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嫉妒/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上了胭脂楼的三楼。

的确如月娘所说,胭脂楼的三楼向来不对外接客,十分干净,且比大厅更为富丽雅致。

谢芳华甚是满意,回头对秦铮道,“你看,我说来这里住对了吧?你看看,岂不是比来福楼看着舒服多了?想必住着也是舒服的。”

秦铮打量了一眼来福楼,看着婀娜多姿走在前面引路的月娘,眸光微闪,笑着点头,“嗯,听你的的确是对了。这里看着就是极舒服的。”

“烟雨阁风景最是好,这位姑娘就住烟雨阁如何?”月娘指了指最里面一个房间。

谢芳华点点头。

“至于这几位公子,便依次住在这里其他客房吧!”月娘看向秦铮等人。

“我与她一个房间,其余人你随便安置。”秦铮话落,拉着谢芳华进了烟雨阁。

月娘嘴巴张了张,有些不敢置信。

程铭、宋方等人对看一眼,还没大婚便同房而住,这事儿搁别人总会顾忌做不出来,但是搁秦铮身上,便没什么意外了。他向来不羁世俗,视规矩礼教于无物。

烟雨楼的房门在进去后便关上了,将一行人隔绝在了门外。

月娘回过神来,对程铭等人道,“几位公子,这其余的房间都可以住。你们自选吧!”

程铭等人点点头。各自选择了房间。

“这两个人是在这一层侍候的婢女。叫春花和秋月。几位公子有事情,只管喊她们。”月娘指了指一旁两名清秀的女子,见几人点头,她又凑近一步,悄声道,“若是几位公子想要点姑娘作陪的话,也只管吩咐就是。”

程铭咳嗽了一声,摇摇头,“多谢妈妈了,不必,我们只是来小住几日。”

宋方、郑译、王芜、秦倾都齐齐点了点头。

玉灼看着月娘,他在平阳城待了多年,对于胭脂楼的老板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呦,玉灼小公子,你怎么也来了我这里给我捧场了?”月娘将手搭在玉灼的肩上。

玉灼拿开她的手,对她道,“我是跟着我表哥来的。”

“你表哥?”月娘讶异。

玉灼伸手指了指烟雨阁。

月娘顿时笑了,“原来你还有这样富贵的表哥,福气呀。”话落,她对站在一旁的程铭几人抛了个媚眼,袅袅地走了下去。

程铭等人对看一眼,虽然他们身为京城富家子弟,见惯了风月之事。但是家中训教甚是严苛,在府中给安排通房无碍,但是极其严厉警告不准公子哥贪恋烟花红粉糟蹋了身子。所以,他们寻常去青楼画舫里,也无非是听听小曲而已。自然是不寻妓女陪夜的。

几人相对着苦笑了一番,谁也没想到谢芳华竟然带着他们住在了这青楼里。不过相比这件事儿,他们更是惊讶好奇玉灼的身份。刚才从来福楼出来的时候见这个小童一直乖巧地跟在最后面,几人没怎么注意他,如今听他说表哥,一时好奇不已。

程铭看着玉灼,一改昨日因为毒蝎子对他发怒的模样,和气地道,“小兄弟,你说谁是你表哥?”

玉灼看了程铭一眼,慢慢道,“秦铮。”

程铭睁大眼睛,“我怎么没听说过除了清河崔氏的人外,他还有表弟?”

“那是你孤陋寡闻!”玉灼这回也不买程铭的账了,出了来福楼,他便不再是来福楼里的人,自然不需要对谁卑躬屈膝曲意逢迎,这是他爹娘昨日告诉他的。只需要他听表哥的话就行。当然,也可以听表哥媳妇儿的话。

程铭一噎。

宋方顿时笑了,“的确是我们孤陋寡闻,小兄弟,你说你叫玉灼,是秦铮兄的表哥。你爹是谁?你娘是谁?与秦铮兄怎么是表兄弟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们?”玉灼丢下一句话,扭头推开了距离烟雨阁最近的一个房间。

宋方一噎。

秦倾上前一步,一把拦住了他的手,看着玉灼道,“我也奇怪,你怎么管秦铮哥哥叫表哥。我是他堂弟。也未曾听说过除了清河崔氏外,他还有别的表弟。”

玉灼看了秦倾一眼,忽然一笑,“八皇子难道忘了还有个王家吗?”话落,他拿开秦倾的手,进了屋,房门被他从里面“砰”地一声关上了。

秦倾一怔,恍然大悟。

“原来是王家的人啊!还真是被我们给忘了。”程铭唏嘘一声,对秦倾道,“昨日为了你中毒蝎子,我没鼻子没脸地将他数落了一阵,从今以后,这是结仇了。太后的母族,是贵姓啊。”话落,他“咦”了一声,“既然是王家人,怎么他姓玉?”

