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审问/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殿内的众人都知道这颗墨珠的来历。

这么一来,范围一下子缩小到了这十个人的身上。

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八皇子、秦浩、秦铮、秦毅、秦佩、谢墨含、燕亭。

其中四皇子在漠北军营,秦毅、秦佩在岭南,燕亭也前往了漠北。这京中的人只剩下了三皇子、五皇子、八皇子、秦浩、秦铮、谢墨含。

“八皇子,快看看你的墨珠还在没?”林太妃有些紧张地看向八皇子。

秦倾也觉得这件事情就现在看来,事态已经十分严重了。没想到那死士死了,身上却是找到了一颗墨珠。而墨珠一下子就锁定了范围。谁的墨珠若是没有了,那么即便不是幕后主使人,也是与死士有牵扯之人。

秦倾想着,立即伸手入怀,翻找口袋,不多时,从他的怀里拿出一块玉佩。

玉佩的细绳处栓了一颗黑色的珠子,正是墨珠。

林太妃松了一口气,证明这件事情与八皇子无关,若是有关的话,或者墨珠不在他身上了,那么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儿,尤其是她一把年纪了,想要安享晚年,不想生变故晚节不保。毕竟八皇子一直安放在她膝下教导。她无儿无女,八皇子是她以后的依仗。她是压根就不想他参与如今暗潮涌动的浑水里来。

“铮儿,你的呢?”英亲王妃拿着手里的那颗珠子问向秦铮。

秦铮伸手入怀,掏出一块玉佩,在英亲王妃的面前抖了抖,玉佩上的墨珠黑得发亮。

英亲王妃点点头。

“谢世子,你的玉佩可也随身带着?”皇帝问向谢墨含。

谢墨含颔首,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玉佩玉质天然晶莹,映照得墨珠黑耀璀璨。

“你们三个人的珠子还在。那么就看其他人的了。”英亲王妃转头问英亲王,“大公子呢?怎么没与你一同上山来?”

英亲王看了英亲王妃一眼,对她道,“秦浩不在府中,昨日你离开后,他便被皇上派了公差出城了。”

“哦?去了哪里?”英亲王妃问。

“数日前,他和秦倾不是去了清河一趟吗?半途中,遇到了劫匪,伤了他二人。虽然当时打退了劫匪,但是他二人也受了伤。回京后,皇上让他彻查劫匪,前日有了眉目,找到了那劫匪的巢穴。他请了旨意,带着人去了。”英亲王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什么时候能回京?”

“这就说不准了!”英亲王道。

英亲王妃看向秦铮。

秦铮挑了挑眉,对皇帝道,“皇叔现在可真是急于用人啊!一人多用。我大哥担任着户部的职位,如今你又给了他京麓府兵。朝廷如今这么缺人用吗?抓住一个人可着劲地使唤?”

皇帝没好脸色地看着秦铮,“朝中如今是缺人用!你若是肯下场考举入朝的话,朕也能现在就对你破格启用!”

秦铮嗤了一声,“侄儿怕掀翻了您的朝堂,到时候给您惹麻烦。”

“你不入朝难道就不给我惹麻烦?每日都是麻烦!”皇帝哼了一声,“你如今连上书房的课业都不去上了。倒是清闲得很,你到底想做什么?与朕说说!”

“我想找出凶手!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秦铮道,“皇叔您也不想我入朝,也不敢用我入朝。如今就不用说这些虚话了。您不爱听我也不爱听。”

皇帝瞪眼。

“皇上要破格准许你入朝,这是格外开恩,对你宽厚。你在胡说什么?”英亲王顿时训斥秦铮,“你身为英亲王府嫡子,将来继承爵位,守护南秦江山,为南秦朝局分忧解难是你的责任。能是你说推脱就推脱的吗?胡闹!”

秦铮撇嘴,“爹,那也得等皇叔哪天高兴了,赏赐了我爵位之后再说责任。”

英亲王顿时无言反驳,住了口。

关于秦铮的爵位,他已经上奏折请示了不止一回两回。可是皇上就是不松口。他也不明白皇上心中到底是何想法。却是每每提拔秦浩,以前他觉得秦铮不上进,不如秦浩上进,秦浩有才学,有能力,得到皇上重用也是应该。所以,也不曾深想。如今他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了。

“你大婚之日,朕自然会赏赐你爵位!”皇帝忽然道。

英亲王立即看向皇帝。

秦铮挑了挑眉,浅浅地笑了,“皇叔这是实在太厚爱我了,想要我大婚那日给我一个双喜临门吗?”话落,他看向一旁的谢芳华,“华儿,你可不准不嫁我,否则我的爵位可就没有了。”

