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圣灵/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芳华心里虽然闪过无数想法,但面色神情岿然不动。

即便是懂得阴阳之术的阴阳仙,那么她一个能从无名山活死人的地狱闯出来的人还怕了他不成?更何况,她的身上佩戴着在岭南裕谦王的封地收服的那个懂阴阳术之人赠送的灵符。

灵符,据说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护住她的本元,不被人窥视。

除非,这个人的阴阳术比天机阁那人的阴阳术高深,破除了她身上戴着的灵符,否则,他也不能将她看破施为。

“芳华小姐,请看着我的眼睛!”阴阳怪者硬涩沙哑地对谢芳华开口。

谢芳华微微抬眸,神色沉静地看向他的眼睛。

五短三粗的阴阳怪者站着与谢芳华坐着正好形成平视,可以互看双目。

他虽然人长得怪,长得丑,但是却有着一双好眼睛,眼睛如斑斓的珠子,他射出精光的时候,似乎瞬间便产生了引力,将看他眼睛的人吸进眼里。

谢芳华只感觉眼睛突然地疼了一下,眼前瞬间一花,头脑有一瞬间的眩晕。便突然什么也看不清了。随着眼睛看不清,她坐着的身子也晃了晃。

“华儿!”秦铮忽然喊了一声。

谢芳华心神一醒。

“阴阳怪者,你这是看病还是想要伤人?”秦铮忽然劈手给了那阴阳怪者一掌,断然喝道,“我看你这不像是看病,到像是要伤我的未婚妻!”

阴阳怪者错身,灵巧地避开了秦铮的掌风,依然看着谢芳华的眼睛,没移开,没答话。

秦铮毕竟是被谢芳华特制的软筋散早先伤了精气,后来无忘和尚进入他房间暗杀,使得他受了伤,如今这一掌打向阴阳怪者,也不过是虚薄之力,不低用处。

“秦铮,不要胡闹!”皇帝喝了一声。

秦铮收了掌风,脸色有些沉,冷眼看着阴阳怪者,对皇帝道,“皇叔,我的华儿早先还好好的,若是他今日当着我的面敢将华儿如何,弄得受了伤,我将这个人大卸八块,五马分尸。”话落,他狠狠地补充道,“另外,左相府一个畜生也别想跑了!”话落,又道,“还有范阳卢氏!不信就试试我的手段!”

左相面色细微地一变。

皇帝顿时恼怒,“你在胡言乱语捣什么乱?阴阳仙是来看诊的,如何会害了华丫头?”

秦铮冷哼一声,“最好他不会伤到她!”

“王兄,你们也不说说他,他日日这般胡闹,早晚得闯大祸!”皇帝看向英亲王和英亲王妃。

英亲王看向秦铮,见他一脸阴沉,他动了动嘴角,叹道,“铮儿,不准胡闹!左相请来阴阳仙是一番好意。这么多人在这里,华丫头不会有事儿!”

英亲王妃目光转了一圈,偏头看了皇帝一眼,慢声道,“皇上息怒。铮哥儿自小就是这个脾性,对自己喜欢的人或者东西死把着不放。关于这个阴阳仙,臣妾也是第一次见,铮儿更是第一次见,除了左相突然将人带来外,也未曾考察其过往,我们不知根底,有所怀疑排斥也是应该。”话落,她又补充道,“毕竟华丫头可是金娇玉贵,她不止是忠勇侯的千金小姐,也是英亲王府未来的儿媳妇。身份尊荣,万一有人趁机霍乱,那么臣妾辛苦带她来这法佛寺祈福,好不容易邪病褪去,再因此添病端的话,别说铮儿不依,就是我也饶不了他。不止他,还有引荐他的左相以及范阳卢氏。”

左相闻言立即表态,“铮二公子一直看老臣不顺眼,信不过老臣是应该。王妃不该信不过老臣。老臣还没人老糊涂,怎么能引荐人来害芳华小姐?老臣与忠勇侯和英亲王府可不曾有过大冤仇。”

“是啊!你们就不要疑心疑鬼了!朕在这里,卢勇怎么会害了华丫头?”皇帝缓和了面色,“阴阳仙的确是少见,也较为怪异。不过华丫头既然是邪病,正对了阴阳仙的阴阳术,也许他真能看出华丫头的病因病果来。”

“既然皇上和左相都这样说,那臣妾也就放心了!只要华丫头不会出事儿,一切都好说。臣妾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英亲王妃也缓和了面色,对秦铮道,“铮儿,你退后一些,别再捣乱了。谢世子和你外公都不曾言语阻止。你也莫急了。”

