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兄弟、情难断/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校园黑手党的那些人站起来,我看了雷军一眼。

雷军看到这一幕,眉宇之间露出一丝愁云,我心里清楚,雷军是在疑问我为什么会突出弄出这么一出来。

当然我不会让他继续疑下去,我的目光落在雷军的脸上。两个人的眼睛就那样对视了下。而后我继续说:看到我的这帮兄弟了没?当然学校里更多,其他学校也有。你让我不玩了,我就不玩了?我的这帮兄弟怎么办?

说道这里,我停顿了下,然后发出哼哼两声。

而后我轻咬了下嘴唇继续说道:我这帮兄弟相信我才跟着我,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我就变软,不玩了,然后让你们金沙社欺负?凭什么?高中的时候咱们师兄弟,出生入死!但是你也说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有你的金沙社,我有我的黑手党!我们过去谁是朋友。现在即将成为敌人。两个人的时候我们可以叙叙旧,聊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是站在各自利益上的时候,我们是敌人,我不会手软,我希望你也不要手软。

听到我的话后,雷军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说:我告诉你,你就是螳臂当车!

我说:笑到最后的才笑的最灿烂,随时欢迎你们金沙社团来挑战。我宁愿拼的一无所有。也不愿意带着自己兄弟忍气吞声。

我的话说完,一旁的雷军笑了。他说:看来你小子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你等着,早晚有天你会后悔,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会输。并且没有尊严的输,千万不要以为金沙社就是一个混子社团,里面比你想的复杂。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然后说:我记得你的话了,但是你也要记住我的话。

说着,我朝着雷军伸出了四根手指,然后说:四个字。永不屈服!

雷军说:你太不给我面子了。

我呵呵一笑说:我给你面子,就是丢了在座左右黑手党弟兄的脸,因为你帮过我,我叫你一声想军哥,因为我们是从高中一起混起来的,我把你当作兄弟,我知道这次来你一定也是为我好,我心里清楚!也是你没有让白杨、龙哥他们重新杀回我们学校,我心里感激!并不是我顽固不化,也不是冥顽不灵,更不是我赌气任性!这件摆在这里了,我希望你们金沙社和我们学校黑手党井水不犯河水!我只想带着这帮兄弟赚钱,不想争霸!现在我明白了,争地盘不就是是为了钱吗?

雷军的表情非常严肃,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没错,争地盘就是为了钱,但是你要知道金沙社是不允许出现第二个‘金沙社’的!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我说:扯淡!你们金沙不是有五虎吗?现在又不容二虎了?

听到我的话,雷军说:别在这里咬文嚼字,我想我的意思你也明白。

听到雷军的话,我点点头说:明白。

等两个人都冷静下来后,雷军伸手将白酒酒瓶拿了起来。而后他伸手将我面前的酒杯拿走,然后再酒杯里面倒了半酒杯酒。

而后雷军将手里的酒杯递给了我。

我伸手接了过来。

而后雷军将自己的酒杯到了半杯酒,他将酒瓶放到桌面上后,手端着酒杯,然后说:看来你我手里端着的酒杯,可能就是我们做朋友的时候,喝的最后一杯酒。当然也是我们正是敌人的第一杯酒。

我皱了皱眉头,目光投在雷军的脸上。

而雷军的眼睛始终盯着手里的半杯酒。,亚每估号。

一时间,我感觉手里端着的半杯酒是那样的重。

也是,怎么会不重呢?

五年的兄弟情,最终都落在了手里的一杯酒上。

雷军说:我们从高一就认识,我一直到现在,虽然没大学后联系少了,但是我依然把你当哥们!看来这份情谊,我们是走到尽头了,来干杯郑凯,今天过后我们就不是兄弟了,当然也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听到这话,我的心猛然一惊。

想到曾经和雷军一起打架的日子,想到曾经和雷军不分你我称兄道弟的日子,那些记忆里的画面就是是昨天刚刚发生一样,脑海中他们的笑脸是那样的鲜活。

我嘴里吐出了一句:你要跟我绝交?

雷军说:我记得高中的时候,我们在绝交或者宣布彼此成为敌人之前,要么喝一杯酒,要么吸一根烟!今天我倒的是半杯,我就是想以后你真的后悔了,我还有理由接纳你!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我说镜子一旦有了裂纹,即便是还能使用,那也不是一面完整的镜子。

说道这里,我一咬牙,手紧捏了下酒杯说: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好,兄弟情谊也罢,就像是那面镜子,出现了裂纹,看着揪心,还不如一刀两断,然就给镜子碎长渣子,省的看了心烦。,

说完这话,我拿起酒瓶,然后将酒杯里面的酒水满上了。

而后我抬起手,举起手里的酒杯,我说:来,我帮你满上,马上以后你我兄弟一刀两断。

其实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脏在流血,但是为了我手下的那帮兄弟,我必须这样做。

就在此时,我看了一眼雷军的眼睛。

雷军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跟我一样,雷军的眼眶中眼泪也在打转转。

这个时候,雷军将手伸了出来,他的手端着那一个酒杯。

我心想最终你还是把酒杯拿出来了!

这时候我将雷军手里的酒杯满上了。等满上雷军手里的酒杯后,我吧白酒酒瓶放在桌子上。

我看着雷军,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雷军。

雷军端着酒杯的手此时放在胸前,但是迟迟没有一干而尽喝下去的意思。

我刚想说话,此时雷军一下手里酒杯中的酒水倒在了地上,而后就手里的酒杯朝着地面狠狠一摔!

这时候雷军骂道:都是他麻痹的什么东西,老子这杯酒喝不下去,难道大学的兄弟情能够该盖的过高中吗?

饭馆里的老板听到有人摔杯子,赶忙从柜台朝着我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时候我们黑手党的几个小弟,堵住了老板。

那老板也挺看头势的,站在那里没往这儿走。,

此时火锅的仍在那里煮着,热气腾腾更的水蒸气朝着空气里汩汩的冒着。

这时候雷军朝着我走了过来,他攥起拳头轻轻的打了一下我的胸膛。雷军说:你小子,成精了是吧?

我呵呵一笑,我、两滴泪珠子掉了下来。

我说:怎么了,是你先挑起来的事儿。

雷军说:装逼。

听到雷军这话,我呵呵一笑。

就在此时雷军说:小子你等着……等着我带人来爆你菊花!

听到雷军这话,我说:随时恭候。

雷军在的胸膛上又轻轻的打了三拳,然后说:你小子,好自为之。

我说着他朝着饭店门口走了去。

这时候,我转头看向了饭店。

就在这个时候我说:你不是说这次你请客吗?

雷军说:下次吧。

而后雷军将右手胳膊高举,然后做出了我们曾经在高中时黑衣社的标准动作。

看到那个动作我笑了。但是我的眼泪止不住还是流淌着……

有时候割舍一份兄弟之间的情谊,比割舍爱情还难。

想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开口气。

而后我在学校门口坐公交车里回了家!

刚关门进客厅,我就听到了哭声。

没错,是小舞的。

听到这哭声弄的我有点慌张,难道那几个女生又来找小舞了?

顺着哭声,我走到了小舞的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None_s_N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