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坦白/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芳华闻言浅浅地笑了一下。

英亲王妃温柔大度且善解人意又聪明剔透,这样的女子谁会不爱?

她不止一次地觉得,秦铮有这样的娘,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她娘在她刚记事儿的时候就离开了,实在太早。如今在她的记忆里,也不过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她两世活过,也没能修得与她娘的缘分。

有些事情和有些缘分,是强求不来的。

英亲王妃见她突然间流露出伤感的神色,观察她,大概也能猜出几分她心中所想,伸手握住她的手,和声道,“好孩子,我和你娘是手帕交,我们曾经是对天地拜了把子的好姐们,本来想着一生荣辱与共,却奈何她早早去了。铮儿喜欢你,与你定然是有着修来的缘分。我与你也是有着解不开的缘分。虽然你们还要三年后才大婚,但从圣旨赐婚的那一日,我就将你当做儿媳妇儿看待了。以后,你也将我当做你娘一样,不是母女,胜似母女。”

谢芳华感觉到英亲王妃的真诚和善意,笑着点了点头。

英亲王妃得到她这般正面的回应,心里顿时欢喜得不得了。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儿子怎么那么喜欢缠着谢芳华要她答应某件事情得到她的认可了,原来得到她点头答应认可,心中如此的欢喜。因为她看起来就是个性子冷情的人,能让性子冷情的人含笑点头温柔软语对你的要求得到回应,那么换做是谁,也是觉得欢心的。

她握住谢芳华的手紧了紧,说道,“虽然不明白你为何出府离京去学艺,也不知你去了哪里学艺,但是必有原由。与忠勇侯这些年的严峻形势分不开。人人都道你金娇玉贵被娇养,殊不知,你指不定背后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吃了多少苦。”

谢芳华心中被触动,沉默不语。

这么多年,她的确吃了很多的苦,有无数次,她都觉得自己一定会死在无名山,再也回不了京城了。可一次次都凭借着信念坚持了下来。谁也不知道她在毁了无名山走出无名山那一刻是什么心情,踏进京城那一刻又是什么心情。

“你是何时回京的?”英亲王妃见她情绪依然低迷,转移话题。

谢芳华抿了抿唇,“三个半月前。”

英亲王妃一怔,脑中忽然闪过什么,看着她道,“铮儿有变化也是三个半月前。这么说那时正是你回来之时?”

谢芳华不知道秦铮以前什么样,关于他以前在京中的行事风格都是听人传言,摇摇头。

“那个臭小子以前啊,做什么事情总是漫不经心,对什么事情似乎都提不起劲来。往往将他父王气得跳脚,皇上也拿他无可奈何,他虽然看不惯很多事情,看不惯很多人,但也不会如被扎了刺猬一样地去针对谁。尤其是左相等人,他向来都是无视。”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想起她回京当日在宴府楼门前扎死了他的狗,当时人人胆战心惊。他却慢悠悠地从宴府楼走出来,没看到他脸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双精致的厚底靴子,靴边缝制着上等的白貂绒毛,靴子正中面上镶嵌了一颗东珠。除了靴底,旁处滴雪未粘。就那样三分懒散,七分隽狂。当时她就觉得,此人生活之奢侈,富贵得天怒人怨。定是个穷凶极恶、横行跋扈、不学无术、喜好逼良为娼的贵裔公子哥。

后来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才让她彻底地颠覆了她的想法。

“他去漠北一趟回来,截住了钱家班子,收了听音……”英亲王妃说道这里,忽然顿住,仔细打量谢芳华,看着她,眸光审视,似乎有几分确定又有几分迷惑。

谢芳华笑了笑,低声坦白道,“您没猜错,听音是我。”

英亲王妃虽然分外讶异,但也不觉得荒谬,顿时被气笑了,“我听说钱家班子本来是要被谢世子请去忠勇侯府给旁支族亲的老太太和太太们唱戏的,偏偏被他劫来给我了。我当时还以为他惯于霸道,为了讨我欢心,消去我的怒意,却原来是为了劫刚回京的你。”

谢芳华伸手揉揉额头,当时她做了万全的准备,却不想还是掉进了他的圈套里。当时她是低估了她的横行霸道,竟然从哥哥的手里说抢人就抢人,让爷爷无可奈何。

“这个臭小子,被他盯住,也的确是让人头疼。”英亲王妃笑着道,“这么多年,我不知道为他头疼了多少回。真是越长大,越有主张,越邪性,让人今日拿不准他明日要做什么。我这个当娘的为了他,真是头发都愁白了。”

谢芳华抬眼看向英亲王妃头顶,明明一头黑发,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人脸,若说她与她是姐妹,不识得的人怕是也会相信。哪里愁白了头?不过也就英亲王妃这样的娘才能养得出秦铮这样的儿子,她的内心可不是永康侯夫人之流能比拟的。

