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回府进宫/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芳华身体一直有体虚畏寒之症,来了葵水后,更是浑身酸痛难忍,比以前更甚。

秦铮看着她整日里白着一张脸,浑身凉寒,极其心疼,不知如何是好,便将她裹着被子抱在怀里,试图捂暖她,但总不见效果,便蹙眉问,“有没有什么药物能解痛?”

谢芳华低声道,“是药三分毒。”

“那也不能这样难受着。”秦铮眉头皱紧,“要不然我寻个温泉池,你去泡泡?”

谢芳华摇头,“葵水来时,更不宜泡水。”

秦铮长叹,“那怎么办?以前也没见你这样子难受。”

谢芳华靠在他怀里,低声说,“你抱着我,我就不那么难受了,以前我经常服药,后来言宸将我身体里残存的药物去除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如今身体不比以前,便严重了些。没事儿,我能忍受。”

秦铮心疼,“若是我能替了你就好了。”

谢芳华失笑,“这个哪能代替?”

“是啊,不能代替。”秦铮将她搂紧,却觉得她手脚依旧冰凉,在这样的夏季,却这样的凉,似乎是从骨子里发出的冷,他一身火热碰到她都觉得冰手,更何况她自己如何忍受得了?他想了想,对外面喊,“青岩。”

“公子!”青岩应声而出。

“去砍些干柴,将这屋里里的炕烧热。”秦铮吩咐。

青岩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谢芳华笑着说,“青岩跟了你这样的主子真是辛苦,烧火做饭砍柴做琐事儿,都学会了。再过些时日,真该无所不能了。”

“把他锻炼得无所不能,以后谁嫁给他就是有福气。”秦铮道。

谢芳华笑着点头,“这样的话,肥水可不能流外人田。”

秦铮不以为意,将脸贴在她冰凉的脸上,“你说了算。”

不多时,火炕暖和起来,从底下透过被褥,升起浓浓的热意。

秦铮低头问,“暖和点儿吗?好受些吗?”

谢芳华点点头,“好多了。”

秦铮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身子暖和下来,谢芳华的脸没那么苍白了,手脚没那么冰凉了,便有些昏昏欲睡。

秦铮察觉了,抱着她躺下,柔声说,“想睡就睡吧!”

谢芳华动了动身子,轻声说,“你不热吗?去别处待着吧。”

“抱着你这么个冰块,想热也热不起来。”秦铮吻了吻她额头。

谢芳华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凑上身,吻了吻他唇角,将头埋在他怀里,小声说,“那我真睡了,你就这么抱着我。”

秦铮“嗯”了一声。

谢芳华便真的睡着了。

秦铮低头看着她,怀中的人儿呼吸均匀,眼底有两片青影,这两日指不定多难受,才使得她一直未曾安睡,她是这样外表看着柔弱,却内心刚强的女子,再大的苦难摆在她面前,她都不皱一下眉头。世间千万女子,都不如她一个。

谢芳华,他的妻子。她说,嫁给他,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但他心里想的是,娶到她,才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五日后,谢芳华才算彻底地好了,脸色恢复了红润,气色也养回了几分。

秦铮看着她,才真真正正地舒了一口气。

谢芳华觉得这几日秦铮清瘦了许多,本就清俊的棱角看起来更鲜明了,她有些心疼,又有些好笑,“这几日明明是折腾我,可是到头来,却是折腾你了。”

“吃两顿就补回来了。”秦铮意有所指地看着她。

谢芳华脸一红,伸手捶了他一下,看向院外,有些不舍地道,“咱们该回京了吧。”

秦铮也有些不舍,“还能再住些日子。”

谢芳华摇摇头,“新皇登基有半个多月了,咱们来这里,也这么久了。北齐早该有动静了。不知道外面什么样了。”

秦铮不以为然,“还能什么样,一时半会儿变不了天。”

“还是回去吧,多住几日又能如何?总归要出去!以后若是天下太平了,我们平平安安,再回来。”谢芳华回身抱住秦铮,轻声问,“我们还会再回来的吧。”

“当然!”秦铮点头。

谢芳华抱紧他,“将那些蘑菇野菜都带回去,娘兴许也喜欢吃。”

秦铮失笑,“好,都带回去。”

当日,二人说定,便启程离开了深山院落,回了京城。

秦铮如来时一般骑马带着谢芳华,下了深山后,走官道。

官道上人声来往,隐约谈论北齐太子代北齐王治国,北齐正式对南秦宣战。

秦铮挑了挑眉。

“北齐立太子了?齐言轻吗?”谢芳华低声问。

“不是他还能是谁?”秦铮轻轻哼了一声,“回京后,先铲除了他埋在南秦京城的暗桩,给他一个封位礼。”

谢芳华点头,“若想封锁对北齐的传递消息,自然要先铲除北齐安插在南秦的暗桩,不过要先撤了南秦在北齐的暗桩,或者,提前切断,隐秘起来,否则,北齐暗桩一旦被拆,齐言轻定然也会对南秦在北齐安插的暗桩出手。”

