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狂热/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肌肤柔嫩如水,如锦缎一般,丝丝顺滑。

谢芳华的心一瞬间几乎跳出胸腔,明明清晨寒凉,耳边随着下坠的风力凉气弥漫,但偏偏他的手抚在她的脊背上如火一般,将她整个人似乎都烧着了。无论是脸上还是身上,火辣辣地灼热,终于让给他忍不住轻轻地“唔”了一声。

秦铮听到她这样似轻轻地低吟一般的声音,心头一把火腾地烧了起来。整个心如被人抛在了上空中,堪堪悬在了那,如烈火油炸一般,将他整个人都炸开了。

从来没有这一刻,他觉得怀中这个人儿是如此的想让他将她揉进骨血里。

亲吻、抚摸都不能消化他此时强烈的炙热。

秦铮这一刻恨不能将她吞噬入腹,狂热更甚一倍,如骤雨疾风将谢芳华整个人席卷,再无一丝的余地。

谢芳华感觉到再不能喘息,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屡屡地抨击她的心神。让她不但不能思考,反而觉得除了浅薄的意识,她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一般。她几乎承受不住,唇瓣终于溢出低低的喘息和娇软的音符。

秦铮哪里受得住这样的谢芳华,世间最好的催情药,也不及她一声低吟,将他通身都柔化了一般。手下的力道也几乎拿捏不住,想要将她融化在他的怀里。

多少次,她对于他的炙热都不给于回应,让他一次次泄气,在情路上跋涉艰难,苦苦煎熬。可是今日,他承认他就是要用这种方式让她不止记住他,且还要将他自己烙印在她的心坎上。让她以后无论是见到哪个男人,无论哪个男人对她有多好,她都拔除不去他的印记。

但是,他没想到,他会失控。

怀中抱着这样的她,这一瞬间,他觉得若是就这样真死了,他也甘愿赴之九泉。

外衣在他狂乱抚摸下被扯落,顺着她的身子滑了出去。

春衫本就轻薄,春日里,本就不用穿多少层衣服,外衣滑落后,里衣松散轻滑,也要跟着脱落。

谢芳华在火热中感觉到了风割一般的凉意,大脑顿时清醒,猛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自己衣衫已经脱落,不知飞去了哪里,而秦铮已近疯狂之态。

她面色一变,看着两侧山崖光华的山石映出两人的倒影,她恍然想起秦铮是带着她跳了崖。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伸手猛地推了他一下,怒道,“秦铮,你真想死吗?”

虽然是怒喝,但因她气息凌乱,呼吸不紊,偏偏有一种娇软的味道。

秦铮动作顿时一停,看着谢芳华,眼中满是氤氲的云雾。

“你是不是真疯了?你看看这里是哪里?”谢芳华急叱了他一句,一句话经她几度喘息才说完。

秦铮眸光中的云雾渐渐散开了些,眼前的人儿面染春色,两腮晕红,明眸似嗔似怒,外衣早已经不知去了哪里,半边的肩膀已经露在外面,在晨雾中,泛着清润凝白的光华,肌肤上一点点红色的指痕尤其明显,他看着,眸光猛地一缩,顿时痴了。

谢芳华感觉两人下坠的力道快了,恐怕真是快到崖底了。崖底若是没有水,那么以着他们如今这状态,真是找死了。她伸手想打秦铮一巴掌,把他打醒,但看了一眼自己光华的手臂,到底是没伸出去,只伸手拧了他腰一下,发狠道,“秦铮,你再不想办法,我们就真死了。若是我们死了,你想黄泉路上跟我作伴,想也别想!我下辈子投生畜生,也不想再见到你了!”

秦铮肋下传来一丝疼痛,让他顿时清醒了,看着面前的人儿对他真的怒了,他向下看了一眼,顿时“唔”了一声,“你早该拧醒我,如今怕是晚了。”

“怎么说?”谢芳华也向下看了一眼,距离地面不到千丈,都是山林古木,哪里有水?掉下去砸到地面上足以摔成肉酱,掉在树尖上的话,那么他们两个就等着被串成肉串吧!

