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各府请帖/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兰依照往年的规矩下去打点明日赏花会的一应所用。

卢雪莹又坐了片刻,便起身说要去落梅居看看谢芳华。

英亲王妃笑着摆摆手。

卢雪莹出了正院。

刘侧妃道,“我左右无事儿,便留下来帮王妃姐姐张罗赏花会的事儿吧。”

英亲王妃也不推辞,笑着点头,“既然你留下来帮我,那就这样,我也拟些帖子,干脆将京中的夫人也请些来。往年每年每个季节都会办两次赏花会,今年的赏花会一次还未办,那些跟我一样爱花的夫人们估计都等着呢。”

刘侧妃笑着说,“正是,我们王府好久没热闹了。”

英亲王妃喊翠荷过来,对她说,“你再去落梅居问问侍画,华丫头都给哪家的小姐下了帖子,我好再拟一份,给夫人们送去。”

“是。”翠荷应声,连忙去了。

不多时,翠荷返回来,将谢芳华请的人名说了一遍。

英亲王妃讶异,“右相府的小姐说明日要来?”

翠荷点头,“奴婢听说的时候也十分奇怪,特意问了,说不止是李小姐来,李夫人也来。”

英亲王妃纳闷,“李如碧不是闹着要出家吗?”

“兴许是改了主意了。”翠荷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寻思片刻,问道,“铮儿是今日清晨离开的府?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翠荷摇摇头,小声说,“奴婢也悄悄问了侍画,说小王爷是出的远门,归期不定。”

英亲王妃松了一口气,“这样还好。”顿了顿,又道,“都同住京城,右相和王爷同朝为官,铮儿和李家小子自幼交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若是自此不来往了,也却是作难。希望李如碧真是想开了。”

翠荷试探地问,“要不派人去右相府打听打听。”

英亲王妃摆摆手,“算了,右相是个老狐狸,这朝中各大府邸,一举一动,他都能知道。若是被他知道为了这事儿我特意去派人打听,太过小家子气了。况且铮儿不在家,华丫头既然请她,必有主张,李如碧在这英亲王府内,总不会做出些什么。”

翠荷点了点头。

英亲王妃依照谢芳华的名单,又请了各府的夫人,还另外请了左相夫人以及几位酷爱花草的夫人。派喜顺着人依次地送去了各府。

没过多久,英亲王府要办赏花会的消息便在京城里传开了。

宫里也同时得到了消息。

秦钰最先得到了禀告,有些奇怪,对象小泉子问,“你说英亲王府要办赏花会?”

小泉子连连点头,“回皇上,正是,京中如今都传开了,与英亲王妃有交情的夫人们都收到了帖子。”

秦钰蹙眉,“这个时候,大伯母怎么会想起要办赏花会?”

小泉子连忙道,“奴才打听清楚了,据说这次赏花会的兴起人是小王妃,是因为在娘家住了近两个月的左相府小姐卢雪莹今日回府了。特意下帖子请了些有交情的小姐们去英亲王府,王妃听说后,便想着今年还没办赏花会,便干脆又下帖子请了夫人们。”

秦钰凝眉,对小泉子询问,“芳华和卢雪莹交情很好吗?”

小泉子一愣,模棱两可地说,“应该还好吧,据说当初卢雪莹被秦浩折腾的太惨,孩子小产,是小王妃出手相救,才救了她的命。因为这个,左相和夫人对小王妃甚是感激,自此有了交情和交往。”

秦钰放下手中的奏折,沉思片刻,道,“这到不像是她会做的事儿,她不喜热闹,尤其又是在这个时候,哪里有这等闲心?”

小泉子试探地问,“要不然奴才去一趟英亲王府?去问问小王妃的打算?”

秦钰揣思片刻,对他道,“英亲王府可给宫里下了帖子?”

小泉子摇摇头,“似乎是没有,奴才没听说。”

“这样,你去太后宫里一趟,问问她明日可愿意出宫散散心。”秦钰对小泉子吩咐,“太后若是愿意的话,你就对太后说,明日朕陪她去英亲王府赏花。”

小泉子一惊,“皇上,您也去?”

秦钰颔首,“对,朕也去。”话落,摆摆手,“你快去吧,问问太后。”

小泉子应了一声,连忙前往太后宫。

太后自然也听说了英亲王府办赏花会的事儿,同样有些奇怪。如意则是把卢雪莹回府,谢芳华本来只邀请几名小姐,以赏花会做名头小聚一番的事儿说了,又说英亲王妃是顺带给各位夫人下了帖子。太后顿时打消了疑惑。

二人正说着,小泉子来到太后宫,将秦钰的意思转达了。

太后讶异,“皇上也想去英亲王府赏花?”