“如今你在这里,那么英亲王府落梅居里那个听音是谁?”英亲王妃问。

“是我的一个婢女!善于易容。”谢芳华道。

“我竟然都不晓得你何时换回的身份。”英亲王妃思索片刻,对她道,“如今她在府内,可能应付得过来?听音的身份被那个臭小子弄得快天下皆知了。盯在听音身上的目光可不少。至少府中的刘侧妃和紫荆苑受秦浩支配的如梦都不是个省油的灯。”

谢芳华抿唇,“落梅居应该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她们也不能。”

“也是!”英亲王妃相信他的儿子的手腕和能力,这么多年,他自己院子里的事情可真没用她操过神,“不过,听音的身份还是不宜久留。如今你的假病借着法佛寺这场大火消除了。皇上也当面见了你,你就不能再行易换之事了。听音还是及早没这个人为好。”

谢芳华点头,“若是有合适的机会,自然是要布一个局,让听音彻底消失。”

“嗯,回头我与臭小子商量一番,借着除去刘侧妃的爪子之机,让听音脱身吧。”英亲王妃道,“她若是既派人刺杀我,又要杀听音的话,那么无论是谁,也救不了她。”

“您不用与他商量,他不见得同意。还是您做主张来办吧!”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疑惑,“为何不与他商议?你还是信不过他?”

谢芳华无奈,放下揉额头的手,隐隐有一丝情绪地道,“他明明知道我的身份,偏偏想尽办法,下无数圈套,套住我,将我困在英亲王府。您说,您若是找他商议,让听音消失的话,他还拿什么来困住我?岂能同意?”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此一时彼一时。也不能由得他胡闹。皇上如今对你疑心了。左相右相都是老狐狸,虽然面上不表现出来,心里也是疑惑。更甚至,也许不止疑惑这么简单,恐怕已经着人私下去调查你了。你以后做什么,定然都会被人盯上。而落梅居的听音,是假的就是假的。如今没有人深查,一旦有人深查,那么肯定要有蛛丝马迹走露,不提前施为还继续的话,那么就露馅了,到时候不止会刨根寻底去追踪这么多年你去哪里了,也会牵连质问忠勇侯府的老侯爷和谢世子对外隐瞒你没在府中到底是何居心!如今皇室和忠勇侯府的形势越发敏感了。可不能让他因为一时之欢,而引出无数麻烦。”

谢芳华点点头,“但愿他能听得进去。”

“你们两个孩子,各自打着主意,若是能坦白一点儿,凡事儿都当着彼此的面说出来,也未必会生出这么多的事情。”英亲王妃也揉揉额头。

谢芳华不说话,她和秦铮能坦白吗?是秦铮开始就没给她留有余地。

不过换句话又说回来了,若是他开始便不对她如此的话,她是半点儿机会也不会给他。

谢云继的别苑就在法佛寺后山几里外,虽然山林阻隔,下着雨,山路泥泞,但是半个时辰后还是来到了他的别苑处。

谢云继早已经得到了谢墨含的消息,等在别苑门口的山林外。

前面的马车停住,崔荆、谢墨含、秦铮三人下车,后面的马车也跟着停住,谢芳华先跳下车,伸手扶英亲王妃下车。

英亲王妃搭在谢芳华手上,对她笑道,“你虽然没病,但孙太医、荆叔叔、阴阳怪者都那般说法,可见你目前的身子体格也不是很好。近期失血过多,受过伤吧?还是要仔细一些。我还没老,用不到你来辛苦扶我。”

谢芳华也忍不住抿嘴笑,和英亲王妃一番谈话,让她在她面前也放开了些,语调有几分轻松讨趣,“您是不老,但我扶您一下又不辛苦,哪儿能累到?”

“也是!”英亲王妃笑了起来。

秦铮下了马车后,便向后面看来,见到她娘和谢芳华二人一个下车一个搀扶有说有笑。眸光闪了闪,面色也跟着染上一抹奇异的颜色。

“崔老前辈!”谢云继给崔荆见礼。

崔荆打量着谢云继,摆摆手,“什么老前辈?是老头子了。依着你和含儿、华丫头的关系,也喊我一声外公就罢了。”

“外公!”谢云继笑着起身,从善如流。

“老爷!”玲儿从林子内跑出来,见到崔荆,“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奴婢给老爷请安!”

“起来吧!”崔荆摆摆手。

玲儿不起,哭着道,“奴婢没照顾好小姐……老爷,您走了这么多年,总算回来了。”

“玉婉早殇,那是她的命数。你起来吧!”崔荆挥手,一缕气风将地上跪着的玲儿扶了起来,“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能回来,也是天意。”

玲儿站起身,擦着脸上的泪点头。

“秦铮兄,你怎么又来了?”谢云继看着秦铮,很不客气地表达对他的不欢迎。

秦铮从英亲王妃和谢芳华身上收回目光,哼了一声,“这次爷负责去打山鸡,赔给你还不成?”