“半山腰有一个山洞,山洞旁边有一棵古松,当时若是及时出手,用锁链缠住古松,那么我们就能从山洞出去!”秦铮有些懊恼地看着谢芳华,“可是我太……都怪你迷惑我,让我难以自拔,错过了……”

谢芳华闻言险些气吐血,怒道,“到底是谁迷惑谁?秦铮,你少倒打一耙?”

“难道不是你迷惑我,难道是我已经迷惑了你吗?”秦铮看着他,眸光闪过一抹光,“你若是早打醒我,不被我迷惑,也不至于……”

“少废话!还有五百仗了。”谢芳华打住他的话,她不相信除了半山腰的那个山洞和古松他再没别的办法了。若是这样,她黄泉路上一定让他再也不能超生。

“只有五百仗了啊!”秦铮叹了一口气,目测了一下方位,忽然抱着谢芳华用力地旋转了一个圈,从袖中甩出一枚物事儿。

谢芳华眼前一花,只听见那枚物事儿撞到了左边的岩石,发出了叮地一声清响。紧接着,秦铮抱着她的身子打个漩涡,弹跳了起来,她一怔。

“抱紧我。”秦铮低低道。

谢芳华这时再不容她想他做了什么,只能伸手抱紧了他的腰。

秦铮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从袖子抽出一枚物事儿,以着极快的手法甩了出去。须臾,右侧岩石也传来同样的叮地一声清响,同时,他带着谢芳华再度弹跳了起来。

谢芳华没看到他具体做了什么,但是听声辩位可以猜测到他做了什么。她连细看一眼的功夫也没有,便随着秦铮在半空中似乎被纤绳拽着如秋千一般地荡了起来。

大约晃了十数个来回,将谢芳华的胃晃得翻江倒海时终于才平静了下来。

秦铮轻吐了一口气,看着怀中埋在他胸前的人儿,她整个人成依附之势攀着他,外衣不见踪影,里衣单薄松散,青丝凌乱,半是春光乍泄,半隐半藏。他看着看着,眸光变得异常柔软,露出缓缓轻轻的笑意。

这样的笑容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不是得意张扬的笑,不是心满意足的笑,不是冷嘲热讽的笑,亦不是嗤笑不羁的笑。而是由内心而发的,柔柔的如春风化雨般的笑,不明媚刺眼,但华滟到了极致。

谢芳华感觉到秦铮胸腔震动,她定了定神,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他,便正看到了秦铮这样的笑容。

青山云黛翠如烟,春风化雨玉人滟。

她的心口跳了跳,立即撇开了头。

“我还想继续,怎么办?”秦铮伸手将她的脸捧回来,轻轻摩挲。

“秦铮你够了!”谢芳华羞恼地叱他,虽然这里渺无人烟,但是她到底是出身高门大院的闺阁里,还做不到没有大婚便如此的随他放荡。

“没够!”秦铮认真地摇摇头。

谢芳华打开他的手,左右看了一眼,只见二人被两根索绳勾在山崖两壁,悬在五百仗的半空中,她想着秦铮也是本事,早先那样急转直下,如此救命的法子一般人还真是想不到。没想到他身上还带着削铁如泥的金钩铁索,羞恼的同时,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法精准,若是偏差一下,那么定然不死即残,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他做得出来,跳下数千仗的山崖没摔死也是万幸。

秦铮一手揽着她,一手覆在她后背,真有继续之势。

谢芳华阻住他的手,板起脸,“被吊在这里难受不难受?你还胡闹什么?赶快下去。”

秦铮“唔”了一声,“你不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吗?”