“王家的女儿嫁出去了之后,是个外姓,也是表弟了。”王芜道。

“也是!”程铭想了想点头,“不过这个玉姓可不是一般的姓氏啊。”

“你说是北齐的玉家人?”秦倾睁大了眼睛。

“天下姓玉的也不只是那一家。行啦,别想了。”程铭摆摆手,“甭管是谁家的人,只需要知道,以后他是秦铮兄的表弟,我们少得罪就行了。免得吃不了兜着走。”

“本来就是他的来福楼不对,竟然三更半夜有毒蝎子。小小年纪,可真是记仇。”宋方也摆摆手,“走了,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昨夜一夜没睡,如今累死了,我们进去大睡一觉。”

几人齐齐点头,都各自进了房间。

春花、秋月见几人都进了房,对看一眼,互相对着吐了吐舌头。

主子突然到来,让她们都措手不及。于是都打起十二分的小心谨慎。

轻歌见谢芳华进了来福楼,嘿嘿一乐,也不必寸步不离地守在暗中了。身影一闪,直接去了胭脂楼的后院歇着了。

飞雁收拾妥当,换了一身赶紧的衣服,守在了暗中。

烟雨阁的确如月娘所说,是胭脂楼最好的房间,甚是宽敞,房间陈设婉约雅致。临窗能赏到胭脂楼后花园的风景,也能赏到临街的风景。

整个房间,美而不华,雅而不奢。

秦铮进了房间后,放目扫了一圈,忽然一把将谢芳华拽到了怀里,咬着她的耳朵道,“好呀,堂堂忠勇侯府的小姐竟然敢开青楼!”

谢芳华就知道以着秦铮的聪明,定然会知道这间胭脂楼是她的。她挥手打开他咬她耳朵的脑袋,红着脸嗔了他一眼,“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了?”秦铮无辜地看着她。

谢芳华推开他,伸手捂住耳朵,对他道,“里面有暖水池,你去沐浴,稍后我让人端来早膳,然后你就好好休息,不许再胡闹了。”

秦铮哑然而笑,低头在她捂住耳朵的手上吻了一下,转身照她所说,进了里屋的暖阁。

谢芳华感觉手烫,脸烫,耳朵烫。暗骂了一声,转头对着门敲了两下。

春花、秋月立即靠近门口,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谢芳华吩咐了几句,那二人齐齐点头,下去准备了。

谢芳华回身坐在桌前,靠着窗子看着胭脂楼的后园景色,庭院深深,柳荫花树馥郁。胭脂楼这等烟花巷陌之地,偏偏有一种令人心里为之安宁的幽静。

不多时,春花、秋月端了几碟菜肴和一壶茶走了进来。

将早饭逐一地摆放在了桌案上,二人恭敬地退了下去。

谢芳华倒了一杯茶,端在手里,静静地品着,看着窗外。当看到后院小桥流水上有一抹熟悉的身影从上面走过,她一怔。

若是没有看错,那个人是李沐清。

他奉了密旨去接秦钰,怎么会在这里?

她正思量着,秦铮已经沐浴完,一身清爽地从里屋走了出来,见谢芳华托腮看着窗外,窗子开着,轻纱被风吹起,拂过她的脸庞,有一种风景如画的美人如画的感觉,他心神一荡,走到她身边坐下,声音不觉地放柔,“在看什么?”

谢芳华回过神,转头对他道,“我好像……”顿了顿,她道,“来葵水了。”

秦铮一愣,看了她片刻,又低头寻思了一番,才慢慢道,“按照年前十多日时你来葵水计算的话,如今是该来了。”

谢芳华嘴角抽了抽。

“那怎么办?如今这里没有布包啊。”秦铮有些犯难,“你若是面子薄,不好意思,我去给你找人要?”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慢慢地站起身,对着门又敲了两下。

春花和秋月一直没敢离开,闻声立即来到门口。谢芳华低声吩咐了一句,那二人愕然,连忙点点头,转身去了。

“倒是忘记这是女人待的地方了,怎么能没有那东西。”秦铮嘟囔了一句。

谢芳华脸红地看着秦铮,他难道就不懂得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不好意思吗?又想想他当然是不懂的。否则也不会帮他去偷他娘的布包了。