谢云继撇撇嘴,“能劳动铮二爷大驾也是不易。还算你有些良知。”

秦铮失笑,上前一步,勾住谢云继肩膀,对他道,“不过我受伤了,如今手无缚鸡之力。虽然打两只山鸡是无大碍,但是我怕我的华儿心疼。所以,这开始几日你就先自己给我们打些野味吧!待我的伤好个差不多了,再还你。”

谢云继闻言顿感不妙,问他,“你要在我这里住几日?”

“不是几日,总也要个十天半个月吧!”秦铮慢悠悠地道。

谢云继顿时竖起眉头,“你可是大爷,我这里庙小,不敢盛你。你刚去法佛寺,法佛寺就起火了。若不是天下了雨,蔓延到这里来,我这片山林和别院也毁了。我最多容你住三日。”

“如今花刚开,总也要花期过了。三日哪能够?”秦铮拍拍他肩膀,“你若是不愿意看见我,可以自己回你的府里。”话落,他不再理会他,伸手招呼谢芳华,“华儿,过来。”

谢云继对秦铮瞪眼,不过显然也知道,这个霸道的人,除非自己走,否则赶也赶不走的。不过也很难有人让他愿意赖在一个地方。他如今被赖上了,不知道该不该觉得荣幸。

谢芳华对于秦铮的霸道嚣张已经习惯了,瞪了他一眼。

英亲王妃也习惯了她儿子的张狂霸道,骂了一句,“臭小子!”

二人一起走了过来。

“王妃!”谢云继给英亲王妃见礼。

英亲王妃含笑地摆摆手,“出门在外,哪里有那么多虚礼。谢氏盐仓和忠勇侯府一直亲近,如今铮儿和华儿有了圣旨赐婚,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谢氏盐仓和英亲王府的关系也就近了。我如今也跟着两个孩子出门散心,法佛寺失火了,只能来就近叨扰你些日子了。云继公子切莫嫌弃麻烦。”

谢云继连忙道,“王妃来云继别苑,欢迎还来不及,哪里会嫌弃麻烦?我虽然不太欢迎秦铮兄,但可是极其欢迎您的。”

英亲王妃顿时大乐,“好孩子,我就爱听你这句话。比那些虚头巴脑的话语中听多了。”

“外公、王妃、世子、华妹妹里面请!”谢云继也大笑,一番礼让下,独独漏了秦铮。

秦铮也不以为意,如进自家的地盘一般,闲庭信步地往里走。

谢云继带着众人跟在他身后。

刚走十几步远,秦铮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瞅着谢云继,扬眉,似笑非笑地道,“吃一堑,长一智。如今这阵法布置得精妙高绝,是为了防我了?”

谢云继眨眨眼睛,“秦铮兄如今还能轻而易举地进去吗?”

“看来爷上次的确是将你得罪得狠了。”秦铮看着眼前,“唔”了一声,“可惜爷的功夫如今都提不起来了。你若是不关闭机关,就目前来说,十个我摞在一起,也是进不去的。若是强行进入的话,怕是会被里面的碎石软刀剁成肉酱。爷还没活够,还不想找死。”

“我以为秦铮兄会不服气地试试。”谢云继道。

“上次你那个阵法确实是破烂玩意儿,不禁看,也不禁折腾,这次这个的确精妙。爷是就事论事儿。”秦铮脸不红地道,“能拿命开玩笑吗?爷可是有老子娘有准媳妇儿将来还等着大婚生子的人。”

谢芳华顿时忿了一声,撇开头。

谢云继狠狠地挖了秦铮一眼,又气又笑,“一直就知道秦铮兄能屈能伸,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话落,他不想让他痛快地道,“三年后能不能娶到媳妇儿,还是要另说。你可别得意得太早。华妹妹如今这副模样,可不止你一个人会来惦记。”

秦铮脸色一沉,果然不痛快了,哼了一声,“谁敢惦记,先问问爷手里的剑。”

“有不怕你的剑的人。”谢云继故意气他。

秦铮顿时对谢云继拉下脸,“虽然现在爷的本事被封住了,闯不下你这个阵。但是,爷手里可不是没东西。你的谢氏盐仓还想不想继续赚银子了?不想继续赚的话,爷可以接手。”

谢云继一噎,他竟然拿谢氏盐仓来威胁他?不过以他的能力,要夺了谢氏盐仓,也不是说着玩的,毕竟他是连皇上都拿他无可奈何的人。手里攥着的势力太多,想欺负谁就欺负谁。否则焉能在南秦京城横着走这么多年除了个四皇子外无人敢惹?