“见鬼的好!”谢芳华见他眸光里倒影着她的眸子,三分恼色七分春色,他目光渐渐又陇上云雾,她连忙伸手捂住他的眼睛,软了口气,“别闹了,我难受,我们快下去。”

“好吧!”秦铮听说她难受,只能放弃,伸手解了左腰间的一个环扣。

他的金钩绳索本来带着弹力,随着他左边的一个环扣解开,右侧方的铁索没了支撑,忽然带着二人向右侧崖壁撞去。

速度极其的快。

谢芳华正在右侧方。

眼看她的身子要撞到了崖壁,秦铮瞬间抱着她调换了个方位,他的身子则撞在了崖壁上。

他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哼。

谢芳华抬眼看着他,金钩铁索的弹力不小,他被撞的这一下显然不轻。

秦铮一哼过后,却没说什么,抱着谢芳华顺着那个铁索的抻力向下滑去。

转眼间,滑到了山崖底下。

双脚站在了地面上,晃了两晃,二人才算站稳。

谢芳华飘在云端的一颗心终于落在了地面上。

“刺激吗?”秦铮刚站稳,便对她笑问。

谢芳华横了他一眼,以后他说出天花来,她也不再相信他只是赏花烤山雀要抓鱼了。无名山八年,她自诩百般滋味尝遍,几经生死徘徊,却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事情。尤其是他在半空中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她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简直是混蛋!

“现在安全了,不再难受了吧?”秦铮轻声问。

谢芳华不想理他,伸手推他,恨不得离他远远的。他竟然什么都敢做,若是英亲王妃知道她的儿子拉着她跳崖,且如此高的山崖山涧,会不会气得背过气去?

他就是一个疯子!

怪不得南秦京城无人敢惹,他不止是因为手里攥着的几股势力,而是这不要命的狠劲。

她算是怕了他了!

“既然安全了,你也不难受了,我们继续。”秦铮自然不会让她推开他,伸手紧紧地将她抱住,身子瞬间换了个位置,将她按在了山崖下的一块大石头上。

谢芳华一惊,身子已经被他压下,她又羞又恼,“秦铮,你还有没有完了?”

“没完!”秦铮摇摇头,唇覆在她唇瓣上,低柔地道,“我刚刚已经告诉你了,真的还没够。”

谢芳华挥手打他。

“乖,别闹!让我再欺负一会儿……就一会儿……”秦铮抓住她的手,轻柔地哄她,语气低而沉,有一股魅惑人的气息。

谢芳华身子细微地僵住,看着他一双眸子雾色迷离,唇缓缓落下。她一时间再也推拒不开。不知是心底哪个方位发出一声极低极低的哀叹。

再无坠落!

再无晃动!

再无疾风凛冽!

天地间都是静静的,整个山谷内也是静静的,静得一切感官让人觉得世界上就他们二人。

秦铮的确如他所说,真的没够,他的唇,他的手,他的气息,恨不得席卷了身边这个人儿。本就没有了的外衣更方便他触摸,丝滑的内衣被他扯开,只剩下绣着海棠的肚兜。

纤腰细致,肌理温滑,这个人儿似乎被鬼斧神工雕琢而生。每一处,都让他流连不已。

不舍放手,甚至想索取更多。

谢芳华无还手之力,只剩下浓浓的喘息。既娇且媚。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能如此的软,软得半丝力气没有。更是由心底生出惊骇,惊于秦铮对她如此施为竟然让她没生起反感反而心为之触动,骇于未来浩浩天地,她是否就如今日一般,再无反抗余地,甘愿被他所困。

这种惊骇她想抓住,成为她的一枝利箭,想借此打开秦铮。却发现,秦铮实在是太敏感,她稍微有些思绪,还没来得及拧成一根绳,便被他灼热和狂乱打散打乱。连半点儿思绪也不留给她。