“自然。”秦铮颔首。

两人一骑,来到了北城门。

北城门的守城士兵见到秦铮,立即睁大眼睛,连忙恭敬地放行。

有人立即悄悄地前去皇宫报信。

秦铮和谢芳华刚一进城,城内的百姓们有人惊喜地喊,“是铮小王爷和小王妃回京了。”

一传十,十传百,二人回京的消息不多时便传遍了整个南秦京城。

二人还没回到英亲王府,英亲王府便得到了消息,英亲王妃欢喜地从内院迎到大门口。

英亲王府阖府震动,人人都露出欢喜的表情,死气沉沉了多日的府邸,一瞬间恢复了生机。

秦铮勒住马缰绳,看着门口聚集了乌压压一群人,以英亲王妃打头,连刘侧妃都迎了出来,他挑了挑眉,失笑,对英亲王妃问,“娘,这是做什么?”英亲王妃不理他,对谢芳华招手,“华丫头,快下来。”

谢芳华看着英亲王妃,想起早先她辛苦追出京,她却布阵拦截她,回京后,又在皇宫里避而不见。她有些愧疚,地带喊了一声,“娘。”

英亲王妃几乎热泪盈眶,走上前,对秦铮说,“还不快下马!”

秦铮抱着谢芳华轻轻纵身跳下了马。

英亲王妃一把将谢芳华的手攥住,看着她,慈和地责备,“你这孩子,有什么难处,就该说出来,不该自己一个人担着。”

“是我不对。”谢芳华低声说,“让娘担心了。”

“担心是小事儿,你如今能和臭小子和好,娘就欣慰了。快进府内。”英亲王妃拉着她的手往里走,“你爹去上朝了,落梅居我每日都吩咐人给你们打扫,就等着你们回来。”

谢芳华点点头,看了秦铮一眼。

秦铮对他勾了勾唇角。

一群人簇拥着二人欢喜地进府。

进了正院,刘侧妃等人寒暄几句,便各自散去,回了院子,只留下英亲王妃、秦铮、谢芳华三人,清静了下来。

见人都走了,英亲王妃终是忍不住询问,“华丫头,你如今能与娘说说了吧,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思量着如何开口。

秦铮却是不用思量,将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他说得实在是太简略,几乎全部一句话带过。

英亲王妃听罢,拍拍谢芳华的手,眼泪花在眼圈转了转,“你这个孩子,娘就知道你一定有苦衷。当年玉婉和你父亲去得早,她遗留下来的东西让我转交给你,我就觉得,魅族的规矩不同寻常,你们的姻缘怕是多磨多难,却不成想……”

谢芳华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秦铮刻意隐瞒了两世之事,让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实在对不起英亲王妃,总归是她连累了秦铮。

若不是秦铮一心喜欢她,要娶她,他也不必……

“你们能够相爱,这是上天给的缘分,所谓缘分深厚,分也是分不开的。”英亲王妃又道,“总能想到办法的,大千世界,既生魅族,天道使然,总能有破解之法。你外公不是已经去魅族了吗?有时候,人定胜天。”

谢芳华心下微暖,点了点头。

英亲王妃拍拍她,“你们奔波回来,也累了吧?快去休息吧。”

谢芳华摇摇头,“不累。”

“不累也去休息!”秦铮伸手拽起她。

谢芳华无奈,跟着他站起身。

二人出了正院,向落梅居走,王府内一林一景,一草一木,依旧是旧时样子。谢芳华心下感慨,低声说,“我那日离开时,以为再不会回来了。”

秦铮伸手敲她的头,“欠揍!”

“的确是欠揍!”谢芳华握紧他的手。

秦铮的手掌将她温软的手包住,拉着她走进落梅居。

侍画、侍墨等八人,以及玉灼、林七早已经得到消息,守在落梅居门口,见二人回来,欢喜地围上前。

落梅居内,轻风吹来,落梅花瓣纷飞,旧的败了,新的盛开,香气怡人。

白青和紫夜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只抱着秦铮衣摆,一只抱着谢芳华衣摆,来回磨蹭,看得出甚是想念。

谢芳华露出温暖的笑意。

深山林院虽然清幽安静,但是英亲王府这个家处处温暖。

“这两个小东西竟是胖了许多。”秦铮看着白青和紫夜,笑着说。

玉灼立即道,“表哥,你不知道,你和表嫂不在家的这些天,林七日日都做了你们的饭,全部都偎进这两个小东西的肚子里了。能不胖吗?”

“怪不得呢。”秦铮偏头去看林七,“这么说,你的厨艺有进步了?”

