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隐情/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

吃饱后,谢芳华十分不好意思地看着谢云澜,“云澜哥哥,你都没吃多少。”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谢芳华吐吐舌头,“我也帮你剥鱼刺吧?”

“你若是扎了手,我还得照顾你。算了!我本来也不十分爱吃鱼。”谢云澜道。

“那好吧!”谢芳华放下筷子,“我们走吧!”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澜失笑,“若是让你多在平阳城住些日子,我手里的银子怕是会被你吃光?”

“谢氏米粮很缺钱吗?”谢芳华偏头看着他,径自天真地道,“天下谁人家的人都可以说缺钱,谢氏米粮若是说出去缺钱,你就不怕被人笑话?两顿鱼而已,怎么就能吃光你的银子?云澜哥哥,别告诉我你是守财奴小气的很。”

谢云澜点点她额头,肯定地道,“没错,谢氏米粮很缺钱。”

谢芳华见他说得认真,纳闷道,“为什么吗?谢氏米粮也叫天下米粮。连谢氏米粮都缺钱了。那这个天下岂不是都很穷?”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谢芳华不懂地看着谢云澜。

谢云澜却不再说,对她道,“上车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府。”

谢芳华见他不欲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暗暗对他的话语有了一番计较和心思。想着无论什么话语都不会是无的放矢。总有他的原因。

二人上了马车,谢芳华照样挽着谢云澜的胳膊,这回她好像是累了,困倦泱泱地不说话。

谢云澜伸手拿了车上一床薄被盖在她身上,对她道,“你若是累了,就小睡片刻吧!到了地方我喊你。”

“好!”谢芳华不松手,挽着他胳膊,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卷书,轻轻地翻看。

马车上静静,不多时,谢芳华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谢云澜慢慢地翻着书页,过了许久,他偏头看着谢芳华。眸光温温的,淡淡的,静静的。似是想着什么,又似是没想。只那么看着。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谢芳华感觉到她靠近他再没有早先他乍然不适的僵硬。揣测着他心里的想法,半响发觉,今日短短的接触,还是看不透他。

马车走了半个时辰,缓缓地停了下来。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谢云澜“嗯”了一声,伸手推谢芳华,低声道,“芳华,醒来了,回府了。”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谢芳华在心里品味了一番他转变的称呼,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有些困意迷蒙地看着谢云澜,“到了?”

“嗯,到了!”谢云澜点头。

谢芳华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坐在车上不动,懒意明显,“可是我不想动啊。”

谢云澜看着她,“没有几步路!你实在困乏,到了房间后可以好好睡一觉。”

“云澜哥哥,你背我进去吧!好不好?”谢芳华没骨头一般地倚在车壁上,软软地道。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谢谢云澜哥哥!”谢芳华顿时对他绽开笑意。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谢芳华立即趴在了他的背上。

谢云澜背着谢芳华向里面走去。

那小童睁大眼睛看着谢云澜,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除了早先的惊诧不敢置信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春花、秋月虽然今日见过这小童无数表情,但是也没有此时让二人觉得有一种骇然之感。二人对看一眼,想不明白,只能连忙跟上谢云澜和谢芳华。

谢芳华趴在谢云澜背上,打量这一处宅院。这处院落没坐落于城内,而是落于郊外。两旁是山林树木,只独有这一排房舍院落。院落倒是极大。门匾上也没写谢氏府邸的字样。

随着谢云澜缓步走入院落,守门人垂首立在一旁,十分之恭谨,但谢芳华还是可以看到谢云澜背着她进来时守门人一瞬间的惊骇。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院落内的仆从极少,除了一名守门人外,一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内院有两处跨院,谢云澜对谢芳华道,“我住在东跨院,西跨院没人住。你住吧!”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谢云澜点点头,“是!”

“那处院落看起来很好,西跨院似乎比东跨院偏呢!云澜哥哥,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落吗?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住?”谢芳华悄声问。

谢云澜脚步一顿,断然道,“不可以!”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谢云澜摇头,“不是从胭脂楼给你带来了两名婢女吗?有什么事情,你让她们来喊我。”

“可是我想住得离你近些。”谢芳华用手晃他的背着他的胳膊,央求道,“我没有事情绝对不给你捣乱。好不好?”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我又不住你房间!”谢芳华嘟起嘴。

“听话!否则我派人去喊世子来管你了。”谢云澜道。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谢云澜闻言笑了,“自然能!但是只能白天来。”

“那好吧!”谢芳华妥协。

谢云澜背着她走到西跨院门口,西跨院门口有两名小厮,他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吩咐道,“这是芳华小姐,今日之后,住在这里。她一旦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满足她。不准怠慢。”

那二人同样惊骇地看着谢云澜背着谢芳华,闻言齐刷刷地低下头,恭敬地道,“是,公子!奴才二人一定不敢懈怠。”

谢云澜不再多言,背着谢芳华进了西跨院的主屋。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谢云澜将谢芳华直接背到床前,然后背转身子,对她道,“下来吧!你可以躺下睡了。这间院子一直没有人住,有些清凉,稍后我吩咐人搬一个暖炉来。再给你灌一袋子暖水。你就不觉得凉了。”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好!”谢芳华点头。

谢云澜不再逗留,转身出了房门。珠帘落下,隔绝了他的身影。他走到门口,对跟进来的春花、秋月吩咐了两句,便离开了西跨院。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谢芳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脸上的纯真天真孩子气等等情绪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尽是沉思的表情。似乎有什么看不透,有什么不解,有什么又觉得不太对。