秦铮闻言回头看了英亲王妃一眼,又看向谢墨含和崔荆。

谢墨含对秦铮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崔荆端坐着,面色如常,依旧仙风道骨。

秦铮看向谢芳华,见她一双眸子静静的,如一潭湖水,无波无谰,面上有一种奇异的静,似乎入了一个世界,除了阴阳仙和她,谁也不知的世界。他虽然心中担心,但看模样她已经不比早先那般乍然的触动。抿了抿唇,到底退后了一步,坐回了她的身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罕见的冰凉,出了一层薄汗,从指尖到手心,寒凉入骨。

秦铮眸底微微一沉,将她整个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用自己的手温暖她。

谢芳华的指尖忽然动了动,轻轻地挠了一下他的手心。

秦铮一怔,低头看向她的手,只刚刚那一下,她的手已经不动了。他细细回味了一下,伸手对着阴阳仙按照谢芳华刚刚的动作画了个半圈。

就在他的半圈刚刚画完收手,阴阳仙忽然身子剧烈地震颤了一下,立即撤回了对视谢芳华的眼睛,后退了两步,伸手捂住胸口,面色奇异地扭曲,似乎极为痛苦。

谢芳华却无事地看着他。

左相一惊,立即问,“阴阳怪者,你怎么了?”

皇帝也看向阴阳怪者,不明所以。

众人见谢芳华无事,目光都聚在了阴阳怪者的身上。

阴阳怪者看了众人一眼,似乎极力地压制着什么,过了半响,终究是没压制住,忽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吐到了地面上。

血分外地红!

众人又是一惊。

左相忍不住上前一步,来到了阴阳怪者的面前,又问了一句。

阴阳怪者吐出一口血,似乎好受了些,对左相沙哑地开口,“相爷无需担心,老夫无事。”

左相松了一口气,对他问,“为何如此?你怎么会吐血?”

阴阳怪者抬起头,看向谢芳华,见她静静地坐着,清丽脱俗的容貌在他的眼里令他觉得刺目,看了一眼,他立即移开了眼睛,对左相拱了拱手,“芳华小姐身上有圣灵之物庇佑,老夫想要一探究竟,却是奈何术法有限。反而被那圣灵之物伤了。相爷恕罪!”

左相眸底顿时蹦出一道光,不过转瞬即逝,他看了谢芳华一眼,纳闷道,“什么样的圣灵之物?怎么如此厉害?你确定不是邪物?”

“左相,你别得寸进尺!怎么问话呢?”秦铮阴冷地道。

左相看了秦铮一眼,“铮二公子别急,芳华小姐病了多年,病症确实怪异,因她是应验血光之灾而染病多年,若是无邪气,她怕是早好了。老臣这样问,原也没错!”

秦铮冷冷地看着他,“我竟不知左相何时也关心起我的未婚妻来了!你该关心的不是你女儿吗?你女儿何时嫁入英亲王府给我大哥,日子定了吗?我看你倒是很清闲!”

右相面色一僵,他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她的女儿是因为惹怒秦铮而被逼要下嫁秦浩的。

“秦铮,你让朕说你什么好?你就不能少说一句!再说左相确实没问错!”皇帝挖了秦铮一眼,对阴阳仙问,“你快说,是什么样的圣灵之物而不确定是邪物?”

阴阳仙看了皇帝一眼,摇摇头,“的确不是邪物,老夫从不虚言。但究竟是什么圣灵之物庇佑,老夫却是不知了。若是知晓的话,也就未必会受伤吐血了。”

皇帝“哦?”了一声,看向谢芳华,“华丫头,你身上有什么圣灵之物?”

谢芳华对皇帝笑了一下,摇摇头,“我也不知!我身上除了几丸药,没有什么东西。”

皇帝纳闷,“那为何这位阴阳怪者说你身上有圣灵之物?”

谢芳华也跟着纳闷,看向阴阳怪者,端静地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阴阳怪者为何如此说呢?我的确是身上没有什么东西!”

阴阳怪者伸手捂住胸口,闻言回话道,“老夫自小便长有阴阳眼,通灵阴阳之物。后来得遇恩师,钻营大半生阴阳术,潜心苦学至今,自认为阴阳一术学到了八分火候。断然不会看错!芳华小姐身上应该是佩戴了圣灵之物。”

谢芳华顿时笑了,“我说没有!你却言之凿凿。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让我当众脱了衣物任你检查?”

