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划地绝交/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至于那个地下拳击场,我是彻彻底底的没关系。

当然了,曾经我在电影上看过,像这类的拳击,都会勾起一些好赌心强大的土豪,然后押钱来赌。像一些富二代。也是喜欢这样的活动,刺激、热血、烧钱。

我冲着叶峰一笑,然后说:这打拳,可以打假拳,输赢有时候大家心知肚明,参加这个还不掏钱买两张福利彩票。

听到我的话,叶峰呵呵一笑,然后说:我知道里面的道道,但是谁都想捞上一笔,你也懂得。

后来我问:只是拳击吗?

叶峰摇摇头说:不是拳击,是两个人关在铁笼子里厮杀的那种,其实挺刺激的。

听到这话,我脑补出了那些画面,嘴里说了句:变态。

后来叶峰问我。有没有人才推荐给他,我摇摇头说:认识的都是学生狗,哪里有什么会会武术的?

其实吧,我脑海中确实有个人选,就是我们小区那边的保安。

不过人家保安再牛逼,估计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参加这个的。

当然我心里也非常清楚,像这种地下拳场,为了骗钱,什么手段都能够使得出来。

后来。我带着人驱车就到了王超说的那个地方。

下车后,我领着三十多人。

这三十多个兄弟,有拿着棍子的,有拿着刀子的。

我黑色的风衣口袋里装着一把手枪,手里提着棍子。

怎么说呢,真打不过就用枪。

进入台球室。紧接着是一顿乱砸。

一边砸着,我一边朝地下一楼走。

到了地下一楼。也是乱砸一通!

见有人砸场子,一帮人也是拿着刀子棍子就下来了。

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一看就是要跟我们拼命。

顿时地下一层的走廊里喊杀声一片,棍子和棍子碰撞的声音叮叮作响。

没多久地上就撒上了鲜血,喊杀声就变成了哀嚎声。

看到我带来的人有几个被人给砍伤了胳膊,鲜血汩汩的冒着。

情急下,我拿出手枪,朝着上方放了一枪。,

一阵巨响后,打杀的人群停了下来。

原本地下一楼的灯光就比较昏暗,现在这狼藉、沾满了鲜血的地面在这暗淡的灯光下,略显凝重了一些。

人和人的厮杀。最终演变成一种狼狈。

安静。

像死一样的安静。

就像是一滴殷红的血,一点点扩散在一杯纯净水中。

一声巨响后,谁都没有吼叫,但是厮杀停了下来。

我紧皱着眉头,看着那帮正在浴血拼杀的兄弟,我一咬牙扣扳机,然后一个人的腿打了下。

那人的腿一下被打了一个血窟窿。

那人的腿被打了一个血窟窿后,腿上的流血跟流水一样,速度非常快。

我的眉头紧皱着,面露凶光。

被打的那人早就躺在地上,他双手堵着伤口,嗓子里发出了剧烈吼叫。

我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而后我冷冷的说:刚刚我看到你拿刀砍伤了我哥们的一个手臂。

说完那句话,我瞪大眼睛,恶狠狠的说了句:所以你该死!

就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那人腿上、流出的鲜血已经是流了一地。

我用冷漠的眼神看着那人,然后说:什么是残忍,呵呵……就是拿着一个人,一点一点的流血,直到那个人死亡。

正在陷入僵局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什么事儿?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

这也不是刘年的声音吗?

顿时我想起了,那天见到刘年也是在这条街上,好像也是在这家台球室前的路上。

难不成这是刘年的场子?

就在这个时候,刘年推开了人群,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时候刘年看了一眼地上躺在血泊中,正在抽搐的那人。

刘年的神情恍惚,然后说:赶紧的包扎,赶紧的去九爷的私家医院,取出里面弹片。

“大哥,他……有……”

刘年大声呵斥道:怕什么,有老子呢,天塌下来,老子顶着呢。

而后几个人拉着那人就离开了。

白色瓷砖上,划出了一道常常的血痕。

等那人被拉走,刘年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刘年说:你干的?

看着刘年,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想要道歉,但是我感觉自己做的又没有错。

我轻咬了下嘴唇,什么也没说。

这个时候刘年径直走了过来,然后伸手一下拉住了我的衣领。

看刘年那凶残的目光,估计吃了我的心都有。

刘年两只眼睛瞪非常大,就像是要挣脱开眼眶束缚,从眼眶里蹦出来一样。

刘年紧紧的攥着我的衣领,然后说:郑凯我问你,是不是你他娘的干的。

我硬生生的掰开了刘年攥住我衣领的手,然后用力推了刘年一下。

刘年朝着身后退了一步。

我说:没错,我干的。

刘年冲着我骂道:你他妈就是个孙子。

听到刘年的话,我无奈的冷笑了下,我说:你最好说话放尊重点,不然别怪我不顾及你的面子。

刘年呵呵冷笑一声,然后说道:呵呵,我的面子?告诉你郑凯,你他妈现在就是在打我的脸,给我面子,你说这话恶心不恶心?

我冷冷的看了刘年一眼,然后对着身后的那些兄弟们说:走,无聊。

说着,我转身朝着身后走了起来。

那些我身后的小弟顿时主动给我让出了一条道。

就在这个时候,刘年突然喊了我一句,然后对我说道:站住。

听到刘年这话,我停住脚步,然后转头看向了他。以向央划。

我问刘年:还有什么事儿吗?

刘年说:郑凯你打伤了我兄弟,砸了我的场子,屌啊,你真叼爆了啊!呵呵,现在拍拍屁股走人,牛逼!

我看了刘年一眼,然后说:什么意思吧。

刘年的脸色非常凝重,非常严肃。

当然了他看我的眼神,也非常凶残。

估计他现在弄死我的心都有。

刘年说:从今以后,我们是敌人,我们划地绝交。

说到这里,刘年用脚沾了下刚刚吃了枪子那人身上留下来的鲜血,然后在地上画了一条红色的线。

刘年说道:这是刚刚被你打的我那兄弟腿上流出的鲜血,就用这红色的鲜血来划断我们之间的友谊。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敌人,而且还是仇人。

刘年咬牙切齿的说出这话,其实听到这话,我心里也是凉透了。

不过我也清楚,刘年现在帮着郭涛做事儿,我们成为敌人是迟早的事情。

只不过,我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会来得这么早。

虽然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我心里还是微微泛起了一丝苦楚。

很多时候,兄弟走到尽头,就成了敌人。

看着刘年,我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然后说道:行,划地绝交!

说完这几句话,我的心一阵悲苦。

时间就像是一双无形的手,能够把人拼凑起来,同样也能够将人拆散开。

转头我的鼻子算了下,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打了几个转转。

其实我挺舍不得刘年这个朋友的。

而后我带着人离开了……

坐上回ktv的车子,我坐在汽车的后排,一动不动。

我的心里藏匿了巨大的悲伤,那种悲伤像是匕首插进了心脏一样,轻轻划,鲜血汩汩的冒出。

倒吸了一口气后,我被靠在汽车座椅的靠背上。

就在此时,我的手机响了下。

是冯巧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拍戏累死了,好无聊,你在干什么呢?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又想了你好几遍,你有没有想我呢?还有你跟你的女友咋样了,她原谅你没?好像你没有做错什么事儿吧?也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hit det_s_N_0