的,听着这两段录音,他们也完全没想到长老叔伯要干嘛。只知道他们做的不是过分是很过分,每个人都咬着牙。没等文炳跟余大宝说话,下面的兄弟不干了。

“反了,吗的我他妈反了。义安会上面长老叔伯太欺负人了,陈哥刚走,就想收拾我们的老大文炳哥,欺人太甚。”一个人站起来“对,什么玩意,我也反了,欺负我们大哥的大哥死了啊,这义安会无情无义,愧对义安会这三个字,我都嫌弃丢人。”又是一个人站了起来。

慢慢的大家都附随到。其实前两个人是我安排的,后面的都是大家即兴发挥的,没想到功效这么大。

“大家安静下,”我挥着手让大家都安静。全场静了下来。

“我来到我们的堂口时间不长,我们堂口刚来的时候人就不多,有很多人比我这做堂主的时间都长,但是我看见了大家的热血,我心里很感动,堂里的事也几乎都是余大宝去做的,我成了个甩手掌柜的,有时候根本也不来,大宝跟我说过,文炳啊你爷不经常来,时间长了跟兄弟们就生了,我总是跟大宝说,我们安堂的兄弟也不需要我这个堂主啊,因为我就是个摆设,大宝就不乐意的问我什么意思。我说大家一个个团结有爱,已经把我们这个堂口发展了成一个家,我看的出来你们比我更爱这个家,我干嘛去约束一群爱家的兄弟啊,所以大家也知道有的时候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明明想安分的跟兄弟们就这样相处下去。可是大家知道了义安会不容我们。就在昨天晚上告诉姜臣组织人灭了我们这个堂口。兄弟们你们能忍吗?““不能,反了。“兄弟们明显群起而愤。

“我也告诉大家,耀文没有死,今天晚上我们就跟云堂一起去义安会讨个说法,第一,于一水在陈哥的灵堂公然调戏陈哥的老婆也就是我们的嫂子,你们能忍吗?““不能,反了。““二,刘天藐视陈哥灵堂,对我们的大哥不尊重,先别说陈哥是我们的大哥,就不是我们的大哥,你们能容忍刘天对死去人的不尊敬吗?”

“不能,反了。”

“三长老叔伯纵容他们就不说了,背后挑破离间义安会,让兄弟以下犯上对付你们的堂主,对付你们,你们能容忍吗?”

“不能,反了。”兄弟们一个比一个激动。

“兄弟们,今天晚上我就领着大家去义安会讨说法,我们不是一个堂口人跟他们对抗,我们还有耀文的云堂,还有傲视门今天开始也因为我们对义安会宣战了。所以我们不是独立的,我背后还有兄弟,我们不会走投无路,把你们的命交给我,我带你们走。你们害怕吗?““不怕,不怕。““好,让我们给他们一个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知道。挑柿子别挑软柿子捏。而且我们也不是软柿子,我们要崩掉他们满嘴的牙。“安堂的兄弟也让我推到了顶峰。

七点半电话我打给了李勇我觉得可以开始了,因为我半个小时以后要打掉义安会总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