“胡说!”秦铮顿时不干。

阴阳怪者看着谢芳华,见她言辞不像是说假,一时间也露出疑惑的神色。

皇帝也打量谢芳华,的确从她面相看不出什么,但他执掌江山多年,坐在龙椅宝座上看惯了多少人物,今日觉得,谢芳华身上一定是藏着某些东西不为他所知。她身上的病怕是没那么简单。就论这份沉静,言谈浅笑,岿然不动,连当年的德慈太后怕是也不及她的定力。怪不得能让秦铮看上,非她不娶。

“让你来给她看诊看病,你却只看到了她身上的圣灵之物?”英亲王妃接过话,不满道。

阴阳怪者垂下头,斟酌了一下,沙哑地说道,“芳华小姐经脉倒行逆施,混杂之像,气体虚浮,内腹微枯,有劳怒创伤之症。但这等病症,调养一番便可好转。这是实病。”顿了顿,他沉思片刻道,“至于虚病,她有圣灵之物护体庇佑,老夫看不出其阴脉。总之,就目前来说,她的体格不好不坏!”

“依然是这个结论!”林太妃此时插进话来,“孙太医、崔老、阴阳怪者这三人都如此说,芳华小姐的身体目前也就确实如此了。”

皇帝对这个结论显然不甚满意,没答话,一时间探究地看着谢芳华。

李沐清忽然开口,“你所说的圣灵之物莫不是这法佛寺佛祖的神灵之光在庇佑她?”

阴阳怪者立即向李沐清看过来。

众人闻言也都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浅浅一笑,温和地道,“当年,芳华小姐应验了血光之灾,染了一身恶疾。因忠勇侯老侯爷不信佛,所以,这么多年来,未曾来法佛寺祈福沐浴佛光洗礼血灾。如今,承蒙我娘提醒,王妃关照,邀她来了这法佛寺,自她来了之后,这病却无形地消失了。虽然说是怪事儿一桩,奇事儿一桩,倒也是应验了当年突然得的怪病。既然是怪病,那么来也无形,去也无形。我们肉眼凡胎,看不见,摸不到,想不透,悟不出,也是应该。”

“照这样说来,也有道理!”林太妃是信佛之人,闻言立即应和。

“清儿说得我也觉得有道理!王妃,你说呢?”右相夫人看向英亲王妃,若是谢芳华因她的提议治好了病,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都得搭她右相府的交情。那么以后无论这朝局如何变幻。右相府在皇上面前得信任,又卖了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一个人情,总能容易立足些。

英亲王妃点点头,看了一眼佛祖的偌大的佛像,慈眉善目,普度众生,她顿时笑了,“我也觉得李公子说得有道理!都说心诚则灵,我可是诚心来为华丫头祈福,虽然遭遇了这一番波折,祈福第一日大火便烧了北山和后山院落,但到底是天意庇佑,下了一场雨,免于法佛寺遭劫难。虽然有人借机刺杀,但也是有惊无险。这怎不是奇事儿一桩?不这般解释,还能作何解释?”

“无论是奇事儿也好,怪事儿也罢!忠勇侯府不求别的,只求吾妹平安就好!”谢墨含一直不曾开口,此时缓缓出声,站起身,对着佛祖的佛像便是一拜,口中道,“今日吾妹的病好了,回府后,忠勇侯也要搭建佛堂,爷爷不喜佛事儿,以后墨含逢年过节早晚三炷为佛祖上香。”

“阿弥陀佛!”普云大师一直没开口,此时也道,“自法佛寺失火,老衲一时被乱了心神。如今见芳华小姐比来那一日的确是气色上好,退了灰暗之气,想必芳华小姐许是上一世结了善缘,这一世佛祖庇佑,我佛慈悲,为你逢凶化吉。”

“阿弥陀佛!师叔说得有理!法佛寺千载古寺,佛祖普度众生,解苦救难。”法佛寺主持道,“另外,两百多年前,回绝大师出身在谢氏,这件事情虽然鲜有人知,但是在座诸位怕是都知晓。据传闻,当日回绝大师圆寂之日,法佛寺浴火,火熄灭后,西方天空祥云七日不退。回绝大师去了西方我佛圣地讲经。如今大约是回绝大师圣灵在庇佑为芳华小姐洗礼邪气。今日这大火,也就对应上了。”

林太妃立即惊呼一声,“若是这两桩事情联系上,那么就正巧对号入座了。”