秦铮见他不答话,算是心里舒服了些,对他道,“快些关闭机关!如今还下着雨呢!你是主人,我们都是客人。你如此因为我一个,让外公这般的客人在雨中淋着,可不是待客之道,有失谢氏盐仓继承人的风范和度量。”

“好话都被你说了!到头来还成了我没有待客之道和风范度量了?”谢云继当真是被气笑了,做口舌之争也争不过个秦铮,只能对玲儿摆摆手,“玲姨,你去关闭机关。”

“是!”玲儿本来见到崔荆,心里不好受,哭了半响,但被二人你来我往的斗嘴忍不住给逗笑了。跑去关了机关。

秦铮在玲儿关闭机关的第一时间,迈步进了林子。

“外公,王妃,请吧!”谢云继无奈地揉揉额头。

崔荆笑着点头,看着走在前面的秦铮,少年如青竹,清俊秀逸,他偏头对英亲王妃问,“这个小子多大年岁了?”

“今年十七,比华丫头大一岁。”英亲王妃道。

“还是个少年,却这般能屈能伸,能言能语,虽然张狂,但是行事稳妥的本事。普天之下不多,也找不出几个来。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崔荆道。

“荆叔叔,您可别夸他,他最不禁夸。”英亲王妃道。

“该夸的地方还是要夸。但是也有一个缺点,就是刚过易折。”崔荆话音一转,见走在前面的秦铮脚步一顿,他道,“不过这一点也不怕,华丫头的柔韧足够能克制住他。他们两个,就现在看来,也是般配。”

“臭小子,听见外公说的话了吗?”英亲王妃喊秦铮。

“听到了!我以后多听华儿的。”秦铮语调愉悦。

谢芳华撇嘴,她若是真能克制住他也就罢了。这副脾性,她怎么克制得住?不受他克制她就不错了。如今到底还是被他圈着呢。

“以后的日子还长,孩子们的年岁还小。慢慢来吧!”崔荆又道。

“正是!”英亲王妃笑着点头。

一行人说着话,穿过林子,进了院落。

谢云继的院落依然如几日前谢芳华来时一般,分外干净清幽。无多余人,依然只一个玲儿。厨房传来香味,显然是得到谢墨含的消息,谢云继吩咐后,玲儿便已经炖上肉了。

“你们两个去厨房帮忙!”秦铮挥手,将林七和听言赶去了厨房。

二人连忙应声,跑去了厨房。二公子不受这里的主人待见,他们一个作为昔日二公子的侍从,一个作为如今二公子的侍从,自然要多做些事情,免得也跟着不被主人家喜欢。

“这里虽然是山野人家,但是房舍多盖了几间。足够住了。”谢云继逐一指了指一排房舍,安排道,“最左侧一间外公住,紧挨着世子住、然后我住、这正屋是内外两间房,王妃和华妹妹住。右侧房舍住侍书、听言以及华妹妹和王妃带来的婢女。”

“爷呢?住哪里?”秦铮觉得谢云继真是该挨揍了,处处忽略他。

“秦铮兄可以睡房顶!”谢云继笑道。

“少来!爷就跟你一个房间了。我觉得,你作为华儿的堂兄,我作为她的未婚夫,我们需要好好沟通一番,今夜就促膝长谈吧!”秦铮丢下一句话,进了正屋。

谢云继嘴角抽了抽。

谢墨含对二人笑着摇摇头。

一行人进了正屋。

众人刚坐定,忽然一头鹰窜进了别苑,在屋顶盘旋了两圈,径直飞进了屋,准确无误地找到了谢芳华,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谢芳华偏头一看,见它腿上绑着信纸,知道是言宸来的信笺。

------题外话------

今日上墙:燦若天明,LV2,举人:阿情阿情看这里~几天不逛评论区,突然发现被曝光了,所以我这算是间接上墙么?啦啦啦~阿情阿情,她们想要群殴我T_T,阿情你要保护我~可怜~可怜~准备去微博晒书召唤阿情~哈哈(陌上,你真的忍心打我咩~)

红豆染相思,LV1,秀才:好高兴啊好高兴!阿情,我终于入V了耶!好开心啊!欧耶~~~啦啦啦~阿情我爱你,又可以更进一步了!

小薇加油,LV2,秀才:默默的看书,默默的支持,阿情辛苦啦,一张月票一张评价票奉上。

作者有话:拿了双面签,被群殴很正常,忍忍吧,最近大家都微薄找我晒书,这种感觉简直太幸福了;我会时不时地去群里兜风的,么哒;谢谢默默地喜欢,深深地爱着我送月票的亲爱的们,唯有暖床代表我的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