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撤军百里/京门风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铮和谢芳华商议妥当,便决定前往雪城。

陈老等人自然没意见,跟随二人一起前往雪城。

原路折回,用了五日时间,回到了情花谷。情花谷一如一行人十日前来时模样,秦铮和谢芳华未作停留,出了情花谷,前往雪城。

情花谷距离雪城,最快的时间有七日的路程。

自从王意安给谢芳华解开了禁锢之术,谢芳华的怀孕症状明显起来,遇到不喜的东西,便会吐到脸发白,遇到喜欢的东西,便胃口大开,她一个人可以吃下半桌子菜,把秦铮看的目瞪口呆,真的很担心她肚子的不是孩子是妖怪。

前往雪城的路上,关于天下的局势和消息也都纷至杳来。

先是北齐传出消息,玉言宸接管了北齐军,代太子执兵权。本来经过一场大败的北齐军经过他的安抚整顿,士气很快就恢复了。

太子齐言轻的伤势也日渐好转。

北齐玉家传出消息,玉兆天便是玉兆宴,国舅武功尽废,从今以后,再不能拿剑了。另外,玉家解散取消了多少代设立的长老堂,一时间,这两件事情十分之轰动。

这两件事儿轰动的热度还没消退的时候,北齐王宫传出消息,玉贵妃怀了一个月身孕。北齐王大喜,大肆地赏赐了玉贵妃和玉家。

谢芳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片刻,对秦铮怀疑地道,“玉贵妃怀孕了?是真的吗?”

秦铮蹙眉,“难说。”

谢芳华道,“玉贵妃有永康侯夫人的年岁大吗?”

“差不多吧。”秦铮道。

谢芳华也蹙起眉头,“我想起姑姑所说的话来,北齐和南秦打仗,这一仗打到什么程度,结果会成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她是南秦人,是爷爷的女儿,所以,就回来了。但是对北齐王,这么多年,不是石头,就算是石头,也被焐热了。她说她要等着,北齐王总归是她的丈夫。可是如今,若是姑姑听到这个消息,不知作何感想。”

“你我都不是姑姑,更是不得而知了。”秦铮道。

谢芳华叹了口气。

“不过这么多年玉贵妃都没有身孕,如今传出一个月身孕,还恰巧是姑姑从北齐离开回到南秦的这一个月,未免太巧了。”秦铮道。

“会不会是假的消息?”谢芳华问。

秦铮嗤笑,“若是假的,北齐王也未免太幼稚了。”

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道,“姑姑在北齐近二十年,应该十分了解北齐王,玉贵妃怀孕之事,若是北齐王是冲着姑姑来的话,姑姑应该心里明白,玉贵妃到底是不是真有身孕了。”

谢芳华揉揉眉心,“姑姑这一辈子,真是太辛苦了,这么多年,为了南秦,虽然有两个孩子,但是轻歌和云继哥哥都没在她身边长大,如今离开北齐,回到南秦,左相和她应该是不可能再续前缘了,而北齐王这边却又两国开战,敌对至此。”

秦铮摸摸谢芳华的头,“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自愿选择的,当年姑姑弃了左相,嫁入北齐,是她自己的选择,如今从北齐回南秦,也是她自己的选择。放心吧,姑姑不是寻常女子,既然有选择,不会看不开想不开的。”

谢芳华点头,“有爷爷在身边,咱们鞭长莫及,担心也没用。”

“乖。”秦铮又摸摸她的脑袋。

谢芳华不满地推开他的手,嗔道,“你这是哄小狗呢。”

秦铮轻笑。

又过了三日,漠北边境传出北齐军倾巢而出,大举进攻漠北军营的消息。

这一战,由玉言宸调派,齐言轻依旧在养伤。

得到消息时,谢芳华怔了怔,“自从上次你重伤齐言轻大败北齐军到如今刚过了二十日。北齐军这么快就恢复士气再战了?”

“北齐军有玉言宸,提前恢复,也不意外。”秦铮道。

谢芳华一时沉默,是啊,有言宸在北齐军中,凭他的本事才华手腕谋略,提前十日让北齐再发动一次大规模的作战并不意外。

她咬唇,“燕亭带的援军应该还没到漠北吧?不知道哥哥挺不挺得住。”

秦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天空,请喊,“青岩。”

“公子。”青岩应声而出。

“给子归兄传信,漠北军弃城撤退。”秦铮吩咐。

青岩一怔。

谢芳华立即道,“撤退?那怎么行?漠北是我南秦的第一道天险防线,若是就这样撤退了,再想夺回来不易。”

“只要人在,兵力在,就能再夺回来。”秦铮道,“玉言宸趁着援军未到,兵力悬殊,部署了二十日,倾巢而出的进攻,漠北军营自然抵不住。即便南秦援军到了漠北,燕亭带的人马长途跋涉,定然不敌。不如修整之下整编之下,留存实力,再战。”