“主子!”春花、秋月关上房门,来到床前,低低喊了一声。

谢芳华转头看向二人,对她们道,“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家公子的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人?你们可能猜测得到?”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春花、秋月齐齐一惊,“小姐,今日云澜公子对您的作为十分之纵容,而且让您靠得极近。可不像是不喜欢甚至厌恶女人的模样啊。”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春花、秋月看着谢芳华,低声道,“今日云澜公子纵容你挽着他以及荡秋千背着您时,他身边的小童似乎极其难以置信,分外惊骇的。看来,云澜公子身上定然有什么隐情。”

谢芳华点点头,“我主意到了。”话落,她忽然笑了,“本来以为一个谢氏米粮便是极其有意思了。没想到谢氏米粮的公子却是更令人好奇。”

“小姐,这整座山林院落都怪怪的感觉,也许您根本就不该答应他来这里。属下二人怕是一旦有什么事情,护不住您。”春花忧心地道。

秋月也连忙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这院子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太静了。而且院子里侍候的人是清一色的小厮,实在是太怪了。总觉得您住在这里,太不妥当。”

谢芳华不置可否,“无名山八年的活死人地狱我都爬回来了,活僵尸都见过,还怕真正的活人?”话落,她摆摆手,“你二人且跟着我安心地住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出这个院子,以免出了事情我反而是护不住你们。”

春花、秋月顿时警惕起来,点点头。

“另外,没有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二人齐齐颔首。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春花和秋月走了下去,为她关好了房门。

谢芳华感觉床榻被褥十分干松,且味道好闻,像是崭新换的,她闭上了眼睛。

大约过了一盏茶,早先跟着谢云澜那小童抱着一个暖炉和一个暖水袋来到了西跨院,春花、秋月迎了出去,他将暖炉和暖水袋交给二人,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春花、秋月拿着暖炉和暖水袋悄悄进屋,将暖炉放在屋地上,将暖水袋轻轻掀开谢芳华的被子,放入了里面。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二人出了房门,也不敢住去别处房间,谨慎地选择住在了谢芳华房间外的画堂。

谢芳华倒也没多再想什么,本来她今日来了葵水身子疲乏,很快就睡着了。

天色还早,响午稍微偏一点儿,春花、秋月并无困意,便待在画堂的榻上歇着。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赵柯来到了这一处院落,并不用人通秉,便进了谢云澜的东跨院。小童见他来了。立即迎上前。

“公子呢?”赵柯问。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今日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柯压低声音,向西跨院看了一眼,显然已经知道谢芳华住在西跨院了。

小童摇摇头,无声地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公子去胭脂楼亲自接了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她靠得公子极近,而且她还挽着公子胳膊,公子也允许了。后来她想去吃红烧鳜鱼,公子带着她去了红林酒肆。酒肆里面有秋千,芳华小姐想玩,荡秋千的时候,公子将她举上秋千的,她一直挨着公子。回来的时候,在马车里,芳华小姐似乎靠着公子睡着了。下车后,芳华小姐说不想动,让公子背他,公子也应允背了。只是到院中时,芳华小姐觉得东跨院很好,也想住东跨院,公子才第一次拒绝了她。”

赵柯听罢后惊异不已,“你说公子竟然由得她靠得如此亲近?”

小童点点头,“是的,不止我亲眼所见,院子里的小厮们也是亲眼所见。若不是我一直没离开公子,我还以为公子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赵柯听罢,半响无言。

“先生,你说公子他……是不是好了?”小童悄声问。

赵柯摇摇头,“我进去看看公子!”

小童点点头,不再言语,继续垂首立在门口。

赵柯来到房门口,伸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他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他向里面看了一眼,面色瞬间立变,当即走了进去。

随着他走入,门再度紧紧地合山。

小童清楚地看到了赵柯的表情,想着看来哪怕是三年过去,公子依旧还是没好的。

院落静静,无声无息,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飞雁自从得了秦铮的吩咐,便跟在暗中,关注谢芳华的行止动向。然后待她进了谢云澜的府邸,在西跨院安然地睡下后,他才回平阳县守府的听雨阁对秦铮禀报。

秦铮听罢后,忽然对飞雁问,“谢云澜有什么隐情,你可知道?”

飞雁摇摇头,“曾经有人给了杀手门一大笔定金,要查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我们手下了定金,可是却没调查出所以然来。后来将定金退还给了对方。”

“哦?”秦铮扬眉,懒洋洋地问,“当初是什么人要查谢云澜?”

飞雁摇摇头,“当初是老门主亲自经受的,此事在门内十分隐秘。我只负责查探。没查出什么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秦铮点点头,眉头蹙起,看向一旁的玉灼,“你自小在平阳城长大。几乎鲜少有消息能瞒得住你爹娘。他们可曾谈过谢云澜?”

玉灼想了一下,摇摇头,“似乎三年前谢云澜来平阳城的时候,我娘好奇跑去看过他。后来我爹去了,将我娘给拦回来了。然后这么多年,一直看着我娘不让他去招惹谢云澜。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题外话------

礼拜一了,又一个礼拜一晃而过啊!我已经存稿到昏天暗地的地步了。也是醉了!

是不是都想秦铮了?要不要真的放他去找芳华呢!唔,要看数月票的心情啦……存稿存的极醉的时候,数月票能缓解嘛!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