不多时,那二人拿来了一个小包裹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拿着包裹进了里间的暖阁。

秦铮坐在窗前,学着谢芳华早先的模样,对着外面看,树荫深深,花丛簌簌。不得不说胭脂楼的风景比之来福楼强了十倍不止。可见当初建造胭脂楼时,多么费心地经营。

他想到,谢芳华离开京城八年,在无名山待了八年,而这胭脂楼建立了五年。她自然不能是自己亲手建立的。应该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我她建立的。她该是多么地相信并且信任着那个人,让她将所有的东西都全权地交给他为她暗中筹谋。

他这一刻,忽然嫉妒起那个人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口中说的那个叫做言宸的男子。

不多时,谢芳华换好了布包,从房中出来,便看到秦铮端着水杯看着窗外,脸上神色变化。她想起李沐清,不晓得他看到没有。对他随意地问,“在看什么?”

“风景不错!建造这所胭脂楼,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吧!”秦铮扭回头。

谢芳华笑了笑,坐下身,不置可否地道,“应该是吧!都是言宸一手做的,我也不晓得。看得出一草一木都是费了心思的。”

果然是言宸!

秦铮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谢芳华见他不再言语,突然来葵水,自己也觉得乏得很,浑身没力气。她便也不再说话。

二人安静地用了早膳。

早膳之后,秦铮懒洋洋地没有要去睡的打算,倚着窗子看着外面的景致。

谢芳华觉得秦铮突然变得有些奇怪,但说不上来如何奇怪。若说他也看到李沐清了吧!到也不像是该见到李沐清该有的表情。她也懒得猜测,打了个哈欠,“你不睡我去睡了。”话落,站起了身,“这里面宽敞,有内外两间屋子,你住里间。我住外间。”

“不行!我跟你一起睡。”秦铮立即抓住了她的手。

“铮二公子,你就不怕我沾不干净的东西在你身上?”谢芳华觉得跟秦铮在一起,她从无名山回来,仅有的那么一点儿闺仪和羞涩都被他给耗光了。

“不怕!”秦铮随着她站起身。

谢芳华瞥了他一眼,既然不怕就算了!

秦铮脱了外衣,拉着谢芳华躺在了大床上,随手将帘幕放下,倦倦地道,“这里该不会有什么毒蝎子吧?”

“应该不会!”谢芳华道。

“那你也安心睡吧!”秦铮抓着谢芳华的手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听着他不多时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又躺了片刻,才来了困意,也睡了过去。

这一觉,便睡到了下响。

谢芳华醒来时,秦铮还睡着,她悄悄地撤出手,见他没动静,便轻轻下了床。

外面的天不知何时阴了,下起了细细密密的雨,显然雨是刚下,从窗子向外看,地面还没淋湿。轻盈的雨打在窗外的景致上,添了一层新绿和水嫩。

谢芳华在窗前站了片刻,打开房门。

春花、秋月立即走过来,悄声问,“主子,您有什么吩咐?”

谢芳华看着后花园,问道,“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是不是住在这里?”

二人一怔,齐齐摇摇头,低声道,“回主子,来这里落宿的客人我们是从不问名姓的,这是胭脂楼的规矩。”话落,又悄声道,“不过主子若是想知道,我二人去查查。的确是有一位公子住在了咱们后花园的清幽苑,不过她是绿意姑娘的贵客。每次来都落脚在这里。不晓得是不是您说的右相府的李公子。”

“绿意可是胭脂楼那位卖艺不卖身的头牌?”谢芳华问。

“正是!”那二人道。

“不必了!去拿一把伞来,我去后花园转转。”谢芳华摆摆手。

那二人闻言应声,立即去了。

不多时,取来了伞,秋月低声道,“我们二人随您去吧!若是没有人跟着,这胭脂楼的某些人不识得您,免得出乱子。尤其是清幽苑,寻常人是不让进的。”

谢芳华点点头,“你二人留一个在这里,屋里的人醒来的话,就告诉他我去转园子了。一个跟着我。”

春花闻言后退一步,守在了门口。

秋月连忙给谢芳华打着伞,从后楼梯下了楼,去了后园子。

雨下得不大,打在油纸伞上,发出悦耳的声音。这平阳城比京城靠南,天气比京城微暖了半个季节。下着雨却不冷峭。

谢芳华漫步在园子中,按照早先看好的方位,便来到了清幽苑。

清幽苑里传出轻轻悠悠悦耳的琴声,琴声并不高,至少传不到胭脂楼。扩散的方圆也不过是这清幽苑的一院之隔。

谢芳华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而是静静地听着。

门口有守门人,见到远远走来一个女子,本来要喝止她止步,但当看到秋月给她打着伞,便住了口,恭敬地守在门口。

半响后,院子里的琴声停了。里面传出一个柔美的声音,“哪位贵客?还请进来一叙!”