“还真是这样!”右相夫人也惊异地道。

谢芳华很佩服这些人的想象力以及左拉右扯寻求关联的能力以及做戏的本事。在座的人都不是傻子,也不一定十分之十地信佛,若是真信佛之人,不会杀生。可是在座的人,哪个人手里没沾染过鲜血?可是偏偏,都能冠冕堂皇地将佛祖高高摆在云端。这一场大火,谁心里不犯嘀咕?不会想到是有人背后耍的阴谋,施的手段,刺客可不是佛祖派来的。可是偏偏,一切都归咎在了佛祖身上。

不过这样的说法生出来,就目前来说,对她是没有害处的。

毕竟佛祖洗礼,治好了她的病魔缠身。

被佛祖的圣灵庇佑难道不好吗?天下百姓也不会说不好,只会羡慕她得此福气吧?

那么关于早先英亲王妃担心的因她来到法佛寺祈福,法佛寺便遇大火,是她给法佛寺污浊了佛光带来了灾难的说法便不成立了。

天下再不会升起这个言论。至少,她不会蹈秦钰之覆辙。

“若是这样说,也是说得过去,那就是华丫头的福气了!大病一去,接下来悉心将养,到底是喜事儿一桩,可喜可贺!”皇帝沉默半响,笑着对谢墨含道,“谢世子,你和老侯爷以后可以宽些心了,不必再为华丫头这病忧愁了!”

“是,这是妹妹的福气,也是忠勇侯府的福气!”谢墨含点头。

“接下来,就是你的病了!我看你从年前便好了许多,体弱隐疾何时能治愈?你年岁也到了,文武双全,有才华,朕可是想让你尽快入朝做事儿啊。自从三年前老侯爷退朝养老,朕就少了一个臂膀。你若能尽快入朝,朕又多了一个助力。”皇帝将目光落在谢墨含身上。

谢芳华眸光细微地一缩,就知道从她身上行不通门道后,皇帝会把目光转向哥哥身上。

谢墨含摇摇头,“自从吃了舅舅从漠北带回来的药方子,我的身子是在一日比一日好转。皇上您放心,只要我能好,一定入朝为皇上分忧解难!忠勇侯府向来忠心耿耿,决不推辞。”

“好!这才是好样的!”皇帝总算露出了笑脸。

“既然华丫头身子没事儿了,那么接下来就好好地查一查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想要害我和铮儿以及华丫头吧!”英亲王妃不想再耽搁,将话引了回来。

皇帝点点头,坐下身,对英亲王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前因后果,仔细经过,你现在便与我说一遍。朕也好给你们做主。”

英亲王妃点头,简略地将起火前后的经过给皇帝说了一遍。当然是略过去了谢芳华出手对付杀手的事情。只说谢芳华的婢女和她的婢女以及暗卫出手,才免于被害。说到秦铮,也只说他胡闹吃了谢芳华的药,致使身体乏力起不来塌,还是李沐清赶去救了他,擒到了无忘。

英亲王妃说话有条有理,字清句酌。让人听不出她隐瞒了什么。

皇帝听罢后点点头,看向李沐清,问道,“你是说,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和尚?你擒住了一个跑掉了一个?擒住的人是法佛寺的无忘大师?跑掉的那个人你还画了一副画像?”

李沐清点点头,“正是!”

“画像在哪里?”皇帝问。

“在这里!”法佛寺主持上前一步,将那副画像递给皇帝。

皇帝接过后看了一眼,放下,对法佛寺主持和普云大师道,“你们是否已经确认过,早先消失的那具尸首是无忘?”

普云大师和法佛寺主持齐齐点头,“确认过,的确是我寺的无忘!”

“那么这个画像上与无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谁?”皇帝问。

法佛寺主持看向普云大师。

普云大师将早先收留无忘的经过与皇帝又简略地说了一遍,同时也说了关于谢芳华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关于外域魅族毒盅之事。

皇帝听罢后,眉头皱了起来,转向谢芳华,看不出情绪地道,“华丫头,朕竟然不知你这么多年闭门养病,还懂得观星云和医毒之术?你且说来,你是在哪本书看到的。”

谢芳华知道皇帝已经对她起了疑心,不过事情赶到了这个地步,起了疑心也没什么惧怕的。她温声道,“回皇上,我因卧病在床,多年来苦闷,不能出府玩耍,日夜难熬,总要找些事情打发时间。做得最多的事情,也就是看书。忠勇侯府所有书都被我看遍了。关于八卦星云和医毒之术是从我娘陪嫁带来的古籍孤本上看到的。如今还在忠勇侯府我娘的嫁妆里收着呢!您若是要看,待回府后,我给您找出来。”