“皇上说你大婚之日,又没说我们两个大婚之日。我就算不嫁你,也干涉不到你的爵位。”谢芳华道。

秦铮眉头顿时竖起来,恼道,“爷从认定你的时候开始,就拿定主意娶你了。没想过换别的女人来娶!你给爷收起你那些不着调的想法。”

谢芳华偏开头,不言声。

“听到了没有?”秦铮一把将她身子粗鲁地拽过来,让她看着他。

谢芳华眼角余光见众人都看着他们,秦铮脸色分外难看,她有些头疼,身边的这个人就跟随时会炸毛的鸡一般。一句话也不能碰触他那根弦,点点头,无奈地软声道,“知道了。”

秦铮见她松口说了软语,饶过了她。

“皇上说铮儿大婚之日就给爵位,臣妾可是在这里听得明白。在场这么多人呢!你身为天子,金口玉言,可不能到时候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英亲王妃接过话道。

“朕何时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了?”皇帝扫了英亲王妃一眼,对她语气鲜有地严厉,“你还是管好你的好儿子吧!他何时乖顺了,懂得顾全大局了,懂得祖宗的江山守之不易了。朕才真的敢用他。如今就照他这个样子,朕还真是不敢用他入朝。”

“铮儿如今还小!还是个孩子,就算你现在让他入朝,我也是不同意的。”英亲王妃姿态端正,似乎不惧皇帝的话,同时反驳道,“祖宗的江山是守之不易,但臣妾觉得皇上也不用太过提心吊胆了。这南秦的江山从根本上还是固若金汤的。只要拿捏好分寸,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儿。”话落,她补充道,“当然,这个度还是要皇上你来把握。”

她这一番话,虽然意思隐晦,但是聪明人都能听得明白。

英亲王妃这是在告诉皇帝,谢氏忠心,他过于胆战心惊不容人了。若是他把握好度,未必会弄得鱼死网破,不好收场。毕竟,谢氏若是真有不忠君之心,不臣之心,那么,也不会等到现在处处受掣肘。

皇帝脸色沉了沉,有些恼怒,“朕做了二十几年皇帝,难道会不懂得为君之道?不用你提醒!”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忠言逆耳利于行。皇上就算做了二十几年的皇帝,因为身处其位,站得太高,有些东西也未必会看得清。臣妾是一个妇道人家,且做为你的王嫂,一家人,虽然女人不得干政,但提点一下也不矿外。皇上你愿意听就听听,不愿意听当做耳旁风也就罢了。”话落,补充道,“当然,若非事关我儿子,臣妾才没这等闲心理会这些事情。”

皇帝一时间哑口无言,被她那一句王嫂给刺得心口有些闷痛,不再言声。

英亲王坐在一旁,觉得气氛有些僵硬,想要开口缓和气氛,但有些事情已经如经年累月积攒下的岩石层,不是一两句话便能消除的。比如皇室对谢氏的忌惮,比如皇上和他王妃的旧怨。再比如他和他的王妃之间的心结刚刚解开,也不想这时候再系心结。揣测半响,还是没开口说什么。

“如今秦浩不在京城,那他玉佩上的墨珠怎么检查?”林太妃出言打破僵硬的气氛,“还有四皇子、燕亭,秦毅、秦佩如今都不在京城。”

皇帝没说话。

英亲王皱了皱眉,沉重地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可不是非同小可?”英亲王妃哼了一声,“不是皇子就是王孙。却派了死士来刺杀。若是不是春兰替我挡了一刀,如今我命都没了。”

英亲王脸色微变,伸手攥住了英亲王妃的手。

皇帝脸色猛地一沉,“竟然有人敢刺杀于你,这件事情,你且放心,朕定然会查个明白,无论是查到谁身上,绝不饶恕。”

英亲王妃见皇上说了这句话,便不再言声了。

“皇上,老臣觉得,还是先将在京中有墨珠的这几个人都查一遍,若是身上都有墨珠,那么,就再向外查。”右相出言建议。

“来人,去将三皇子、五皇子立即给朕喊来!”皇帝出声命令。

吴公公应声,立即去了。

“刚刚你的隐卫说,那个死士第二个脚趾皮层里印着一束柳条的花纹?”皇帝问秦铮。

秦铮点头,“您没听错,他是这样说。”

皇帝向左右看了一眼,“你们可能猜透那个死士第二个脚趾皮层里印着一束柳条的花纹是什么意思和什么身份?可有谁见过这样的图案?”

左右相摇了摇头。

英亲王道,“铮儿,将那个死士带来,让我们都看看。另外,刚刚那隐卫说抓到的那个和尚招供了?也一并让人带来吧。皇上和左右相在这里,一起审审。”

秦铮挑眉,“这座大殿刚刚丢失了一个无忘和尚,如今手里攥着的死士和和尚我还哪里敢放出来?谁知道放出来后,会不会再丢失了?”

