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书房密谈/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鹰鸟的腿上绑着信笺,飘着一丝落梅花的香味。

谢芳华解下信笺,缓缓打开,只见上面画了两道很粗的横线,一个圆圈将那两道很粗的横线圈了起来,圈外面画着数个X字。

谢芳华了然,将信笺放下,走到桌前,也提笔画了两道很粗的横线,又画了一个箭头,箭头指的方向又画了一道很粗的类似于柱子的立着的粗线。画完后,将信笺绑在鹰鸟腿上,放飞了出去。

英亲王妃一直在一旁看着,待鸟儿飞走了,她奇怪地问,“华丫头,可是铮儿来的信?”

谢芳华点头,“娘,是他的信。”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看不懂。”英亲王妃拿着秦铮来的信笺左看右看,也看不明白,不由询问。

谢芳华笑着说,“荥阳郑氏所在的荥阳境内,有两条河,这两条河在荥阳的南北方向,流入东海,却不汇合,形成两条平行线。他用着两道粗线,代表荥阳郑氏。画了一个圈的意思是,先圈着,暂且不惊动它。而外面这些X字,就是杀,也就是切除荥阳外所有眼线和北齐暗桩。”

英亲王妃恍然。

“而我给他的回信是,两道很粗的横线代表荥阳郑氏,这一个箭头是说荥阳郑氏的人即将进京,这根立着的粗线代表天柱,也就是指京城皇宫。”谢芳华道,“荥阳郑氏进京,天子召宣,自然是有事情,他派人一查,就会知道是大长公主府和荥阳郑氏的婚事儿。”

英亲王妃大悟,好笑地说,“你们两个孩子还真是心意相通,若是被我看到这两封信,我是什么也看不懂的。”

谢芳华笑道,“如今是多事之秋,多少人盯着秦铮和我,鹰鸟也不是十分安全,万一落入别人的手中,也让其不能破解。”

英亲王妃点点头,叹了口气,“南秦平静了多少年,如今时局被打破,如此紧张,是该万事小心。”话落,她道,“你可知道太后和皇上明日也要来府中赏花?”

谢芳华点点头,“小泉子来府中时,侍画打听了,告知与我了。”

英亲王妃奇怪地道,“皇上和太后来府中,是不是有别的目的?”

谢芳华想了想道,“皇上应该是揣测我兴起赏花会另有目的,不明其意,明日借由陪太后赏花的名头过来问问我。”

英亲王妃闻言立即问,“华丫头,我也觉得纳闷,你明日为何要办赏花会?”

谢芳华道,“一是将所有人的视线引到赏花会上来,别总盯着秦铮的行踪,免得有人去扰他暗中行事。二是借机找个由头请谢氏六房的六婶母过府,我有事找她商量。三则是,朝堂是一个圈子,各府后院也是一个圈子,夫人有夫人的圈子,小姐有小姐的圈子。我想借机看看,如何利用曲线救国,瓦解荥阳郑氏。”

英亲王妃恍然,伸手点点她额头,“幸好你是女儿家。”

谢芳华失笑,“娘这是在夸我。”

“自然是在夸你。”英亲王妃接过她手中的活,“我来做吧,你别累着,谁见到你都说你瘦了,要好好养着补回来。”话落,又道,“还别说,这布料的花色看起来还真的很好,若是不仔细瞧,还真看不出另有乾坤,做内衫可惜了,若是穿在外面,一定俊俏。”

谢芳华笑着说,“这样的布料不能穿出去,闲置太可惜了,不如就给秦铮做内衫,以后做铲除荥阳郑氏来用。”

“也对。”英亲王妃点头。

谢芳华又道,“娘,您去忙吧,衣服我慢慢做,我不累着就是了。明日赏花会,既然皇上和太后要来,需要打点的事情多的是。”

英亲王妃闻言放下针线,“好吧,那你别累着。”

谢芳华点点头。

英亲王妃不再多待,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又拿起针线,做完一件内衫后,天已经黑了,她将其它的布料收了起来。

一夜无事。

第二日一早,英亲王府便热闹起来,英亲王妃吩咐下人们将花盆依次从花房搬到了府中的水榭亭台。一时间,满府尽是花香。

谢芳华昨日一夜好睡,一早醒来神清气爽,收拾妥当,带着侍画、侍墨等八人前去英亲王妃处帮忙,留玉灼和林七留守落梅居。

她到水榭亭台时,卢雪莹早她一步已经来了。

见她到来,卢雪莹上前,笑着挽住她的手,“娘给夫人、小姐和男客们都分别设了桌席,用珠帘隔开。”

谢芳华打量了一眼,“还有男客?”