皇帝自然是不能去翻一个死去之人的嫁妆来查实,对坐在谢芳华旁边的崔荆道,“朕记得崔老未离家出走之前就喜好收集这等奇闻异事的书籍古谱。”

“是啊!”崔荆捋着胡须道,“我虽然生就肉骨凡胎,但是偏偏有一颗向道之心。不喜入仕,偏喜好江湖道法,奇闻异志。因刺激收揽了不少这类的古书籍。我的儿子不喜,小女儿却是喜欢得紧,随了我的缘。她出嫁带走了两本珍本。想来华丫头就是从那两本珍本上看的。”

皇帝点点头,对谢芳华问,“你说无忘中毒盅而死,而这毒盅之术传自距离南秦隔了十万里之遥的外域魅族?”

谢芳华笑了笑,“古籍孤本上是这样记载。”话落,她看向普云大师,“大师也是知晓这个外域魅族和这虫盅之术的。”

“老衲是知晓一些。魅族据说是外域的一个小族,虫盅之术是魅族王室的不外传秘术。”普云大师点头,疑惑地道,“只是老衲奇怪,无忘怎么会中这虫盅之术。”

“也许那无忘就是外域小族魅族之人也说不定。”秦倾一直没说话,此时插口道。

“大师您刚刚不是说将无忘大师托付给您的那个妇人临终交给您保管了一件玉佩吗?那玉佩您早先说无忘大师没有收回去,如今不妨拿出来看看。无忘大师的尸首虽然没有了,不能再查实,但若是还有那妇人留下的玉佩,也能查出些线索。”李沐清道。

普云大师点头,有些凝重地道,“这玉佩一直收在老衲的怀里,随身携带着,因关系无忘身世,未曾敢放在别处,恐防遗失。”

“既然还在,大师便拿出来吧!”皇帝说道。

普云大师点点头,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玉匣,玉匣子扁平,如手掌般大小。看起来十分轻便,易于随身携带。他拿出之后打开,里面躺着一件玉佩。他将玉佩拿了出来,展现给众人看。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是一块无字的玉佩,未经雕琢打磨,是天然形成的,形状如弯刀。

“玉佩上面有字吗?我怎么看不清。”林太妃看了半响,也没看到玉佩上有字,不由问。

“没有字!”普云大师摇头。

“那玉匣子上呢?有字吗?”林太妃又问。

普云大师依旧摇头,“也没有!”

“这就奇了!哪里有玉佩没有字的?”林太妃不由纳闷,“有这个线索岂不是跟没线索一样?这样的玉佩我看跟寻常玉佩没有二样,只不过是未经雕琢而已。”

“大师,你将玉佩给朕,朕看看。”皇帝对普云大师伸出手。

普云大师将玉佩递给皇帝。

皇帝接过玉佩,上下左右仔细地看了一遍,似乎除了弯刀的形状,哪里也没看出特别。他转头递给英亲王,“王兄,你也来看看。”

英亲王接过玉佩,看了片刻,同样没看出所以然来。递给一旁的左右相看。

左右相看过之后,同样没看出所以然来,递给了一旁的李沐清,李沐清看过之后,没说话,递给了秦铮。

秦铮接过玉佩,看了一眼,同样没说话,递给了谢芳华。

谢芳华接过玉佩,静静地看了片刻,用手轻轻地摸索,片刻后,她中指在玉佩的刀刃上用力一划,手指顿时出了血,秦铮刚要训斥她,便见玉佩瞬间吸收了她手指流出的血,转眼间,晶莹剔透的玉佩成了一块血玉,玉佩的中间现出了几个字。

------题外话------

昨日,到底都是谁承包了评论区?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们,只拖走暖床!

今日上墙:歡樂♀童話,LV3,会元:我来混个眼熟,西家美人们看这里看这里,笑一个!爱你们(☆_☆)

hey520girl,LV5,状元:哎哟。秦铮每天这样揩油真的好么?说实话,我还蛮喜欢的。

醉小妞,LV4,状元:人品在今天爆棚╮(╯▽╰)╭这个月第一张月票,收好啦,嘻嘻~

作者有话:亲爱哒,你不止眼熟了,可以向下一步攻守了;哎呦,秦铮每天这样真不太好,我得让他反省一下;今天有人品爆棚攒到月票的亲爱滴吗?来,看我,看我,这里投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