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3章 竟然吃醋了/超级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廷生直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卧槽,我看见了什么,叶谦和那侍女有些亲密接触的时候,柳轻柔居然在喝醋?

吃醋,在离火界,同样也是有嫉妒的意思。

周廷生听了手下的计谋,安排个侍女,故意去勾搭叶谦,想着即便是叶谦能够忍住,不在柳轻柔面前丢脸,但起码也会闹得他狼狈不堪。不管怎样,都能够给这小子造成麻烦,到时候看他怎么对柳轻柔交代!

现在,他看见了柳轻柔的交代,旁边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拉拉扯扯,柳轻柔居然去喝醋了!

这个家伙……到底对柳轻柔有多重要,柳轻柔居然如此的喜欢他?

堂堂柳家大小姐,居然为了他吃醋!

周廷生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颠覆了。

这时候,旁边一个声音轻笑道:“啊呀,看样子,咱们柳州城的这朵花,似乎被人采摘走了。老周啊,没你的份咯!”

周廷生猛地回头,怒视着说话的那人,冷哼道:“王飞云,你特么的少给老子在这里冷言冷语的!”

他口中的王飞云,是个华袍公子哥。而且这一位,当真是称得上帅气,不,那一张脸甚至可以说是秀气,有那么一种妖异的美感。

可以说,这大厅里有着不少大家闺秀,可是能在颜值上超越他的,恐怕只有柳轻柔一人罢了。

这是一个比女人都漂亮的男人。

但是,他可以如此随意的讥笑周家大公子,可见他的身份,已经是很明显了,正是青州城三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少主!

他轻轻一笑,居然格外的妩媚,摆摆手道:“我看啊,你得抓紧了,否则的话,柳轻柔铁定是要被人抢走了!”

“王飞云,你特么给老子闭嘴!”周廷生恼怒无比,回头讥讽道:“老子的事情,轮不到你这娘娘腔来多嘴!”

对于周廷生称呼自己为娘娘腔这事,王飞云没有露出半点恼火的神色,反倒是微微摇头叹息一声:“柳轻柔那丫头有什么好的?倒是他旁边的那个叫叶谦的,我倒是觉得很不错呢!”

周廷生只觉得一阵恶寒,打了个冷战:“码的,你这混蛋离我远点!”

“切……你操个什么心?本公子对你没有半点兴趣。”王飞云依旧是不温不火的模样,淡淡的道。

不过周廷生却是马上反应了过来,问道:“看样子,你也打听过此人了。”

“窥道境八重的修为,却能匹敌窥道境九重!柳轻柔遭遇截杀,此人撞见之后,万里迢迢一路护送归来。如此大恩,柳家家主问他想要什么报酬的时候,这家伙直言不讳,表示对柳轻柔非常的爱慕。当然了,柳家自然不可能答应,把大小姐嫁给一个不清不白的家伙,所以,给了他一个供奉长老的身份。”王飞云随口说着,却是对叶谦的情况了如指掌。

周廷生有些诧异的看了王飞云一眼,道:“此人究竟什么来头,值得你如此关注?”

虽然两人并不怎么对路,而且王飞云这人……太阴柔了点,再加上他那一张比女人都漂亮的脸,男人和他待在一起总是感觉膈应人。

只是周廷生却是很清楚,王飞云这人不简单,他修为不怎么张扬,可据说也已经踏足窥道境八重了。但是让周廷生比较忌惮的,却是王飞云的脑袋,这家伙是个多智如妖的存在!

王飞云这么关注叶谦,他顿时有些警醒,这个叶谦,看样子并不简单啊,并不只是一个英雄救美那么单纯。

王飞云却是掩嘴轻笑一声:“啊呀,什么嘛,我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有味道。比起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公子哥,实在是强太多了。”

“你……”周廷生脑子一热,恨不得一巴掌摔在这家伙那漂亮的脸蛋上去。

只是,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两人不对付那是人尽皆知,见了面冷嘲热讽,大家也都习以为常。可如果真动手了,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毕竟,两人所代表的分别是王家和周家的脸面,打了王飞云,那就是在抽王家的脸,王家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贸然挑起两家的纷争,即便是周廷生,也没有这个胆子。

“现在怎么办?”周廷生压下了怒火,忽然问道。

王飞云斜眼媚笑:“咋的,刚刚还想打我来着,现在又想拉着我合作了?”

周廷生冷哼一声,说道:“咱们合不合那是咱们俩的事情,但是柳家……我可不希望,柳轻柔得到一个强力的臂助,然后……坐稳了柳家家主之位!”

