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4章 月下美人陪/超级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紧接着,就有花船上的小姐们纷纷招手,想要这个男子上她们的花船。

很显然,这个人的诗词过关了,而且让这些划船小姐们非常的满意。

有人惊呼:“我的天啊,那是咱城里面的兰凋啊,他作诗绝对的一流,在咱这城里,他说个第二,没有人敢排第一。”

有人道出来了这个男子的身份。

顿时,周围一片惊呼声。

南调这个名字大街小巷谁不知道?这简直就是文人界的巨星,他那优雅名字富有诗意,就像是他做的诗一样,每每谈及这个名字,都让那些大家小姐们脸红耳赤。

所有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这个南调。

他们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化身为南调,然后作一首诗,让那些大家小姐们为他们芳心砰动,然后他左拥右抱,上那湖中亭,把酒言欢,顺带揩个油,啊,多美妙的生活啊!

甚至有人把这种想法做成了一首诗,吟唱出来的时候,简直是让人无语啊!

都当这些人紧盯着兰凋,想看看他到底要上哪一艘花船,那些大家小姐们也都激动的脸红心跳,恨不得兰凋将她选上。

但是兰凋却并没有这样做,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他朝着湖边的一个方向,也就是柳轻柔的方向走了过去……

叶谦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幕。

忍不住心里就感慨万千:“女人真是祸水啊!”

这刚刚处理完李儒洛的事情,现在又跑来了一个兰凋,叶谦真的是感到一阵头大。

就见那兰凋走到柳轻柔身边后,姿态非常的优雅,微微一躬身:“小生兰凋,想邀请姑娘去那湖心亭中一坐,不知姑娘是否愿意?”

看到兰凋的目标居然是柳轻柔,围观的那些人也没有觉得讶异。

他们之前就注意到了柳轻柔,虽然看不见面目,但是那种独特的气质,力压群芳,早就让他们心痒痒了。

可惜,去了很多人,这位美女别说说话了,就是正眼都没有看一下,这可是伤了他们的心啊。

就听有人在低声议论。

“不过这次过去的可是兰凋啊,兰凋简直就是美女克星,哪个美女见了他不得心猿意马?”

“那当然,即便这位冰山美女那么高冷,但是一遇到兰凋,就算她真的是一座冰山也要融化掉。”

“兰凋不仅仅是一表人才,长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让人为之着迷,而且他那一开口,名诗天成,谁能抵抗那种诱惑?”

“道友说的对,就算我是个男人,我看到兰凋后,那心都是扑通扑通的直跳啊!”

……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声,兰凋脸上闪过自信的色彩,随后他那目光如同天空星辰,真挚着看着柳轻柔。

那些花船上的小姐们被兰凋这认真的一幕简直要看待了,眼睛都一片模糊,快要出现幻觉了。

旋即当她们看向柳轻柔的时候,嫉妒之色暴露无遗,不过,当看到柳轻柔的那冰清玉洁的气质,她们又感觉到自惭形秽……

“那个男的要惨了,我看他应该是好不容易约到这么个美女吧?没想到现在倒是成人之美,要被兰凋夺去了,悲惨啊!”

有人声音中似是要嘲讽,似是又有些同情地说道。

叶谦听到后额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线。

而柳轻柔见到这兰凋过来邀请自己后,倒是并无所动,她轻声说道:“多谢公子好意。”

她只是客套的说了一句话,但是那冰冷的气息却让周围的人感到难以接近,就连兰凋也似乎绝对对方如虚无缥缈的仙子,不是他能够亵渎的。

“这……”

本来面对很多美女的时候,兰凋都能收放自如,言谈撩拨,但是在面对柳轻柔的时候,他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随后,他的目光放到了叶谦身上,突然心中一动,对着叶谦说道:“这位道友,不如你也作一首诗?有如此美女陪伴在你身边,想必你的诗词能力那也是顶尖级别,还望指点。”

虽然兰凋说的这么客气,但是他眸子中却闪烁着一丝不屑。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美女在他过来了都不为所动,而倒是钟情于这个青年?也没有看到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所以,他让这男子作诗,而如果对方作出来的诗不及自己的,那到时候这位美女也很没面子。

而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的机会了。

兰凋心中盘算着这一切。

而这个时候,其他的人以及那花船上的小姐们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叶谦的身上,想知道这个人到底几斤几两。