小泉子巧妙地说,“皇上念着太后有很长时间没出宫了,是陪太后您去。”

太后闻言摆摆手,“告诉皇上,他政事繁忙,哀家怎好为了自己去散心而打扰他?不去了。”

小泉子立即道,“这也是皇上的一片孝心,您若是想去,就去呗。”

太后听罢心里发暖,“皇上是极有孝心。”顿了顿,又道,“王嫂没给哀家下帖子啊。”

小泉子顿时笑了,“您若是要去,只派人去英亲王府知会一声就行,王妃一定欢迎。只是以前的赏花会您都不出宫参加,王妃估计才没给您下帖子。大长公主每年都参加,喜好热闹,帖子早就下过去了。”

太后点头,笑着说,“皇上已经派人去荥阳郑氏了,若是快马加鞭,赶着行程,连夜赶路的话,明日荥阳郑氏的人就能进京,大长公主还不急着看女婿?还有空参加赏花会?”

小泉子捂着嘴笑,“今年都这个时候了英亲王府才办赏花会,大长公主也爱花,这个热闹肯定不想错过。再说荥阳郑氏的人明日进京,总不会急着离开不是?早晚能见到,金燕郡主肯定是要去英亲王府的,大长公主当然也不急着看女婿了。”

“也是!”太后笑着摆摆手,“那你就去回了皇上,就说哀家明日去赏花。”

小泉子高兴地应了一声,又匆匆出了太后宫。

待小泉子离开后,太后转头对如意说,“你说明日赏花会会有很多京中的小姐参加?”

如意心思通透,“据说是的,有小王妃邀请的人,也有王妃邀请的人,明日英亲王府一准热闹。”

太后想了想道,“如今大长公主给金燕选了荥阳郑氏的亲事儿,金燕也应允了,只待荥阳郑氏的人进京面圣了。以前我以为以金燕对皇上的心,总要要闹着进宫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看开了。若说金燕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其实做皇后也当得,只是可惜皇上不喜欢。而右相府的李如碧皇上也不要。不知道皇上会选个什么样的。”

如意不好接话,只说,“据说明日右相府的小姐也去英亲王府。”

“不闹着要出家了?”太后问。

如意摇摇头。

太后叹了口气,“李如碧才华品貌,都是极其出挑,金燕也是,这京中还有不少小姐,都是极好。只是别与谢芳华比。一旦对比,就总有高下之分。”

如意也跟着叹了口气,“咱们皇上心里是极苦的。”

太后点点头,“姻缘一事儿,就是天定。有缘无分,强求不来。登基那日将我吓个够呛,不过也幸好,他和秦铮能以大局为重。”顿了顿,又道,“先皇把江山给了钰儿,把谢芳华又还给了秦铮。也算是临终前做对了一桩事儿。否则这两个孩子,不能善了。”

如意点点头。

“先皇自小看着他们长大,还是了解他们。”太后又道,“谢芳华心里的人是秦铮,皇上也是看透了。这样做,也是为了南秦江山好,为了他们好,不至于兄弟相残,遗祸江山。”

“先皇明智。”如意道。

太后失笑,“他人活着的时候,我诸多怨怼,他驾崩了,我却念起他的好来。”话落,她露出疲惫之色,“朝政如何,用不着哀家操心,以后的日子里,我只盼着,皇上能彻底的放开,立后纳妃,这后宫总不能一直这么空寂下去,再说南秦的江山也需要继承人。”

如意点点头。

小泉子回御书房禀告秦钰,说太后答应了。

秦钰闻言对他摆摆手,“你去英亲王府,对大伯母说,明日朕陪太后去英亲王府赏花。”

小泉子应声,连忙出了皇宫,前往英亲王府。

英亲王府落梅居内,谢芳华正在缝制衣服,卢雪莹进了落梅居。

谢芳华见她来了,便放下了手中的衣物,迎了出去。

卢雪莹见到她后,笑着握住她的手,“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比起你来,我都胖了。”

谢芳华见她气色极好,也隐约听说这些日子以来大公子秦浩一改往常,洗心革面,从王爷解了他的闭门思过后,他日日前往左相府赔罪,求得卢雪莹原谅,卢雪莹闹恨极了,不理他,左相夫人本来也极其恼恨,想女儿和离,但是耐不住秦浩日日赖在左相府,低声下气,诚心求回卢雪莹。最后左相夫人也不忍刁难他了,左相也认可了他的改正态度,许他接回卢雪莹。

谢芳华也回握住她的手,感慨她回京时,第一次见到她的情形,如今时过境迁,她不再是听音,她也不再是昔日的卢雪莹了。那时候难以想象,能有一日如此和气谈笑。她笑着引她进屋,同时说,“你这哪里算胖?只能算是莹润丰腴了些,越发的美艳了,怪不得大哥死活求回你,清空了紫荆苑的婢女。”

卢雪莹轻轻哼了一声,“清空婢女算什么?等我给他纳八房美妾,紫荆苑立即便热闹了。”

谢芳华一愣,“纳八房妾?”

