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光天化日/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英亲王妃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华丫头,你快自己把把脉,开一副药吃,你的脸白的吓人。”话落,又道,“要不然,去请太医?”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英亲王妃自然也知道自从孙太医被杀后,太医院已经没有好的太医了,医术都不精通,她叹了口气,“都怪我,给你看什么花啊。”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刚刚你吐了血,如今这么虚弱,真的没大事儿吗?”英亲王妃看着她,“还是将铮儿招回来吧,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懂医术,又不请太医,我也不知晓你身体情况,不放心你。”话落,她就要站起身。

谢芳华伸手拉住她,“娘,您别告诉他,他此次出京,暗中带走了关在暗牢里的郑孝扬,要铲除荥阳郑氏和北齐的暗桩,要做的事情必须隐秘保密,且必须果断快速出手,不得出丝毫差错。虽然有郑孝扬相助,但荥阳郑氏毕竟几代根基了。而且,他不懂医术,回来也只能恼怒心急。”

“总要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他在京中,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些。”英亲王妃道。

谢芳华握住她的手,“我们也能查出来,荥阳郑氏和北齐暗桩不能一拖再拖地步解决。齐言轻立为太子,接手朝政,站稳脚跟后,定然会立即出兵的。必须要赶在他前面做好一切。”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就是为南秦江山想的太多,反而辛苦了自己。”

“您放心,我真的无碍,这次催动我身体里的心血翻涌,只不过是养了这么长时间的伤白费了,但不至于要我的命。”谢芳华道,“也没那么容易要我的命。”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谢芳华点点头。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昨日上午,我和春兰将花搬了出去,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英亲王妃抿起唇,“难道真是这里面这些人动了手脚?除了太后、皇上、太妃,八皇子,各府的夫人小姐公子,能来英亲王府的,都是走动甚密的人,实在不敢想象,竟然有这么毒的心思。”

谢芳华没说话。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谢芳华摇头,“娘,昨日您和兰姨将这盆花搬出去,都什么人看了它,碰了它。”

英亲王妃想了想道,“昨日办的是赏花会,来的人都依次地看过那些花,怎么会有人去注意谁看了什么花?”

谢芳华抿唇,“这么多花,为什么只这一株金玉兰打了花骨朵?”

英亲王妃一怔,“是啊,这么多花呢,若说金玉兰娇贵,它也不是最娇贵的。”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点头,“对,没错,正是这样。”

“所以,娘,您想想,会是什么人知道您昨日早上注意了这盆花,有过一番仔细地观看,才在这一盆花上动了手,特意让您发现,从而引您和我入局。”谢芳华问。

英亲王妃看着她,压低声音,“你是说春兰?”

谢芳华看着她,“娘,您信任兰姨吗?”

英亲王妃抿唇,想了片刻,点点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进府后,嫁给了王爷身边的喜顺。王爷和我信任他们夫妻。否则也不会什么事儿都交给他们了。”

“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娘信任的,娘的眼光我也信得过,我也觉得兰姨不会害我。”谢芳华道,“您再想想,除了兰姨,可还有别人当时也注意了?”

英亲王妃低头寻思,片刻后,她揉揉头,“昨日早上起来,一直忙着里里外外布置花草,小厮、侍婢,来去匆匆,除了春兰,我到不记得当时我和春兰看这盆花时,还有谁在场了。”

“您将兰姨叫进来。”谢芳华道,“再吩咐个您信得过的人,守着门。”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英亲王妃点点头,伸手敲敲门框,对外面喊,“来人。”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你守着门,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人进来。”英亲王妃吩咐。

“是。”翠荷垂首。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春兰乍然进来,看到桌案上地面上都是血,又见谢芳华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软榻上,她吓了一跳,“王妃,这……小王妃您……这是……”

她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了。

“那盆花被人下了毒,催发了华丫头体内的毒。”英亲王妃简单地道,“你想想,昨日你我注意这盆花时,还有什么人在场?”

春兰脸色发白地看向谢芳华,好半响,才能平息下惊骇,“您是说那盆金玉兰?”

“嗯。”英亲王妃道,“你仔细想想。”

春兰低头,仔细地想,“昨日……刘侧妃,府中的丫鬟婆子小厮,除了落梅居的人外,都调动了。”话落,她道,“难道是刘侧妃下毒?”

英亲王妃脸一寒。

春兰又立即道,“不对,您说是咱们在仔细观察金玉兰时有谁在场,那就不是刘侧妃,当时咱们在看那盆金玉兰时,刘侧妃早已经出去打点安排人了。”话落,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惊,“难道……不可能啊……”

英亲王妃看着她,“谁?”

春兰向外瞅了一眼,脸色发白,压低声音,“您和奴婢说完那盆金玉兰,是吩咐翠荷抱出去的。”

英亲王妃顿时看向外面。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她沉默片刻,低声问,“你确定?”