卢雪莹笑道,“皇上要来啊,娘索性就又邀了几位公子作陪。”

谢芳华想起秦钰要来,不能一帮女眷待着,把他晾在一处,笑着说,“也是。”

英亲王妃走过来,对二人说,“不用你们迎客,你们先去水榭里面的暖阁待着,等客人来了,你们陪着就是了。”顿了顿,又道,“太后和夫人们我理会,皇上和几位小子们由大公子招待,你们姐妹只管招待好几位小姐就行。”

“如今时候还早,我们也能帮着娘做些事情。”卢雪莹道,“弟妹身子不好,她去歇着吧,我稍后再去。”

英亲王妃摆摆手,“也没什么事儿,你们进去吧,都不用你们。”

卢雪莹闻言对谢芳华笑道,“做娘的儿媳妇儿就是有福气,我们只管吃喝玩乐就行了。这是几辈子修来的。”

谢芳华笑着点头,“就是。”

英亲王妃也好笑,催促道,“你们快去吧!”

二人点点头,一起进了水榭内的暖阁。

二人刚坐下,春兰便领着谢氏六房的明夫人和谢伊来了。

谢芳华和卢雪莹连忙起身给明夫人见礼。

明夫人笑着摆手,“伊儿一大早就闹腾着要来,我们早早就过来了。”

“娘说来早了,英亲王府还没打理好,碍事儿。”谢伊走进来,伸手挽住谢芳华的胳膊,嘟着嘴说,“我就对娘说,咱们自己娘家人,可以提前来帮忙嘛,她依了我,就来了。”

“我看外面王妃都打点妥当了,哪里用得到我们帮忙。”明夫人嗔了谢伊一眼。

谢伊嘻嘻一笑,“我保证不碍事儿。”

谢芳华笑着说,“你们来得早正好,可以陪着我和嫂子说话。”

卢雪莹也笑着点头,“正是,王妃不用我们帮忙添乱,只我们两个在这里闲坐着。”

“王妃疼儿媳妇儿是出了名的。”明夫人抿着嘴笑,“能嫁入英亲王府,就是有福气。早先你们没进门时,不知道多少闺阁小姐挤着想嫁来英亲王府呢。”

谢芳华和卢雪莹都笑了起来。

四人落座,侍画、侍墨上茶,四人闲聊起来。

过了片刻,谢伊拽住卢雪莹的衣袖,“雪莹姐姐,听说紫荆苑里的紫荆花十分漂亮,我都没见过,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能啊!”卢雪莹答应的痛快。

“太好了!”谢伊见卢雪莹答应,高兴起来,转头看向明夫人,“娘,您看,雪莹姐姐答应了,我能去了吧?”

“女孩子家家的,一点儿也不稳重,被人笑话。”明夫人瞪了谢伊一眼。

卢雪莹连忙道,“我就喜欢伊妹妹这样活泼的个性,以前我也跟她一样。”话落,邀请明夫人,“夫人也去看看吧,紫荆花的确还说得过去。”

明夫人摆手,“我就不去了,以前来府中的时候,见过。”

“那……”卢雪莹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好笑地道,“既然伊妹妹好奇想看紫荆花,嫂子带着伊妹妹去吧,我陪着六婶母闲话,也顺便等着燕岚她们来。”

“也好!”卢雪莹点头。

谢伊笑着挽住卢雪莹胳膊,对明夫人吐吐舌头,高兴地出了暖阁。

明夫人笑骂,“这个死丫头,小磨人精。”

谢芳华也好笑,见卢雪莹和谢伊离开了,她对明夫人道,“六婶母,我有要事找您,咱们去里面说话吧。”

“好。”明夫人点点头。

谢芳华站起身,向里面走去,明夫人也站起身,跟着她走了进去。

暖阁分为内暖阁和外暖阁,内暖阁一般用作冬天所用,外暖阁相当于画堂抱厦,内暖阁里有一间小书房。

谢芳华引着明夫人来到最里间的书房,吩咐侍画、侍墨守住门口。

明夫人打量这间小书房,清静安静,内外都被隔间断开,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谢芳华开门见山地说,“六婶母,若是动用我们谢氏的暗卫,有把握一夕之间除去荥阳郑氏吗?”

明夫人一惊,“一夕之间?”

谢芳华点头。

明夫人想了想,慢慢地摇摇头,“恐怕不能,毕竟荥阳郑氏也是几百年的世家,据我所知,一入荥阳,如入龙潭虎穴。这么多年来,没人注意触动的荥阳郑氏,在荥阳的地界,就如一张网,把荥阳密护得比这京城还严实。”

谢芳华抿唇。

“咱们谢氏在荥阳的地盘,也只能是有暗桩而已,若说要一夕之间把荥阳城的郑氏给掀翻了,不太可能。”明夫人道。

谢芳华闻言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徐徐图之了。”

明夫人也轻叹,“这么多年,老侯爷将谢氏暗探交到了我手里,我只有保全的能力,却没有察觉荥阳郑氏,若不是这次你让我查北齐暗桩,还不能揪出隐在的荥阳郑氏。那日我收到名单时,看过分析之后也分外讶异,没想到荥阳郑氏竟然是北齐坐落在南秦最大的暗桩,不知何时荥阳郑氏被北齐收服的。”

谢芳华看着明夫人摇摇头,“这也不怪六婶母,这么多年,皇室一直盯着谢氏,明里压迫背后筹谋,应付皇室不易,如今谢氏暗探能保存完好,也是您的功劳。爷爷将谢氏暗探交给您是对的。还好如今揪出了荥阳郑氏,若是待到北齐、南秦再开战,荥阳郑氏再趁机作为,那么就是真正的麻烦了。大夏倾塌也是旦夕之间。”