毕竟望月湖灯会就是文人的场所,他来到这里怎么说也得做一两首诗吧?不然说不过去啊。

柳轻柔美眸闪烁,看向了叶谦,轻声说道:“如果觉得这里心烦,咱们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

她和叶谦来这里,其实并没有想着去那湖心亭,之前也就是随便说说的,主要是为了散散心。

但是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过来刁难叶谦,让叶谦作诗,这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而且叶谦修为高超,肯定多半时间都花费在了修炼上面,对于作诗这种事情,他应该不会吧。

而听到柳轻柔这样说,兰凋可紧追不放,他对着叶谦说道:“莫不成道友根本就不会作诗?”

这个望月湖灯会都是聚集的文人,如果在这里出现个不会吟诗作对的人,那所有人都会鄙视瞧不起。

而兰凋这么一说,这些人也都戏谑地看着叶谦,想知道叶谦要怎么办。

现在的叶谦肯定是骑虎难下,如果不会作诗,那必然要被奚落,但是如果做了诗,那肯定比不上兰凋。

到时候,也会尴尬不已。

这是进退两难的地步。

柳轻柔也想到了这一点,秀眉蹙了起来,对着叶谦说道:“咱们走吧。”

看到柳轻柔连续说了两次,这些人也大概知道,这个人作诗肯定没有什么水平。

不由地,传来了一片嘲讽奚落的声音。

“作诗是吧?”

就在这个时候,叶谦突然开口了:“虽然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懂,但是做一两首诗那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听到叶谦这样说,不仅是兰凋乐呵了,就连那些围观的人也纷纷乐得不行,这人不会做就不要做,还要强硬的来,不就是为了在美女跟前撑个面子么,可他不知道,等他诗词做出来后,与那兰凋所吟一比,那不自惭形秽么。

柳轻柔也是微微一愣。

就在众所期待,想着用什么词汇嘲讽叶谦做出来的诗的时候,叶谦终于有感而发:“南高峰,北高峰,一片湖水烟霭中。春来愁杀侬。”

这是诗的上阕,作完后,叶谦叹息了一声:“郎意浓,妾意浓,油壁车轻郎马骢,相逢九里松。”

诗作完后,现场一片安静。

这时候看围观者,那本来嘲讽的表情,一瞬间就似乎都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考之中,也可以说是沉浸在了叶谦作的诗的意境当中。

这首诗简直是让人能感同身受,诗词能引发别人的思考,能让别人进入诗词的那种意境当中,感觉自己就像是诗人一样,正处于那绝妙美景之中,深深不能自拔。

过了好久,这些人才清醒过来。

叶谦做出来的这首诗已经到了一种境界,超脱世俗,如同仙篇,完全就不是兰凋作的诗所能媲美的。

当这些人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们看向叶谦的眼神就变了。

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没想到对于诗词居然到了这种境界,他们都是文人,知道叶谦做出来的这首诗到底有何等价值。

兰凋整个人也傻愣在了原地。

他现在抬头看都不敢看叶谦一眼,刚才的他风度翩翩,在这里指点江山,但是自从听到了叶谦所做的诗后,他简直难以相信,感觉自己作的诗简直就是垃圾,和这一比,根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是他你不由自主产生出来的想法。

当他意识过来后,整个人连连后退了三四步,最后一口鲜血直接飚射了出来,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

那种尴尬和自惭形秽让他无地自容。

不过现在的围观者可没有注意到兰凋这一幕啊,他们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叶谦的身上,简直就如同信徒一样。

那悠悠不尽的诗意荡漾在他们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而花船上的小姐们都一个个的脸红耳赤,朝着叶谦招手,恨不得直接从花船上下来,拉着叶谦上她们的船。

而此时的叶谦却是看着那一脸震惊的柳轻柔,对方还陷入震惊之中,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叶谦牵着她的手,去了一艘没人坐的花船。

“啊...”

柳轻柔此时才清醒,感受到那手中的温热,整个人不知所措,心中如同小鹿乱撞,俏脸都红彤彤的一片。

她在任何具有魅力的男子面前,都能从容不迫,但是叶谦每一次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她为之心慌,为之摇曳。

这里还有一个规则,那就是如果作诗得到花船小姐的欣赏后,可以单独一人登上湖中亭,不需要那些划船小姐的陪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