卢雪莹点头。

谢芳华引她坐下,侍画将茶端来,她将茶推到她面前,有些无语地道,“太多了吧!”

卢雪莹抿着嘴笑,“我家的爷们能折腾,不娶个十房八房,如何能泄他的火气?我可不想再去鬼门关走一遭了。”

谢芳华更是无语。

卢雪莹看着她,见她一副不敢想象的样子,她喝了一口茶,好笑地道,“把你吓着了?八房妾也不算多,京中有不少人家的后院都有十几二十几房的妾室,就是这英亲王府,王爷的妾室也有四五房呢,只不过王爷和王妃感情好了以后,都驱散了,只留了刘侧妃在府中养老,你见不着罢了。”

谢芳华一时无言。

卢雪莹又道,“京中各府邸,自然不能和忠勇侯府比,忠勇侯府向来都只求明媒正娶的嫡妻,不纳妾。谢氏米粮、谢氏盐仓家主的后院也都只娶那中意的人,不求妾,免得惑乱门庭。这也就是谢氏吧。连我爹的后院,虽然他不喜女色,但也有三四房美妾呢。”

谢芳华想想,似乎还真是这样。

卢雪莹看着她又笑道,“铮小王爷品性端华,与秦浩不同,他把你宠得跟心尖子似的,早已经扬言非你不娶,一生只你一人了。所以,你不必被我吓着。”

谢芳华好笑,“不止我被吓着,你若是与王妃提,她怕是也会吓着。毕竟一下子纳进门这么多妾,还是少有。”

“我已经与王妃提了。”卢雪莹抿着嘴笑,“的确是吓着了,不过我确实铁了心了,等王妃择来了吉日,就将我物色好的人选抬进门。”

谢芳华闻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妻子给丈夫一下子纳八房妾室,也算是少有了,必定会在南秦京城掀起一阵风雨。

二人又闲聊了片刻,一名小厮来到落梅居,说是大公子回府了,不见大少奶奶,派他来请大少奶奶回去。

卢雪莹听罢后,隔着帘幕对外问,“天色还早,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小厮立即道,“回大少奶奶,大公子处理完公事儿,赶着回来看看院子是否收拾妥当了,怕您在左相府住久了,不太习惯。”

卢雪莹闻言笑了,“原来是为这个,你回去告诉他,我稍后就回去。”

小厮点点头,回去禀告了。

卢雪莹打发了小厮,却是不着急回去,又与谢芳华闲聊了小半个时辰,才起身告辞,临走前,对谢芳华低声说,“我父亲说了,若是有什么事情,不顺当的地方,你只管找他。”

谢芳华了然,明白左相暗指的意思,对她点了点头。

卢雪莹出了落梅居。

小泉子来到英亲王府,由喜顺领着,去见了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听说太后要来,愣了一下,又听说皇上陪着太后来,更是讶异,不过也没表现在面上,笑着点头,“我想着往年太后不喜凑这个热闹,便没给宫里下请帖,今年太后和皇上要来府中赏花,自然是极好。”

小泉子办完了差事儿没去落梅居,径直回了皇宫。

英亲王妃寻思着皇上陪太后来府中赏花到底是何寓意,左右猜不透,便抽空去了一趟落梅居见谢芳华。

谢芳华送走了卢雪莹后,便也得到了侍画禀告太后和皇上明日也来府中赏花的消息,她笑了笑,点了点头,回房继续缝制衣服。

英亲王妃进了落梅居,见侍画要去禀告,她笑着摆手制止,同时问,“华丫头在休息?”

侍画摇头,“小姐在缝制衣服?”

英亲王妃蹙眉,“怎么不好好休息就做活?万一累着怎么办?”说着便进了屋。

谢芳华正在对接缝隙,太过投入,待发现英亲王妃来了时,她已经迈进了门口,没待她迎出去,她已经进了里屋,她只能喊了一声,“娘,您来了。”

英亲王妃走到近前,看了一眼衣料,对她问,“这是给铮儿在做衣服?交给绣娘就是了,你该歇着。”

谢芳华摇头,“这些布料不同,我打算给他做成内衫。”

英亲王妃仔细地看了看布料,又用手摸了摸,“不就是寻常的雪蚕丝锦缎吗?”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是寻常的雪蚕丝锦缎,但是花色不同,用途也不同,不能假手于人,这些都给秦铮做。”话落,她压低声音说,“关于荥阳郑氏这些年的暗桩地图,左相给的。”

英亲王妃大惊。

谢芳华对她肯定地点了点头。

英亲王妃又仔细地看了看衣料,还是没看出什么来,谢芳华将布料挪到光线下,她顿时了然,沉默片刻,感慨道,“果然是左相,藏得这么深。”

谢芳华刚要接话,一只鹰鸟从外面飞了进来,她伸出手,鹰鸟飞到了她的手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d_U_G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