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为人父母/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铮听到谢芳华的话,整个人都僵了,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

真的是喜脉呢!

真的是喜脉!

真的怀上了!

真的怀孕了!

他和她的孩子?

秦铮一时间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停住不流动了,他大脑感觉嗡嗡的响,又仿佛没什么声响,极静极静。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大脑似清醒,又似混沌,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做,该怎样做。

整个人就那样的僵硬着,紧绷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看着秦铮,她能体会他此时这种看起来凝定不动,却心中掀起滚滚涛海的感觉。他们夫妻一体,夫妻一心,她刚在把脉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按着流动的喜脉,即便她自诩医术高绝,但也觉得不真实,怕自己诊错了,一直地摸着,才渐渐地感觉真实。

她真的怀孕了!

一个多月了呢!

她这个已经身为了母亲的人,是何等的不合格,竟然受了两次的伤,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还顽强地待在她肚子里,至今才被她诊出来,方才知道。

她想哭,却觉得,泪不是从眼睛从流出来,反而都倒进了心里。

从大婚后,她一直就期盼着,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这副身子,怕是永远也不必想孩子了。

可是惊喜就这样突然而来了。

在她觉得最不可能的时候,在她最没有准备的时候。而且,这一个月里,她还喝了那么那么多的苦药汤子。

过了许久,许久,又许久。

秦铮才慢慢地动了,他先是慢慢地伸出手,紧接着,又慢慢地抓住谢芳华的手,手指按在她手腕上,似乎想跟她一样诊脉确认。

谢芳华低头,将他的手轻轻拿起,又放在她的手腕上脉搏上,摆对正确的诊脉方式,小声地告诉他,“脉该这样诊。”

秦铮按照谢芳华给他放的正确的方式,静静地将手指按在她脉搏上。

谢芳华轻声道,“脉象一般分为平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滑脉、洪脉、细脉、弦脉、促脉、结脉、代脉。”

秦铮抬眼看她。

谢芳华微微弯起嘴角,声音又轻了些,“寻常人的脉象是平脉,常脉。怀孕的脉象通常是滑脉。”

秦铮点了点头。

“滑脉,即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盘。”谢芳华解释,“你慢慢地依照我说的,仔细地感觉,是不是这样?”

秦铮没言语,眼睛盯着自己按在谢芳华手腕上的手。

谢芳华继续道,“滑脉的话,就像有一排气泡,或是一个个小珠子依次经过你的手指,速度极快,一个接着一个,跳动十分有力,你的三指都能清晰的把到跳动得很欢快的脉象。”

秦铮慢慢地点了点头,面色没变,眼中却因为感受到了什么,迸发出奇异的情绪,手明显地颤动了那么一下。

谢芳华目光温柔,声音又轻柔了些,“胎息之脉,左疾为男,右疾为女。如是以脉辩人,男女脉同,唯尺各异,阳弱阴盛,左主司官,右主司府,左大顺男,右大顺女……”

秦铮忽然撤回了手。

谢芳华抬眼看他,“怎么了?”

秦铮面色忽然紧绷,“你刚刚说,左边的脉跳动得比较快,就是子?右边脉象跳动比较快,就是女?”

谢芳华轻笑,“医书上一般是这样说。”

“那……医书可否准确?”秦铮问。

谢芳华摇摇头,“十有八九是准确的,但也不能照本宣科,医书也是先人传下来的,也兴许有错处,同时也要因人而异。”

秦铮手指攥了攥,看着她,面色又奇异地变幻了一会儿,才有不敢相信地问,“真是喜脉?”

谢芳华叹了口气,“是喜脉啊。”

秦铮还是觉得,她这样的身子,不太可能,又问,“你……的医术,有没有出错的时候?”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他,“几乎没有。”

秦铮蹙眉。

谢芳华看着他,“你……不欢喜?”

秦铮眉头蹙紧,没说话,可是表情却很清楚明白的显露出来。

谢芳华又深深叹气,她这副身子,也难怪他欢喜不起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期盼的,她经受这一个月的两次受伤奔波折腾,这个孩子却还安安稳稳地待在她身体里,她忽然坚信,她能平安地将他生下来的,就凭他这样顽强。

她站起身,来到秦铮身边,伸手去拉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秦铮的手有些僵,但没拒绝,贴在他小腹上,静静的,带着轻轻的颤意。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的身子,低声说,“秦铮,孩子都这样坚强,我们为人父母,是不是更应该坚强一些?我们能把他平安生下来的,是不是?”