“朕在这里盯着!还有谁敢?”皇帝板下脸,“你只管让你的人将人带来!只凭你的护卫言语禀告,不能算证据。”

秦铮点点头,打了个响指,对外面喊,“来人!”

青岩顿时出现在殿外。

“去将那两个人带来这里!”秦铮吩咐。

青岩颔首,应声去了。

“你身边这个隐卫,比朕身边的近身亲卫的武功都高。”皇帝看着青岩无声无息地出现又离去,对秦铮意味不明地道。

秦铮眨眨眼睛,“这可是当初皇祖母给我挑选的人呢!”话落,又道,“皇祖母不止给我挑选了一个,也给秦钰挑选了一个。他们都是从无名山出来的。您看我这个隐卫武功高,那么秦钰身边的那个隐卫也与我这个隐卫武功一般高。”

皇帝闻言叹了口气,缓和了面色,“你皇祖母离开也三年了,这三年过得可真快。”

英亲王见提到自己的母后,面上涌上了些伤痛和怀念。

“父皇,您什么时候招我四哥回来?”秦倾见提到秦钰,悄悄看了秦铮一眼,忍不住开口询问。

“朕还在斟酌漠北的事情,待斟酌妥当,该如何处理,再对他安排。”皇帝道。

秦倾点点头。

谢芳华看了皇帝一眼,皇帝这句话明显是暂且不想透露让秦钰何时回来的时间。但是未必是还在斟酌,一定是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了。

秦铮对此到没什么话说,显然对秦钰何时回来不以为然。

英亲王、左右相、谢墨含、李沐清等人各有想法,无人搭话。

不多时,青岩提了两个人来到殿外,并没有进来,而是轻轻甩手,将那两个人扔在了内殿的正中央。

秦铮摆摆手,青岩退了下去。

扔在地上的两个人,一个是没来得及吞食化尸水的死士,一个是引火苗要烧谢芳华毁她容貌的和尚。

那个死士被扔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个和尚自然是没死,但扔在地上却是瑟瑟发抖,如一滩烂泥一般,虽然是活着,但看样子魂儿都已经吓没了。

“就是这两个人?”皇帝问。

秦铮瞥了皇帝一眼,不答他的废话。

“吴权,你去将那个和尚揪起来,问问他是何人?受谁指使?”皇帝吩咐吴公公。

吴权点头,连忙走上前,别看他这个太监年纪大了,但提起一个人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伸手一把将地上哆嗦的和尚揪了起来,对着他尖着嗓子问,“你是何人?受谁指使?为何要刺杀王妃?从实招来!否则杂家叫你好看!”

那和尚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哆哆嗦嗦,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你的眼珠子有还不如没有?”吴权威胁地道,“睁开眼睛看着杂家,你若是再不说出原由来,杂家就挖了你的眼睛,然后将你抽筋扒皮,一块块切碎,剁了喂狗!”

那和尚似乎怕极了,闻言不敢再闭着眼睛,立即将眼睛睁开了。满屋的人,尤其那明黄龙袍的身影更为刺目,一看之下,他吓得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秦铮嗤笑了一声,“到底是哪个蠢人派来的?竟然派了个胆子小的!”

谢芳华看着这和尚,当时火情危急,大火蔓延,她和英亲王妃走过,这和尚虽然胆子小,但可是有一手好的作案技巧,不声不响地就利用风向对她吹来了一簇火苗,若不是她躲得及时,有武功,且目光敏锐,那么,换做别人,可能脸就真毁容了,而且他也就逃脱了。

“不要小看胆子小的,做出来的事情胆子可不小!华丫头差点儿被她毁容!”英亲王妃想起当时情形,心中恼怒,“我到要看看,是谁主使的。”

“如今人晕过去了!来人,用水泼醒!”吴权将那和尚放在地上,对一个小太监吩咐了一声。

那小太监立即跑出了内殿,不多时,便在附近的井中打了一桶水来,泼在了那和尚身上。

连番泼了几桶冷水,那和尚醒了过来。

吴权凑近他,恶狠狠地道,“快说,谁指使的你!你现在说了,杂家求皇上留你个全尸。你还能完整地去投胎重新做人,但你若是还不说,那么,杂家就将你喂狗,来世做畜生。”

那和尚脸色白如纸,终于抵不住开口,“小人……小人是……是……”

吴权抬脚踹了他一脚,“利索点儿说!”