“奴婢确定啊,难道真是……”春兰看着英亲王妃,低声说,“她可是王妃除了奴婢外最信任的丫头啊,王妃都已经给她选好了婆家,准备放出去嫁人的,而且那户人家的公子是个举人,有些才华,他嫁去做的是妻,不是妾,她也是极其中意的。不该……不该害小王妃才对。”

英亲王妃没说话。

春兰继续道,“可是除了奴婢和她,当时奴婢真不记得还有什么人在场了。”

英亲王妃偏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也没想到春兰说的是翠荷,她的确是除了春兰外,王妃信任的人,很多事情,都会交给翠荷,可见倚重。见英亲王妃看来,她道,“翠荷是在外面吗?娘何不将她叫进来问问。”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对春兰说,“你出去,将她叫进来。”

“是。”春兰走了出去。

她刚走出外间,便“啊”地叫了起来。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快步走了出去,人未到,声先出去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春兰惊骇的声音止住了,回头见英亲王妃已经快步走出来,她伸手指着门口,“王妃,您……您看,她……”

英亲王妃看向门口,只见翠荷七孔流血,已经死在了门外,她面色一沉,“什么人干的。”

春兰说不出话来。

“来人!”英亲王妃大喝。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你们可看到是什么人杀了她吗?”英亲王妃恼怒地问,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谢芳华、春兰在内室说话,这么短短的功夫,翠荷竟然惨死在门口,而且没听到丝毫动静。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一人道,“回王妃,属下们一直守在院外,没见到什么人。”

“难道是武功高手?”英亲王妃问。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正是这个道理。”那人道。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因为春兰的一生尖叫,院外的丫鬟婆子小厮们都被惊动了,齐齐从各处跑出来,聚在院外,见春兰仰倒在门口,七孔流血,死相凄惨,都下得脸色发白,腿打软。

英亲王妃将人扫了一圈,怒道,“刚刚都谁在外面,可看到翠荷是怎么死的?”

众人齐齐摇头,无人说话。

谢芳华从内室里走出来,见英亲王妃气得脸色铁青,她道,“娘,我来看看。”

英亲王妃立即回头,“你怎么下地了?快回屋子里躺着?”

“无碍的。”谢芳华道。

“春兰,扶着小王妃。”英亲王妃连忙吩咐春兰。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扶住谢芳华。

“扶我上前,我看看翠荷的死因。”谢芳华道。

春兰点点头,扶着谢芳华来到翠荷的近前。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不过无人敢问。

谢芳华将翠荷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直起身,对英亲王妃道,“是虫咒之术。”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嗯,就如在西山军营时,范阳卢氏的子嗣的死一样,是虫咒之术。不过,这个虫咒之术更霸道,使人七孔流血而死,且死相凄惨。”谢芳华道。

“到底是什么人给她下了虫咒之术?”英亲王妃心下胆寒,握住谢芳华的手。

谢芳华没说话。

英亲王妃怒道,“西山军营也就罢了,堂堂英亲王府,竟然也有人对婢女下了虫盅之术,惨死在我门外。”话落,她道,“去请王爷立即回府。”

“是。”喜顺闻寻赶来,也吓得脸发白,闻言连忙去了。

“去请大公子、大少奶奶、刘侧妃,以及府中的所有人,都到这里来。”英亲王妃又吩咐。

“是。”有人立即去了。

“春兰,去取府中所有人的名册,我要点人。”英亲王妃又吩咐。

“是。”春兰慢慢地松开谢芳华,转身去了。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谢芳华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在抖,她轻轻地握了握,“娘,我没事儿,您没事儿,就不可怕,您别急。”

英亲王妃回握住她的手,转身拉着她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对她道,“竟然在英亲王府,在我的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事儿,如何不让人心里发寒?”话落,她又道,“娘不是害怕,是觉得竟然连咱们府里也不安全了。”

谢芳华抿唇,“有些作恶的东西一日不除,天下哪里都不安全,不止咱们府里。”

英亲王妃闻言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刘侧妃和卢雪莹碰到门口,对看一眼,都不解地摇摇头,一同走了进来,当看到门口惨死的翠荷,齐齐吓了一跳,刘侧妃更是惊呼出声,卢雪莹毕竟有些骑射功夫,底子好些,虽然也吓了一跳,但没向刘侧妃一样惊呼出声,伸手扶住了刘侧妃。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你们来了?进来说话。”英亲王妃出声示意二人进来。

二人迈过翠荷,进了画堂。

卢雪莹扶刘侧妃坐下,立即对谢芳华关心地问,“弟妹?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可要紧?可请了太医?”卢雪莹立即问。

“她的医术自然用不到请太医。”英亲王妃道,“可是着实伤着了,她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不知道是哪个心狠手辣的,竟然要害她的性命。”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卢雪莹想想也是,点了点头,对谢芳华关心地道,“弟妹,你这副样子,让人看着实在骇然,还是快去床上躺着吧。赶紧熬药服下才是。”

“对,什么也不及你的身子重要。”英亲王妃立即道,“你快开个方子,先熬药。”

谢芳华点点头。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你拿着药方去熬药。”谢芳华将药方递给了她。

侍墨点点头,立即去了。

英亲王妃知道谢芳华既然将药方给侍墨,她自然是她信任的人,便也就没说什么。

过了片刻,喜顺匆匆跑了回来,“王妃,王爷和大公子说这就回府。”

英亲王妃点点头,将名册递给他,“你去点名,看看府中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是。”喜顺立即拿着名册去点名。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英亲王妃点头。

这时,英亲王和秦浩从外面匆匆走了回来,一眼见到正院立满了人,门口横躺在七孔流血惨死的翠荷,齐齐面色一变,急急走进屋。

英亲王立即问英亲王妃,“出了什么事情?”

英亲王妃将谢芳华受伤、翠荷惨死的事情说了。

英亲王立即转向谢芳华,见她脸色苍白,面色极差,嘴角还依稀有没擦净的血,立即紧张地问,“可有大碍?”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王府害小王妃、杀人,岂有此理。”英亲王恼怒,“喜顺,去查……”

他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英亲王话音一顿,看向英亲王妃,“皇上来了?”

英亲王妃偏头看了一眼谢芳华,说道,“皇上在宫里应该是得到信儿,快去请皇上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