说到这个,王飞云倒是稍微慎重了几分,笑道:“是啊,柳家这一代,除了柳轻柔有点能力外,其他人都是些酒囊饭袋,就像那什么柳云剑,根本就是个二傻子。如果柳轻柔接管了柳家,柳家恐怕会继续强势下去,如果是柳云剑那一类的人当了家主,咱们想要弄垮柳家,倒是可以轻松不少呢。”

“道理我都懂,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周廷生有些恼火的道:“老子现在真后悔办这个宴会了,码的,我都能想象的到,今天柳轻柔和叶谦这两人共同赴宴,并且还有一些暧昧关系的消息传回青州城后,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轰动?呵呵……你想多了。柳轻柔又不是别的女人,她在马车上面和男人睡觉?这事情传出去,大家听了肯定会热烈讨论,但是,那也只是当做一种花边新闻罢了。真要让人相信,不可能的。”王飞云笑道。

“可我们也不能干瞪眼看着吧?”周廷生闷闷的喝了杯酒。

“呵呵,其实吧,事情很简单……”王飞云忽然轻笑一声。

周廷生立即放下了酒杯,问道:“怎么做?”

“这家伙既然是柳家的供奉了,肯定不会光吃不做,毕竟柳家不会养闲人的。”王飞云笑道:“从今天柳轻柔带着他出来,就可以看出来了,柳轻柔这是想让这家伙出面做事了,让我们这些人都认识认识。”

说到这,王飞云似乎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哈哈道:“哈哈,只不过……这认识的方式,有些让人目瞪口呆罢了。”

周廷生这个时候,可没有心情去笑,催促道:“别扯七扯八的了,赶紧说。”

“他既然要出来做事,肯定有很多人盯着他。”王飞云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撇嘴笑道:“不管他是做什么,肯定要做出成绩来,才能给柳家一个交代。否则的话,不需要我们动手,柳家也容不下他这个无能的供奉了。”

“所以……不管他是要出来干什么,到时候咱们给他添点儿麻烦,就行了!王飞云啊,你这娘娘腔,脑子还真机灵!”周廷生举一反三,马上明白了过来。

王飞云却是冷眼看了看他,摇着一根手指笑道:“错了,是你给他添麻烦,我可不会。”

“你什么意思?”周廷生狐疑的瞪着王飞云。

“我早就说过了,这个男人,很有味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的男人,自然是要把关系弄好一点的。柳家的威胁,反正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我不参合。”王飞云笑了笑,就不再搭理周廷生了。

周廷生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这混蛋主意出了,却马上表示自己并不掺和……他么的,这小子真阴损,这是打定主意要看着他和柳家斗法,他却在一旁看热闹了?

不过,周廷生气归气,却也并没有放弃这个主意的想法。他可不是王飞云,他是把柳轻柔视为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快要被人抢走了,还不允许他闹腾一下?

叶谦这边,是好不容易才把那侍女给弄走了,主要也是那侍女屡屡看向周廷生,想要知道接下来的指示,可惜周廷生忙着和王飞云交头接耳,并没理会她这里。再纠缠人家就要怀疑了,那侍女只得退下。

叶谦呼出一口气,赶紧喝了一口酒压压惊,对一旁的柳轻柔道:“我了个去,这里的侍女未免也太热情了吧?我都有一种上青楼喝花酒的感觉了!”

柳轻柔此时已经感觉舒服多了,看样子,喝点醋还真的能够解酒。她闻言柳眉微皱,漫不经心地道:“哦?看样子,你是曾经去喝过花酒咯?”

“哈哈,怎么可能嘛!”叶谦慌忙打了个哈哈,干笑道:“我只是打个比喻,打个比喻而已!”

柳轻柔瞪了他一眼,道:“今天我算是丢人丢到家了,回到城里去,还不知道这些人要怎么编排我!”

叶谦有些心虚,连忙道:“清者自清,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管他们干什么?”

柳轻柔翻了个白眼,你以为这是普通的事情吗,这可关乎她的清白名节!

不过,她却没再继续责怪或者烦恼,因为柳轻柔很清楚,事情已经发生,一味的去责怪抱怨,根本没有半点作用,更重要的是去解决问题。

她忽然看向叶谦,嘴角闪过一丝古怪的笑意:“叶公子,你可懂得医术?”

叶谦不知道她为何忽然这么问,但还是回答道:“其实,我也知道一点炼丹,医术这方面嘛,说不上高明,但也是知道一些的。”

“那就好办了。”柳轻柔微微一笑,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