谢芳华点头,“也有道理。”

“快去!”秦铮吩咐。

青岩立即去了。

谢芳华看着漠北军营方向,对秦铮道,“若不然我们先不去雪城了,去与哥哥汇合吧。”

秦铮摇头,“不必。”

谢芳华收回视线,看着她,“我有些担心。”

秦铮笑了笑,“两国交战,战场如赌博,有赢有输。一味的防守,不如扬长避短,另辟蹊径。”

“什么样的另辟蹊径?”谢芳华问。

秦铮眯起眼睛,看向雪城方向,“多少代,多少年了,即便南秦、北齐、甚至更早的前朝。都不敢轻易让战争纷扰雪城的地界。可是这一代,雪城早先借了我一万兵马,还有我们推断的与魅族的关联。兴许,有突破口。”

谢芳华颔首。

当日,青岩便依照秦铮的吩咐,将鹰鸟放飞去了漠北军营。

因二人距离漠北军营本就三四日的行程,对于鹰鸟来说,自然不太远,当日深夜,谢墨含便收到了信笺。

谢墨含看罢,抿唇,犹豫了片刻,还是依照秦铮的决定,吩咐道,“传令下去,全军撤出漠北大营,后退百里。”

他此令一出,王贵、秦毅以及一众将领都震惊地看着他。

“小王爷有信函传来,因此次出战的是北齐小国舅,但看今日一夜,我们伤亡十分惨重,这样顶着,不出明日傍晚,我们就会大败。我们守不住漠北,既然守不住,就不该让将士做无谓的牺牲。传我命令,全军弃城撤退!”谢墨含道。

众人闻言虽有不甘,但也都知道这一次北齐来势汹汹,顶不住,齐齐垂首听命。

天明时分,南秦军尽数弃城离开了漠北军营,撤退百里。

北齐军占领了南秦的漠北营阵。

第二日,南秦弃城撤退,大败的消息传出,哗然天下。

北齐朝野上下一片欢呼,颂扬小国舅文韬武略,是当世的英才。

南秦则是朝野震骇,百姓惊慌。

还没到上早朝的时间,英亲王、左相、永康侯等一众朝臣,齐齐地汇聚到了右相府门口。

李沐清走出右相府时,步履悠闲,像是没听到南秦大败的消息一样,与平日别无二样,在他的脸上,丝毫没看到惊慌失措的表情。

英亲王等人见李沐清出府,对看一眼,齐齐上前。

“李大人,皇上可有消息传来?”左相忍不住率先询问。

李沐清摇头,“未曾有消息传来。”

“这么说皇上还没有到漠北了?”永康侯焦急地道,“我军撤军百里,李大人可得到消息了?”

“众位大人都得到消息了,我自然也得到消息了。”李沐清道。

“漠北是我南秦的第一道边境防线,如今这道防线被破,不知李大人可有对策?”左相连忙道。

李沐清笑笑,“虽然我军撤出漠北,但是据闻伤亡不是十分惨重,算算日程,近日皇上应该快到了。王爷、左相、侯爷和诸位大人稍安勿躁,谢侯爷既然撤出漠北,想必定有考量。而且有皇上在,我南秦安危大可无虞。”

众人听李沐清这样说,心下稍安。

言宸听闻南秦弃城撤军百里的消息后,沉默不语。

玉云水上前道,“小叔叔,不如我军乘胜追击,将南秦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言宸抬眼看了玉云水一眼,淡淡道,“吩咐大军修整,没有我的命令,不可轻举妄动。”

玉云水不甘心,“小叔叔,如今正是好时候,趁南秦援军未来,我们如何不能乘胜追击了?你怕什么?如今我们轻易就胜了,我军士气正高。”

言宸沉下脸,“你多年无所学,如今到懂得用兵了?”

玉云水一噎,小声说,“我虽然多年没被族中长老堂教导,但是跟在太子身边,自然也是懂用兵的。小叔叔,你不要这么小瞧我。”

“我虽然不想小瞧你,可是你说出来的话,让我不得不小瞧。”言宸看着他,淡淡道,“南秦的确是弃城了,的确是撤军百里,可是你怎么不看看那百里之外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玉云水纳闷,“不就是区区平山谷吗?”