谢芳华挣扎半响,最终还是放弃地闭上了眼睛。

心底某一处地方曾经是微微火苗,她仿佛清楚地看到了那火苗渐渐地蔓延开来,烧灼了她心底那些荒芜。

不知过了多久,秦铮终于放开了她,抱着她翻身下了大石,躺在了草地上。

谢芳华回过神,睁开眼睛,偏头看向秦铮。

“别看我,你再看我一眼,我真就忍不住了。”秦铮声音极其暗哑,伸手覆在了她的眼睛上。

谢芳华眼前一黑,她眨眨眼睛,沉默半响,方才开口,声音也是自己想不到的低哑,“忍?我以为你会要了我。”

秦铮身子蓦地紧绷起来,抱着她身子的手猛地一紧,好半响没音。

“嗯?”谢芳华这一刻不明白秦铮心里到底是何想法,也拎不清自己心中是何想法。她上一辈子不是没看过才子佳人的书籍,两心相悦,良辰美景,郎才女貌,干柴烈火,不是都那样写着最后春风一度了吗?如今秦铮这是做什么?

“这是你一个女人该问的话吗?”秦铮拿开她的手,看着她。

谢芳华见他眼底再无氤氲沉迷,虽然不是一如往常青泉一般幽静青黑,多了某些浓浓的化不开的温柔。但到底这张脸还是这张脸。他还是秦铮。她低低哼了一声,“拐了忠勇侯府的千金小姐跳崖且如此风流施为,该是你英亲王府公子该做的吗?”

秦铮一呆,忽然埋在谢芳华脖颈间闷笑起来。

谢芳华看着他,心里虽然有些气恼,但到底不是那种想恨不得砍了他的恼意。有些泄气。若是一辈子都被他这么拿捏着,她还能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做什么吗?见他笑个没够,攒着劲地拧了他腰一下。

秦铮“咝”地痛呼一声,终于止了笑,抬起头,刮了刮谢芳华的鼻子,柔声道,“你这女人,心肠这么硬。我浑身解数都用出来了,若是被人知道我被逼无奈迫得跳崖来试探你的心,一定要没脸见人才是。你既然已经让我风流施为了。是不是以后也该对我有些好脸色,不要动不动就冷心冷清,冷言冷语,冷眉冷眼了。”

谢芳华轻轻哼一声,他衣冠整齐,锦袍玉带,虽然头发有些许松散,但是怎及她此时凌乱不堪?她撇开头,已经生不起羞恼了,对他道,“你给我找外衣去,你找到了那件飞走的外衣,我以后就尽量对你和悦些。”

秦铮挑了挑眉,打量了她一眼,身上外露的地方斑斑吻痕,他眸光一暗,似不敢再看一般,撇开头,脸也有些红了,咳嗽了一声,“我是过分了些,你不疼吧?”

谢芳华闻言被气笑了,“你又是捏又是掐,我能不疼?”承认过分还有的救。

“那……我身上也没有药,你可有药?抹上?”秦铮有些歉疚地问。

“我外衣丢了,还哪里有药?”谢芳华看着他的模样,想着他原来做完这些也会脸红吗?她还以为他早已经没脸没皮了呢!伸手推他,“去给我找外衣。”

“唔,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外衣丢的,去哪里找?”秦铮仰头看着山崖,云雾已经散了些,山谷里都是林木。她的外衣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不去给我找外衣,难道你就让我这样子?”谢芳华瞪着她。

秦铮回转头,终于又看了她一眼,这一眼之后,眸光又暗了暗,撇开头,站起身,伸手利索地解了自己的外衣,给她披在了身上,低声道,“你先披着我的外衣。”

“不要!”谢芳华挥手想打开。

“乖,你披着我的外衣,然后我们一起去找你的外衣。这个山谷荒芜,把你自己放在这里我不放心。”秦铮难得温柔地哄她。

谢芳华闻言不再打开,他的外衣都是他清冽的味道,但自己的确也是不能就这样子只穿着单衣。挣扎半响,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秦铮动手给她将里衣收拢好,又将外衣给她穿戴好,遮住了外泄的春光后,他后退了一步,才彻底地松了一口气,对她诚实地道,“我虽然是欺负你,但是你可知道有多折磨我?”