秦铮张了张嘴,喉咙似乎被什么哽住,说不出话来。

“你说是不是?”谢芳华又问他。

秦铮依旧不言声。

“嗯?”谢芳华执着地想要他回答。

好半响,秦铮才慢慢地点头,声音沙哑,“是。”

谢芳华轻笑,“那你说,你刚刚把脉了,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秦铮摇头,“不知道,我没把出来。”

“我也没有,时间还短,如今诊不出来。”谢芳华身子向前,将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他身体上,小声问,“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秦铮毫不犹豫地道。

谢芳华摇头,“我喜欢男孩,长大后,像你一样。”

秦铮身体忽然在这一刻放松了,轻笑地伸手抱住她柔软的身子,虽然她的身子一样的轻盈,一样的清瘦,但他却比往常都小心翼翼,生怕碰坏了她,低声说,“为人父母者,不能只负责生,不负责养。”

谢芳华点头,“我想平安地生下他,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娶妻,看着他生子……”

“我也想。”秦铮将手臂收紧,却又不敢像往日一样,怕将她弄得难受。

“那我们就好好地活着,不仅要把他生下来,还要陪着他长大。就像是娘陪着你长大一样。我也要像娘爱你一样爱他。”谢芳华柔声道。

秦铮失笑,放开她,眉目见忽然生动了,笑意盈盈,“娘把我惯坏了,难道你也要学娘,惯坏他?”

谢芳华摇头,“我才不觉得娘把你给惯坏了,你这样的好,天下再也没有一个这样的秦铮了。”

秦铮无语地看着她,眉目间的笑意更深了,伸手点她额头。

“当初,皇祖母宠溺,你娘宠你,以后,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娘宠他,我也宠他。”谢芳华说着,笑了起来,“不过爹对你身上做得不好,你可不要学他,也一定要宠他。”

秦铮挑了挑眉,“他刚这么……这么一点儿,你就护着,若是他生下来,还有我的地位吗?”

谢芳华想开玩笑说没有,但是却舍不得,点头,“当然有。”

秦铮低笑,轻轻地抱着她,柔声道,“谢芳华!”

“嗯?”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将她拽着坐在他的腿上,双手环抱这她,“吃饭吧!多吃些,别告诉我如今你还没胃口。”

谢芳华看向桌子,上面摆着各种菜色,汤品,她懒洋洋地靠着他怀里,“你喂我。”

“好。”秦铮有求必应,拿起筷子,夹了菜,放进她嘴里。

谢芳华乖乖地吃着。

片刻后,谢芳华吃得差不多了,对秦铮摇头,从她怀里出来,坐在他身边,“我喂你。”

秦铮点点头。

二人你侬我侬,磨磨蹭蹭,大半个时辰,才吃完饭。

饭后,秦铮对谢芳华道,“你回床上歇着。”

谢芳华摇头,“吃了这么多,不适合躺着。”

“那就回床上坐着。”秦铮拉着她起身。

谢芳华好笑,“又不是瓷娃娃,我前些日子那般折腾,他都没事儿,所以,用不到太过小心。我们寻常该如何就如何。”

秦铮蹙眉,“如今你怀孕了,我们还如何去漠北?不如……”

“能去。”谢芳华打断他的话,“如今正因为怀孕了,才不能回京,若是回去,你试想,爹和娘还不得日日提心吊胆,恨不得时时看着我?我在皇宫里闷了那么些日子,已经受够了。”

秦铮好笑地看着她,“当初你狠下心,要去做秦钰的皇后时,就没想过住在宫里受不了?”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他,“没想过。”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

谢芳华拽住秦铮的手,轻轻摇晃,“我不想回京,我想去漠北。”顿了顿,小声说,“我还想去天机阁一趟。那里,藏书百万,我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解了魅族天道祖训的方法,回京之后,什么都做不了了,如今我们有了孩子,更不能坐以待毙。”

秦铮闻言慢慢地点头,“好,既然如此,就应你。”

谢芳华顿时笑了。

秦铮蹦起来,“不过你要听话,我不懂医术,但从今日,可以跟你学医术,万一有不舒服时,你可不能瞒我。”

谢芳华点点头,“你要学医术?”

“学。”秦铮肯定地点头,“以前,我觉得,这个东西,不学也罢。如今,我才觉得,总是不便。我不知道你身体如何状况,连你有喜脉都把不出来。实在是……爷从来没觉得对哪件事儿这么无能为力过。前一世,都不曾觉得。这一世,关于你身体,让我觉得,实在无用。”

谢芳华笑着点头,“好吧,那我教你,不过,我若是教你,你是不是该叫我师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