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攒钱/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芳华一夜好眠,第二日精神极好。

秦铮前半夜没困意,后半夜认床,折腾到天明才睡下。虽然房中没有老鼠,但是他同样没睡好。打着哈欠起身,两只眼睛下方落了两片青影。

谢芳华瞅了他一眼,意思意思地请了个安,便收拾行囊启程。

秦铮抢先一步上了马车,闭上眼睛补眠。

谢芳华也不与他争,骑马走在马车旁。

出了城,走了一段路,身后追来一匹快马,马上坐了一人,还未到近前,那人便扬声高喊,“二公子,二公子,停车!”

秦铮仿佛未闻,谢芳华伸手勒住了马缰。

那一人一马很快来到近前,人马皆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看着马车上的秦铮急促地道,“二公子,王妃病了,从您走后高热不止,王爷派奴才追来,请您赶快回京。”

秦铮睁开眼睛看了那人一眼,“我回去也不能做了她的止烧药,京中不是有太医吗?”

“关键是王妃不让请太医,就想见您啊。”那人立即道。

“既然还能阻止人请太医,证明没烧得太厉害。我用不着回去。”秦铮摇摇头,像挥苍蝇一般地挥手,“你回去吧!告诉我娘,让他别闹了,好好在家等着我带漠北的姑娘回来给她听曲。”

那人苦下脸,“二公子,小人可是带了王爷的死命令请您回去啊,你不回去,小人可不敢回去了。”

“你不敢回去就找个地方猫着,等我从漠北回来顺便捎你回去。”秦铮又闭上眼睛。

那人垮下脸,从漠北回来何年何月?

秦铮伸手拍了马屁股一掌,对他道,“告诉我娘,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她使什么招也没用,我是不会回去的。”

那人闻言,一张脸顿时拧成了麻花。

马车继续向前走,秦铮不受丝毫影响地陷入睡眠。

谢芳华看着他打定主意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模样,想着看来英亲王妃这边行不通。

响午时分,马车来到一处小城,秦铮睡得雷打不动,任谢芳华喊他也不起来,谢芳华正乐得他安生,自己停车买了两个肉包子吃了,继续赶路。

秦铮睡醒后,太阳已经偏西,睁开眼睛,发现马车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他摸着肚子对谢芳华嚷,“我饿了。”

谢芳华回头瞧了他一眼,从包裹里拿出一个肉包子扔给他。

秦铮接过肉包子,张嘴咬了一口,嘶地吸了口气,“王银,你想硌掉我的牙是不是?”

谢芳华耸耸肩,无辜地道,“峥二公子,我喊您的时候,您睡得正香不想吃饭,我只能多买了个肉包子留起来,如今天寒,走了这么远的路,肉包子被冻住可怪不得小人。”

秦铮盯着她看了半响,又看看四下荒凉,冷风嗖嗖,扔了肉包子,坐直了身子,“还有多久到下一个城池?”

“四十里。”谢芳华道。

“那岂不是还要再走两个时辰?”秦铮声音拔高。

“您可以骑马提前走。”谢芳华给他出主意。

秦铮看了她骑的马一眼,又看了自己坐的车一眼,偃旗息鼓,“算了,忍着吧!”

谢芳华不再理他,想着昨日睡了半日,今日睡了一日,天寒地冻,冷风吹着,他竟然没发热头疼,身子好得也太人神共愤了。

一个时辰后,天彻底黑了。

秦铮挨不住了,不停地拿鞭子抽马。

数次之后,谢芳华忍不住提醒他,“峥二公子,这马辛苦了一日,您再抽下去,它保不准就此累趴下,不用走了。”

她话音刚落,马脚底一滑,趴在了地上。

“你个乌鸦嘴!”秦铮气得瞪眼。

谢芳华看着他,马都趴下了,他屁股有多沉还在马车上坐着?不由无语。

秦铮下了马车,牵着缰绳往起拉马。

马车装的东西太多,太重,马走了一日,未曾得到休息,任他怎么拉都不起来。

半响后,秦铮招呼谢芳华,“你下马,我们一起来拉。”