“小人叫王财,是京城外百里闫庄子人……小人平日里无甚营生,靠偷盗为生。也不知道是谁主使的小人啊。”那和尚颤抖地道。

吴权竖起眉头,“你不说实话!杂家可就要一块块地生割你了!”

“公公且慢,小人说,小人说……”那和尚连忙告饶,“两日前,有人找到小人,给了小人一千两金子,让小人扮和尚混入法佛寺,说趁机毁了忠勇侯府的小姐。先给五百两,若是事成之后,再给一千两。小人开始不敢,但那人说会有人届时帮助我,那可是一千两金子啊,小人偷盗一辈子也偷不来这么多钱,便动了心……”

“你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接这个买卖!”吴权又狠狠地踢了那和尚一脚。

谢墨含闻言站起身,慢慢地走到那和尚身边,对他低沉地问,“找你的那个人长什么样?你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总知道他的样子?”

那和尚摇摇头,“那人是夜晚找到小人的,蒙着脸,小人看不到样貌。”

谢墨含眯了眯眼睛,“那你总记得那个人的声音,对那个人总有轮廓印象。你说你以偷盗为生,偷盗之人,虽然为人不齿,但也算是一项技能。你能会这个,且一直没被抓进官府,那么,说明你本事很高。一般你这种人,眼力最是毒辣。你若是心里没个大致地推测,或者是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底细,你敢轻易地接这笔买卖?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胆子来害的。你这种人,虽然爱才,但应该最是惜命才是。是谁给了你胆子?让你知晓了倚仗?所以,丝毫不惧怕,大胆地假扮了和尚混入了法佛寺?”

英亲王妃闻言点点头,“谢世子说得不错!正是这个理!”

英亲王、左右相虽然一直都知道谢墨含文武双全,且聪明机智,心思通透,但也未曾实质性地亲眼见到或者亲耳听到他做什么。只知道他不可能简单了。否则忠勇侯也不可能将忠勇侯府在几年前就交给他打理支撑。忠勇侯府的世子无论是明面上还是实际上,早就是忠勇侯府的掌权人了。

皇帝看了谢墨含一眼,没说话。

那和尚闻言又哆嗦了片刻,显然被说中了,说道,“小人都交代,求皇上各位大人饶小人一命!”

“你还敢求饶一命?”秦铮冷笑一声,“你的胆子的确是不小,你该求的是全尸!”

“快说!”吴权又踢了那和尚一脚,“想要全尸就快说!否则,你全尸都没有了。”

那和尚面色呈现出灰败之色,闻言流下泪来,“小人还有祖母要照顾,若是小人死了,祖母就没人照顾了,祖母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小人若是不偷盗,就买不起药给祖母看病……”

“偷盗事小,刺杀是大!谁听你这些事情?若是你不交代完整,那么,别说你没有全尸,你祖母也没有全尸!”吴权凌厉地道。

那和尚闻言再不敢求饶,也不敢耽搁,连忙道,“小人的确不敢接不知底细的买卖。小人虽然不学无术,只会鸡鸣狗盗,但是,小人为了偷盗,也学了些拳脚功夫,找到小人的那人离开后,小人悄悄跟踪,跟踪了三四个线人,最后跟到了京城内的一处院落的后门口。那院落门前的牌匾上写着谢氏长房。”

众人齐齐一怔。

谢墨含脸色瞬间一沉。

吴权也怔了,喝道,“你说得可是实情?没有半丝欺瞒?”

“小人说得是实情,没有半丝欺瞒!”那和尚灰败地道,“当着皇上的面,谢世子的面,铮二公子的面,借给小人一百个胆子,小人也不敢欺瞒。”

吴权见他说得像是真言,抬头看了谢墨含和谢芳华一眼,又向皇帝。

皇帝没说话,面色看不出什么情绪,十分之莫测。

------题外话------

今日上墙:partymm,LV3,解元:表面都像是秦钰,但我总感觉不是,秦浩应该还木有这么大的能耐吧,莫非是岭南裕谦王?票票奉上~求秦铮芳华两人感情升温O(≧▽≦)O

若恋,LV2,解元:今天的V群太热闹,子茉勾搭了很多新人,无视了旧人,要哭成一片了!那些各种晒签名的人,双面签是我的!

moshang0327,LV3,进士:“男子长身玉立,姿容瑰滟,丰姿浊世。女子娉婷婉约、容貌清丽,倾国无双。”O(∩_∩)O唯美的画面,纨绔七快扑入我的怀抱吧~

作者有话:一步一步给大家解密,只求感情升温吗?小事儿一桩~;茉茉和妞昨日干架看得好过瘾,买赌注的谁赢了?分我一点儿呗;亲爱的们,纨绔七签名本正在飞奔向你们,千万别急。招手,呼唤~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d_U_G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