“你这样说我心里还稍微宽慰些,免了些自责。”明夫人握住谢芳华的手,“谢氏一直以来,族规祖训规定,全族庶务交给世子,谢氏暗探该交给府中嫡出长女。而我们这一代时,你姑姑却嫁去了北齐,你还未出生,老侯爷只能将谢氏暗探另择她人,当时选中了我,算是破了规矩,如今你已经成人大婚了,我该将谢氏暗探交还你手里了。”

谢芳华立即摇头,“六婶母,我不要谢氏暗探。”

明夫人立即道,“那怎么行?当年破了谢氏规矩是迫不得已,如今你有才有能,本就应该接手谢氏暗探。”顿了顿,又道,“况且我一个妇人,见识浅薄,能力有限,拿着谢氏暗探支撑这么多年,也觉得是极限。若不是你从无名山回京,几番周折,与皇室破冰和好,如今恐怕谢氏在我手里早已经折了。我哪里还有脸面去九泉下见谢氏的列祖列宗。”

谢芳华闻言摇头,“六婶母,您做得很好,这么多年,皇室与谢氏明里暗里交锋,至今恐怕连皇室也不晓得谢氏真正的暗桩暗探在您的手里。这份隐藏的功夫便难有出其右者。你就一直留着吧。”

明夫人摇头,“我已经老了,当年老侯爷将谢氏暗探给我时,我义不容辞当仁不让二话不说便接到了手里。一晃这么多年。如今已经心力不济了。在我手里,谢氏暗探也发挥不到更大的效用。还是给你适合,你便不要推脱了。我也能放松一直绷着的心。”

谢芳华见明夫人态度坚决,她叹了口气,低声说,“六婶母,不是我不接,是我没办法接。”

明夫人看着她,不解,“为何?你若是接,老侯爷一定不会反对。”

“不关爷爷的事儿。”谢芳华看着她,“恐怕我命不久矣。”

明夫人大惊,“怎么回事儿?”

“您知道魅族,也知道我娘实际不是出身于博陵崔氏,而是出身于魅族。魅族有天道祖训,王室一脉的继承人必须和圣女一脉的继承人大婚,方可佑安平。而我娘嫁给了我爹,我则又选了秦铮。算是破了魅族天训。”谢芳华缓缓道,“魅族术法能驭万物生灵,正所谓,有得便有失,天生魅族,便该有它生存的规矩。违天之事,必遭天谴。”

明夫人面色大变,看着谢芳华,一时说不出话来。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六婶母,谢氏暗探,还是要您接着管,谢氏一族,以后怕是还是需要您撑着,我自然会努力地寻求办法,尽全力保全这一条命。但若是真保不住,您就培养谢伊吧,将谢氏暗探交到她的手里。我看她能担在肩上。”

明夫人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谢芳华对她笑了笑,“只是苦了您了,谢伊聪明活泼,七窍玲珑,若是有更合适的人,我也不想将这副胆子压在她的肩上。但目前谢氏看来,实在再寻不到比她更为合适的人。”

明夫人叹了口气,伸手将谢芳华抱在怀里,眼眶湿润,“可怜的孩子,怎么会这样,你的命怎么会这么苦,比起你受的苦,谢氏暗探这副担子又算的了什么……”

谢芳华依在她怀里,想着她虽然自小没得到母爱,但是英亲王妃和明夫人对她都胜似母亲。

过了片刻,明夫人放开她,对她道,“既然如此,你只放心寻找破解的办法,谢氏暗探反正我也撑了这么多年了,继续再撑着,我也能撑得下去。伊儿你说行,那我就试探着培养她,希望她真能担起这副担子。不能让人觉得我们谢氏没有再拿得出手的女儿家了。”

谢芳华笑着点了点头。

明夫人又道,“关于荥阳郑氏,你说徐徐图之,怎样图之?你告诉六婶母,我去做。”

谢芳华低声道,“看来只能玉成金燕和郑孝纯的婚事儿了。”

明夫人闻言道,“我是听说这件事儿了,可是若说金燕郡主一旦嫁入荥阳郑氏,有朝一日荥阳郑氏铲除,她这一辈子算是毁了。”

谢芳华叹了口气,“她同意,说即便如此,也要嫁入荥阳郑氏,以谋徐徐图之铲除。为了南秦江山,为了……皇上,不惜一切。”

明夫人闻言又是片刻失语,“大长公主可知道?难道她同意?”

“大长公主不知,关于荥阳郑氏的事情,不能外泄。”谢芳华道,“金燕自己做的主。”

明夫人闻言感慨,“儿女情长,国之大义,若说孰轻孰重,只在一个选择罢了。当年你姑姑,也是选了大义,去了北齐。一晃多年没见她了。这么多年,她能让北齐王不兴兵,守到今日何等不易。大长公主当年没能做到,如今她的女儿却要去做。因果循环,她若是以后知道,不知作何感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