“区区平山谷?”言宸笑了一声,瞥了他一眼道,“你再去好好看看地势图。”

玉云水扁扁嘴,知道言宸不是无的放矢,便乖觉地去看地势图了。看了半响,忽然恍然大悟,“小叔叔,我懂了,这平山谷顾名思义,一面地势平坦,一面山峰奇骏,还有一面,莅临深谷。这是兵之险地啊。”

言宸点点头,“你能看出来,还算不错。世人只知道南秦有两道天险,一道是漠北边境,一道是青云关。可是这漠北边境只是指南秦军营吗?大错特错。指的就是这平山谷。若说青云关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之地。那么平山谷就是平山之谷,有去无回的绝险之谷。没有万全的筹备,不可轻易动兵。”

玉云水额头捏了一把汗,敬佩地道,“原来是这样,原来我们都是被漠北军营给误了。这么说,谢墨含的大军与其说是退了,其实跟没退一样。”

言宸默然,“退出百里,自然也算退。只不过不能说是败了和输了。”

玉云水皱眉,“小叔叔,那我们何时出兵?这样一来,更不能等南秦的援军来了啊。”

“你先去军中修整,我与太子商议一番。”言宸吩咐。

玉云水点点头,这一次,再没不甘心,立即去了。

言宸走回桌案前,在地势图前看了许久,出了营帐,前往齐言轻的住处。

齐言轻经过言宸的调理已经能下床了,正坐在桌案前看军报,桌案上除了军报外,还有地势图。

言宸来到时,门口守着的人给他见礼,“小国舅。”

言宸点点头,掀帘而入。

齐言轻闻声抬起头来,站起身,“小舅舅已经两日没阖眼了,累坏了吧?”

言宸摇摇头,“还好。”

齐言轻亲手挪过椅子,请他入座。

言宸没坐,而是来到桌案前,看了一眼案上的东西,对齐言轻问,“太子,你是从什么时候想要南秦江山的?”

齐言轻没想到言宸开口便问他这个,愣了一下。

言宸不看他,只看着地形图。

齐言轻想了想道,“从我记事起吧,玉家长老堂的人便对我说,我是北齐唯一的皇子,要肩负起兴国之责。一统南北,是我北齐历代皇室和玉家人的夙愿。”

言宸点点头,“若是,有朝一日,北齐大败,你可有想过,如何自处?”

齐言轻抿唇,“我没想过北齐会败,我们北齐筹谋多年,如何会败?小舅舅,你为何有此一问。”

言宸神色不变,淡淡道,“问问罢了。”

齐言轻看着他,“小舅舅从来不说无用的话,你这话必然事出有因。”

言宸对上他的视线,沉默片刻,道,“我已经查明,月前,你被秦铮重伤,那一场败仗,你虽然是败在秦铮和谢墨含的筹谋部署下,但是还有另外一只手,被忽略了。”

齐言轻立即问,“小舅舅查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但请明示。”

言宸道,“月前,雪城出了一万兵马,借给了秦铮,偷袭我军后方,接应秦铮。”

“什么?”齐言轻大惊,不敢置信地问,“小舅舅,你确定?雪城出了一万兵马相助南秦?”

言宸颔首,“确定。”

“为什么?”齐言轻疑惑,“雪城不是向来不干涉南秦和北齐的事情吗?怎么会相助南秦?而且,我怎么未得到消息?”

“那一万兵马,换了南秦士兵的军服。”言宸道,“当时一片乱向,各路大军,混淆了视线。让我军不查,以为是南秦军。”

齐言轻大怒,一拍桌案,“岂有此理!”

他的手劲极大,桌案被他的力道震碎了一角。

言宸淡淡道,“太子息怒,你的伤还未彻底痊愈,仔细触动伤口,伤就白养了。”

“小舅舅,为什么?”齐言轻住了手,偏头问言宸。

言宸摇头,“据说是城主下的命令,到底是为何原因,无人知道。”

齐言轻抿唇,“那个疯城主?难道他和秦铮有交情?”

言宸摇头,“秦铮未曾见过他。”

齐言轻不解,“好个雪城城主,他这是想要掺和南秦和北齐的战事了?难道这些年雪城太平静了?也安奈不住,想出来玩玩了?”

“雪城一万兵马抵三万兵马,十万雄兵抵三十万兵马。且武器装备精良。雪城这些年,网络了无数武功高手以及奇才怪才。若是雪城也参战的话……”言宸看着齐言轻,“太子可有把握,以一对二?一统南北?”

齐言轻脸色十分难看,不言语。

“没把握吧。”言宸替他说了出来,“哪怕北齐筹备多年,哪怕玉家筹备多年,哪怕南秦国内空虚,哪怕南秦多年来内斗没准备。可是若是加上雪城,我们还是没有胜算。”

“小舅舅,你说该怎么办?”齐言轻看着他,这一战大胜的喜乐瞬间消散尽,“你可有办法?”

言宸沉默片刻道,“目前,有两个办法。”

齐言轻立即问,“哪两个办法?”

言宸看着他道,“一是,拿下雪城,二是,毁了雪城。”

收尾阶段了,一直赶进度,好久没休息了,有点儿累,明天休息一天,不更新了,出门玩一趟,礼拜一更新。么么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