谢芳华摇摇头,“没用的,马累成这副样子,您就是抽死他,他也不会起来。”

“那怎么办?”秦铮看着谢芳华,有些恼怒,“你怎么早不提醒我。”

“您抽得起劲,我若阻拦的话,怕您一怒之下拿鞭子抽我。”谢芳华左右看看,荒无人烟,冬天的天总是比夏天的天黑得早,她建议道,“如今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您骑马先一步入城,找个人来帮我拉出车。还有一个办法是我骑马先一步入城,然后找人来拉车。”

“为何不是将车扔在这里,我们一起入城?”秦铮挑眉。

谢芳华摇摇头,“不成,马车上装的是忠勇侯世子给武卫将军府的回礼,都是贵重物事儿,万一扔在这里丢了,小人十个脑袋也赔不起。”

“我给你陪。”秦铮不屑地道。

“您陪得起银两,但是陪不起心意。”谢芳华端坐在马上,催促道,“二公子尽快拿主意。否则天越来越黑,也越来越冷了。”

秦铮一口气憋在心口,盯着谢芳华看了片刻,眼珠子动了动,道,“还有一个办法,你下马,让我那匹马拉车,这匹马轻松了自然就能起来走了。”

谢芳华眨了一下眼睛,认可地点点头,翻身下马。

二人动作利索地卸了马车,将那匹马解救出来,又将秦铮的马套上车。

马车能够运转了,秦铮坐在车上洋洋得意,“怎么样?爷聪明吧?”

谢芳华难得对他笑了笑,“您的确聪明。”

“将马栓在车后,爷让给你个地儿,你也上来坐着吧!”秦铮大方地挪挪屁股。

谢芳华也不犹豫,上了车坐在了他旁边。

秦铮不敢拿鞭子再抽马,只让马自己拉着车慢慢走,似乎肚子也不饿了,悠闲地找话说,“从漠北来京城,你难道就是这么一路赶着装了满满货物的车来的?就算你命好没有遇到劫匪,也遇到沟沟坎坎的地方吧?都怎么走的?”

谢芳华瞟了他一眼,说道,“自然不是自己赶着车走的,您没听说过有镖局这样的行业吗?从漠北到京城,关山迢递。只山匪窝穴就有五百多处。若是这样走,人财早就被洗劫一空了。”

秦铮闻言偏头,“既然有镖局,你如今回去怎么不用?难道不怕被洗劫一空?”

“如今您不是跟着小人一起吗?您可是英亲王府的公子,何人敢劫您?镖局钱贵,能省就省些。小人家里给说了一门亲,要攒些银子娶亲。”谢芳华道。

秦铮气血往脑门冲了冲,顿时被气笑了,阴阴地道,“合着你拿爷当保镖了?”

谢芳华笑了笑,和气地道,“您也不吃亏,没有小人领路,您也不认识去漠北的路。”

秦铮忍无可忍,挥手将她拍下了马车,气怒道,“你自己走路跟着。”

谢芳华从善如流,脚步轻松地跟在马车后。高高的货物挡住了前面人的视线,她眯了眯眼睛。真正的王银就等在下一座小城,她必须今夜就解决了秦铮这个麻烦。

------题外话------

每日少喝一点儿红酒,微醺的写书,感觉不错。今天双12了,纨绔6当当网到货了,美人们,谁还没入手,可以入手了。

今日上墙者:爱你看正版进士[2014—12—11]某正版大喇喇往凳子上一坐,狼爪一拍桌子:“情嬷嬷,给爷上楠竹!”情麻麻嘴角一勾,冷笑道:“美人们,这里有只猴急的,上去好好招待招待。”不等某正版反应过来,已经被一大群情粉以排山倒海之势妥妥的压在五指山下,一只狼爪从缝隙中颤抖着伸出:“俺不就是想要看看楠竹吗,男主控我容易吗我……”

作者有话:,哈,是狼爪吗?不应该是猴爪么……对于男主是谁,我不说,你们慢慢看仔细看,急的人,都去喜欢女主!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