谢芳华不答话。

“主子进去吗?”秋月轻声问。

谢芳华摇摇头,“我们回去吧!”话落,她转身往回走。

秋月不解,只能打着伞跟着她往回走。

二人刚走了几步,里面有一个人的脚步声走了出来,门扉打开,一个温和含笑的声音道,“既然来了,怎么又走了?”

谢芳华脚步顿住。

“他乡遇故知,是不是应该进来小酌一杯?”那人又温和地笑问。

谢芳华慢慢地转过头,果然见从里面走出来的那人是李沐清。她挑了挑眉,淡淡一笑,“我也很意外,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李公子。”

“我倒是不太意外能遇到芳华小姐。”李沐清微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转回头,走进了清幽苑。

只见一个年约二十上下的女子坐在院中的桌案上,面前放着一把琴。她身边站着一个年约五六岁的小男孩。

女子容貌说不上绝美,但是有一种明丽的艳色。胭脂楼的第一头牌绿意,据说五年前,胭脂楼开业的时候,她是带着弟弟卖身来这里的。那时候,她的弟弟仅一岁。

月娘见她姿色虽然不是绝美,但贵在琴棋书画才艺冠绝,所以,破例收下了她的弟弟。

这也是言宸在闲谈中与她偶尔谈起了这件事。

绿意见秋月给谢芳华打着伞,察言观色,慢慢地起身,对着谢芳华福了福。

谢芳华对她微笑地点头,目光落在了她身边的小男孩身上,小男孩有些羞怯,对谢芳华有着好奇,但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看,躲在绿意身后,拿眼睛好奇又羞涩地瞅着她。

谢芳华敏锐地注意到小男孩的眉目竟然和李沐清有几分神色,想到了什么,微微愕然。

“你想什么呢?他们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我的弟弟。”李沐清叹了口气,好笑又无奈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更是惊异,转头看向李沐清。他的妹妹和弟弟?竟然卖身青楼?

“你们两个进去吧!下雨天凉,紫儿身子不好。不要在外面待太久。”李沐清对二人摆摆手。

绿意显然也意外李沐清竟然对谢芳华随口便说出了他们的身份,她眸底有一丝情绪,快速地掩下,福了福身,牵着紫儿走了出去。

“是去画堂坐,还是在这里坐?”李沐清含笑问谢芳华。

谢芳华回过神来,刚刚绿意弹琴的地方是一个小抱厦,她道,“就坐在这里吧!虽然下着雨,但倒是不大。”

李沐清点点头,一撩衣摆,坐了下来,抬手给谢芳华倒茶水。

“您别喝茶水了,我给您倒一壶红枣姜糖水吧!”秋月在耳边低声道。

李沐清手一顿,抬眼看谢芳华。

谢芳华对秋月点点头,秋月走了下去,她对李沐清道,“我身体有些不适。”

李沐清见她气色是不太好,点点头,将茶水倒好,端在了自己的面前。对她道,“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何会在这里?”见谢芳华颔首,他微微一笑,“我到这里来,先看看妹妹和弟弟。还没离开,便接到平阳县守派人传来的消息,说四皇子已经到了平阳县了。我便留了下来。”

谢芳华点点头,那日秦钰做了十二花仙子的花之首,是利用平阳县守安排的。平阳县守是皇上的人。而李沐清是皇上密旨派来接应秦钰的,三方因此互通消息,倒是可以理解了。她问,“崔意芝呢?”

李沐清淡淡道,“清河崔氏的二公子皇上在考验他。秦钰与他不熟,不得信任。不过是对外迷惑人的幌子而已。她自然是奔着西南去漠北之路相迎四皇子了。如今应该是到郾城了吧!”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想着秦钰沿途定然还有布置,那么关于柳妃和沈妃以及那些不想秦钰回来而路途动手的危险怕是都会引到崔意芝的身上。崔意芝若是能在重重拦截刺杀中能够活着回来,那么兵部侍郎就是他的。若死在路上。那么清河崔氏二公子便自此消失于尘埃了。

------题外话------

又爬到月底了,一个月一个月的,过得简直太快了……

虽然这个月我手里没存到稿子,但幸好坚持每日更新,也是值得扬一下下巴的是吧?(*^__^*)……

这个月最后一天了,肯定是要掏亲爱的们兜里的月票的。亲爱的们,都翻翻兜,谢谢大家的月票了。千万不要留着,过了今日,月票清零,可就浪费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d_U_G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