谢芳华偏开头,“是你自找的。”

“我是自找的。”秦铮伸手拉住她的手,露出笑意,“不过也是心甘情愿。若是再重头来过,我还是敢抱着你跳下来。”

谢芳华不愿意再回想早先那一幕,不看他,也不答话。

秦铮知晓今日已经逼她到了极致,既然让她如此任他施为了一番且还没翻脸,已经比他预想的好了不知多少。跳崖之前,他几乎是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已经做好了她真翻脸后该如何做的设想。如今不能太过得寸进尺,今日该得的他都得到了。便也不再胡乱言语,收起心思,拉着她去找衣服。

两个人沿着山谷走了一遭,除了看到那个摔烂了的花篮外,也没见到那件华丽锦绸尾曳长裙的影子。

秦铮不由蹙眉,对谢芳华问,“你可还记得那件外衣是什么时候在山崖的哪个部分脱落的吗?”

“你都不记得,我哪里记得?”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当时他不清醒,当她就是清醒的吗?他那般让她如何清醒?她醒过神来的时候,是被风刀子割醒的,外衣已经不见了。

“我很高兴你不记得。”秦铮忽然笑了。

“少没正经!告诉你,若是外衣找不回来,我今日跟你没完。”谢芳华撂下狠话。

秦铮揉揉眉心,也知道女儿家的外衣是不能随意丢掉和遗落的,点点头,“你放心,一定给你找回来。我的女人的东西,怎么能丢失?”

谢芳华见被他冠上他的女人,虽然有些别扭,但到底没有反驳。

秦铮仰头望着两侧的山崖中间,判断道,“我对你施为的时候是我们刚跳下来的时候,但那时我是清醒的,依照坠落的速度,到我失去理智狂乱对你迷醉的时候应该是半山腰时。”

谢芳华见他回想,脸上蹭蹭冒火,不答话。

“山谷就这么大,那是一件衣服,不是别的,坠落下来,不会无影无踪。连那个花篮都掉在这里,衣服更是不可能没有,所以,衣服并没有掉下来。”秦铮分析道,“两侧山壁光滑,不可能挂住衣服。唯一的一处能挂住衣服的地方就是半山腰的那一株古松。既然谷下没有,怕是被风吹着挂在那里了。”

谢芳华看着半山腰皱眉,“这么说找不回来了?”

秦铮缓缓笑了,“怎么能找不回来?天下就没有难得住爷的事儿。本来我也是想带你去半山腰见见我师父,如今这般衣冠不整地带着你去。虽然有些不敬师尊,但是念在你是我未来媳妇儿的份上,他老人家应该是不会怪罪的。”

谢芳华一怔,秦铮说他的师父在半山腰那个山洞里?

------题外话------

今日上墙:酷夕阳,LV3,举人:子情我一直在、有你的地方就有我!

别光,LV3,秀才:秦铮比容景可赞的就是无时无刻不要脸皮的表白,还有就是最先低头认错了。

繁華似瑾,LV1,秀才:明天会是山震还是水颤呢?好鸡冻,好期待~\(≧▽≦)/~

怀念清秋,LV3,秀才:小谢太冷情了,小情,能不能来点实质性的进展安慰一下?要不我也像铮二一样没有安全感。

木木子i,LV2,解元:阿情,你不会要用月票当姨妈巾吧⊙▽⊙

作者有话:我们一直不离不弃,么么哒;秦铮比容景是有优点的啦;山没震,水也没颤,但是也够销魂吧?咱们家姑娘冷清得有味道,绝对不是一包方便面就能骗走的,你们该欣慰生这样的姑娘O(∩_∩)O~;唔,姨妈来了,浑身疼,但是也不能阻止我码字和要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