林七挠挠头,嘿嘿一笑,“待午时做了饭,给您和小王妃品品,看看是否有进步。”

秦铮点点头。

谢芳华蹲下身,拍了拍两只小东西,秦铮抬脚将两只小东西踢开,拉着谢芳华进了屋。

房间内,一应摆设照旧,丝毫没动。

二人刚坐下,外面喜顺匆匆跑来,禀告说,“小王爷,小王妃,宫里得到了您二人回来的消息。皇上让人来请,您二人即刻进宫。”

秦铮挑眉,“我们刚回来,屁股还没坐稳,他着的是哪门子的急?”

喜顺小声说,“是小泉子公公亲自来的。”

秦铮哼了一声,“去告诉他,爷累了,歇够了再进宫。”

喜顺点点头,立即跑去回话了。

小泉子等在英亲王府的大门口,听到喜顺回话,连连点头,不敢耽搁,折返回了皇宫。

皇宫御书房内,秦钰听到小泉子的回话,沉着脸对他说,“你再去一趟英亲王府,告诉他,再晚就来不及了,让他和芳华今日必须进宫。”

小泉子应了一声,立即又跑向英亲王府。

对于小泉子二次来英亲王府,喜顺愕然。

小泉子招招手,对喜顺低声道,“大管家,你还是带我去小王爷的落梅居吧,杂家亲自跟他说,皇上那边真有要事儿,这几日就专门等着小王爷和小王妃回来,真是耽误不得。”

“好吧!”喜顺点点头,带着小泉子前往落梅居。

喜顺离开后,谢芳华便对秦铮道,“皇上应该是真的很急,否则也不会在咱们刚回来,便派人来了。”

“让他急急。”秦铮不以为然。

“稍后应该还会来第二次。”谢芳华又说。

秦铮哼了一声,“想请爷爷没那么容易的。”

谢芳华好笑,“算了,你我换了衣物,这便进宫吧,本来也不累,晚上再歇着,北齐兴兵的事情要紧。”

秦铮坐着不动。

谢芳华伸手拽他。

秦铮看着她,“我忍了好些天了,晚上你要侍候我。”

“你这是在跟我讨价还价?”谢芳华又气又笑。

秦铮伸手将她拽到怀里,“抱了你好几日,摸得碰不得,很辛苦的。”

“只要你们今天不再横眉冷对,拔剑相向,我就依了你。”谢芳华低声道。

“那就要看他的态度了。”秦铮放开她。

谢芳华转身去衣柜给他找衣物。

二人刚换好衣服,小泉子果然如谢芳华猜测一般,去而复返。

小泉子禀告了来意,又多添了几句话,“小王爷,小王妃,这些日子,皇上为了北齐兴兵之事,日日御书房的灯都直到深夜才熄,夜不能寐,极其辛苦。就等着小王爷和小王妃回来了。”

秦铮走到门口,看着小泉子,不凉不热地挑眉,“你倒是个好奴才!”

小泉子连忙赔笑,“为主子当差,自当尽心尽力替主子分忧,小王爷快些随奴才进宫吧。”

“宫里如今都什么人在?”秦铮倚着门框问。

“只有皇上一人在御书房。”小泉子道。

“他朝中拿俸禄养的那帮子朝臣呢?别告诉我不顶用。”秦铮一点儿也不急着走。

小泉子苦下脸,“奴才对朝中的事儿不清楚,只知道北齐传出太子治国的消息后,一下子急病了些老臣……”

秦铮冷嗤,“安逸惯了,一帮子废物。”

谢芳华从里面走出来,伸手拽住秦铮的手,温柔地说,“走吧。”

小泉子见到谢芳华,立即高兴地说,“小王妃,您气色真好,可见病好了。”

谢芳华笑笑,“嗯,好了大半了。”

这话秦铮也爱听,对喜顺挥挥手,“去备车。”

喜顺连忙应了一声,头前跑出落梅居备车。

二人一起出了落梅居。

英亲王妃得到秦钰派人两次来请二人的消息,心下有些不踏实,毕竟早先纠葛的事儿实在让她心惊胆战,匆匆从正院出来,迎上二人,对小泉子询问,“怎么他们刚回来,还没歇息,皇上便来请了?”

小泉子意会,连忙道,“王妃您放宽心,皇上是为了北齐兴兵之事。”顿了顿,他偷偷看了秦铮一眼,小心翼翼地说,“只要小王爷不对皇上……嗯……皇上不会对小王爷如何的。”

秦铮冷哼一声。

英亲王妃闻言放下了一半心,看向谢芳华,“华丫头也去?”

“王妃放心,皇上请小王妃一起去,也是为了北齐兴兵之事。”小泉子连忙道。

谢芳华温声说,“娘放心吧,我不累,从宫里回来再歇着。”

英亲王妃点点头,看向秦铮,嘱咐道,“皇上毕竟是皇上,如今你媳妇儿找回来了,不准再没大没小。”

秦铮翻了翻眼皮,“知道了。”

英亲王妃摆摆手,“那快去吧。”

秦铮和谢芳华来到府门口,喜顺早已经派人备好了马车,二人上了马车,向皇宫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d_U_G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